從台灣、劍橋、香港到北京,「走出去」後我看見的事——與兩岸青年們線上對話「答客問」

從台灣、劍橋、香港到北京,「走出去」後我看見的事——與兩岸青年們線上對話「答客問」

作者前言:北京時間 4 月 12 號晚上八點,在中國「中信出版集團」和北京「鼴鼠文化」的邀約合作下,我推出了一個最新的讀書節目《創新者的基因》,並在北京進行了一場直播,與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為主,以及許多港澳、台灣乃至海外的年輕朋友們互動。

其中有許多代表性的問題,個人覺得或許對《換日線》的讀者朋友們也能有些幫助,因此在這裡以 QA 的形式,整理分享給大家:(以下逐字稿由北京鼴鼠文化提供)

【提問 1】 柚子(北京):許復老師,當初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出國留學的?你覺得出國留學對你來說,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Harry:感謝北京的柚子提問。我先說說我為什麼決定出國念書。

我當時在台灣的電視台工作,因為在媒體產業,相對容易接觸到各行各業的人,產官學界都有,我能夠在工作中,一面向這些人學習。

我發現,去外面走過一圈的人,他們身上釋放出的能量非常不同,而且這些人的感悟都很一致──不論是在海外求學、工作,或是做研究的時候,從內而言,是他們自己的視野和格局完全打開;從外而言,是在他們在海外生活的各種際遇或緣分,以及取得的資源,也完全改變了他們整整一輩子的人生緯度。我越和這些人接觸,就越確定知道,我也想要這樣的改變。

再來講到出國的收穫。

第一,是跨領域能力的提升:其實,很多人都是在一定的年紀,有了一定的工作經驗後才出國的,包括我自己也是。我認爲,帶著一定專業經驗的累積,還有一定的人生閱歷出國進修,是更好的。

因為首先,你更加清楚自己是誰,也更清楚知道你「缺了甚麼」,很自然地,你會目標式地去補足能夠讓你更強大的部分。這些東西,絕對不只來自課堂上,更可能是一場場研討會、專業人士的聚會、大師演講或各式各樣的學習場合。你也可能會和之前就聽過,但沒辦法實際接觸的優秀領域專家成為朋友。

還有,別忘了你自已的專業,也是吸引別人來與你交流的籌碼,所以,跨領域這件事,你可以自己去跨,也更可以和別人一起跨,但是,機會絕對都是始於邁開眼前這一步。

第二,是所謂的「世界觀」:這三個字,人人都會寫,可是,你真的得親身感受到這三個字帶給你的影響,你才會知道這是什麼。舉個例子吧:如果你是一隻螞蟻,你認識的就是你身邊的泥土和石頭,但是如果你是一隻飛在天空的老鷹,你不只會見樹又見林──你若飛得高,還可以看得見哪裡有沙漠、哪裡有綠洲、哪裡有湖泊海洋、哪裏是泉水的源頭。

出去多走走之後,你會更能體會城市與城市之間,還有每個不同地方之間的人,有什麼異同之處,包括人的價值觀,思維方式,更包括各種趨勢,還有市場需求。而當你懂的事情、看過的事情、遇過的人越多,「格局」也就同時在不斷放大,很多資源也會因此自動匯集過來。也包括,在海外的生活,勢必會認識許多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優秀朋友,這些際遇,都會成為讓你的生命更精彩,或是更完整的養分。

第三,既然講到「世界觀」,我就來聊聊我一個進一步的觀察吧!關於中國:作為全世界經濟現在前二強的驅動力,中國的發展,現在是各國都在見證的事情,沒有一個行業不在想方設法了解當代的中國,以及進入中國的市場。因為中國資源多,市場基數大,剛剛所提到的「跨界」機會也數不清。

但其實,這也很容易讓很多當代中國人,產生一種「從中國看世界」的視角。我認為這反而是侷限的,更好的方式,應該是「從世界看中國」:「當今的中國可以提供給世界什麼,而世界又可以帶給中國什麼?」好比,歐洲人的創新思維,可以在市場規模更大的中國,找到實踐的契機──這是一種「共享共贏」的概念。其實一帶一路就是很好的詮釋,中國領頭來開這艘大船,大家一起出航,一起來壯大。

最後,說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說:「不是每個人都是『學霸』,或者說,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有條件,能夠出國深造⋯⋯。」

但朋友,別侷限自己。事實上,我剛剛所提到幾個方向的收穫,並不一定要靠「出國唸書」才能達成;但是,地理上的移動還是免不了的:我的意思是,人的一生很短,如果你能有一段時間,一年也好,三年也罷,能夠體驗一段在另一個國度或城市生活的經驗,絕對百利無一害的。如果你不想唸學位,可以爭取外派,或者做研究、考察訪問的機會,多探詢一下這方面的資源或機會,上網搜一搜。現在,要「走出去」,其實只要你願意,都是一個念頭的事,這絕對不會是會讓你後悔的決定。

當然,如果你覺得出國太遠,那麼我也建議你就買張高鐵票,到北京、上海、深圳,或廣州這些不同的城市待上一陣,因為這些城市間的差異,也都絕對能帶給你非常多的蛻變。

【提問 2】 Hilton(上海):Harry,我已經快 40 歲了,我在上海從事專業獵頭工作。我這幾年看見一個趨勢,就是很多在職場已經有很多經驗的人「重返校園」:我的很多 Candidate 都是工作好幾年才出國留學,回國後他們每一個人真的都像又「鍍了一層金」。我的領導(上司)在去年去了曼徹斯特(Manchester),我自己計畫明年出去,而且我非常想申请劍橋或倫敦政經學院(LSE),想多聽您說說關於申請名校的經驗。

Harry:首先我要大大恭喜你,給自己的人生一個再升級(level up)的機會。我更能確定,如今你的海外留學經驗,一定可以讓你更成為一個「超級大獵頭」,因為你的優秀人才庫,會呈現爆炸式的增長。

不過,我想跟你分享的是,名校雖然名聲響亮,但是某種程度上來說喔,也可能只是一個「迷思」──劍橋跟 LSE 當然都是大家都知道的「夢幻學校」,但我還是要分享一個觀念:一個真正適合你的科系和學程、學位,能夠給你的資源,絕對不亞於名校本身的名聲。

很多朋友常常問我,名校要怎麼申請才會上?事實上,要申請上這些學校,確實需要一些策略,其中包括個人的形象包裝,推薦信的撰寫策略,還有研究計劃的內容規劃等等,其實甚至有一些很關鍵的套路必須遵守。當然了,也需要一些運氣。

但是,跟部分來諮詢我意見的朋友聊過之後,我反而會建議他們去申請其他學校:比如可以給他們「更適合的人脈資源」的學校,例如倫敦大學的不同學院都各有千秋;或者根據不同人的專業,有的人在愛丁堡的學校,其實反而能為他們加更多分;或者有些英國的學校是和歐洲的其他大學、或美國的其他大學合作,可能會讓你一年在兩個、三個,甚至四個國家或城市上課。

現在中國和英國之間的交流特別頻繁,就我所知,像倫敦大學學院,也就是大家都聽過的 UCL,就有和北京大學合作──半年在北京,半年在倫敦,讓你在一年之後,拿到兩所高等學府的聯合碩士學位。

我非常樂意給你更多我的建議,但是我必須對你的背景,還有想申請的科系有更多了解。歡迎你在微博上搜尋「許復 Harry」與我聯繫。也可以透過鼴鼠平台留言給我,告訴我怎麼和你聯繫。最後,祝福你的求學之路還有之後的職涯發展都能夠收穫滿滿。

海外的留學或工作經驗為很多人的生命帶來蛻變。圖/flickr@Dun.can CC BY 2.0

【提問 3】拿鐵不加薑(墨爾本):許老師,我聽了您講的《創新者的基因》,收穫很大。但是我觀察能力不是很强,要做到「主動觀察」真的好難啊!您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Harry:感謝你的提問。如果你覺得做到主動觀察很難,可能是因為你沒有找到主動觀察的「方法」:

事實上,主動觀察的技巧有很多,最簡單的就是去觀察「意外」──換句話說,就是「魔鬼總是藏在細節裡」,只要把眼睛張亮,我們就能把那個細節找出來,它很可能是一個需求,是一個商機,或是一個改變未來的機會等等。

我在《創新者的基因》課程中,就舉了一個經典例子:印度塔塔集團為什麼能發明出在國際間大賣的「低成本小型車」?就是因為他們的創辦人塔塔先生,在印度街頭上,看見貧困人家一家四口擠在一輛摩托車上,在風雨中趕回家的場景。可想而知,這也是相關交通事故頻傳的原因,那麼,如果開發出一款不用任何多餘附加功能的低成本轎車,不就同時解決了當地政府和民眾的煩惱了嗎?

我想分享的還有,如果有看過我的課程介紹影片,還有第一章節的導言,裡面就有提到:讓自己擁有創新能力的捷徑,就是做到「觀察」、「發問」、「聯繫」、「實驗」還有「交際」這五步。這五個步驟,存在著一個按照順序的邏輯關係,但這個邏輯關聯性並不是死的,而是彼此相輔相成的──好比說,你現在的問題可能是「不知道怎麼觀察」,但是其他四個環節,其實也都能幫忙你做好觀察這一步。

舉個例子吧!如果現在參加直播的朋友們,假設你現在住在中國的某城市,也覺得做到「主動觀察」很難──那麼,現在不妨就立刻抬起雙腳,去買張高鐵票吧!你可以到北京中關村參加幾場研討會,多認識幾位投資人朋友,大膽地詢問他們現在的趨勢問題;你也可以到杭州阿里巴巴,找一位你認識的阿里朋友,帶你去參加他們的一場公開課,在這場公開課上,你一定會認識到各行各業的菁英,記得和他們交上朋友,保持聯繫;當然,你也可以就在自己住的城市裡,找一位留學英美的朋友,請他帶你去參加他們的校友聚會──帶著一顆學習,或者交換見聞的心,去認識一些和你本來「不是處在同溫層」的朋友,相信我,你的收穫絕對會很大的。

如果做到了這些,你還會覺得「主動」是一件困難的事嗎?我相信,這麼一來,「觀察」一定早就已經變成你的反射本能了!我還是要特別提醒大家喔:「觀察」、「發問」、「聯繫」、「實驗」還有「交際」這五步,一定要相互應用,千萬不要切開來學習,你的領悟才會是加乘的!

【提問4】Christina(天津):許復老師,您在生活中是如何培養創新能力的呢?您覺得現代人最需要的能力還有哪些?

Harry:現在的環境變動太快,我認為「創新能力」真的是解決所有問題的不二法門。簡單來說,就是「見招拆招」──遇到問題,就想解決方案,而且這個方案一定不能是舊有思維,否則很容易讓問題回到原點。

至於怎麼在生活中培養創新能力?其實,就是做到我前面在線上課程中,跟大家分享的「五大環節」就可以了:分別是「觀察」、「發問」、「聯繫」、「實驗」還有「交際」這五大基因。當然前面也提過了,雖然這五大環節,是有一個按照次序來推進的邏輯,但是每個人的情況一定不一樣。因此,你可以根據你自己的需要,從這五個環節中,萃取你需要的部分。

另外,除了創新能力之外,現代人還需要的能力有哪些呢?我認為最重要的是「預見未來」、為未來做準備的能力──換句話說,就是提早看見變化,並且盡可能及早做好準備。

舉例來說吧!如果你是某一個領域的行家,但是你已經看見受到趨勢影響,這條道路未來的種種不確定性;或者你看見未來這一個領域會有更多的機會⋯⋯那麼,不論是面對「危機」,還是面對「機會」,你都可以預先做出更多的準備:比如去充實更多其他領域的知識,為了是跳脫出你的同溫層,將來你就可以打出跨界合作的一張張好牌;又比如是出國念學位,一方面在自己的專業上有所精進,更重要的是可以讓自己得到更廣泛的人脈資源──這些,都是預見未來,為未來做準備的方式。

很多人認為,出國深造是為未來做準備的方式。圖/flickr@Bill Smith CC BY 2.0

【提問 5】哈迷(高雄) :Hello,Harry!你真的很像華人版的哈利波特,有沒有考慮往演藝圈發展?

Harry:其實,現在的電視新聞圈,也等於是半個演藝圈了。我想你說的是所謂的娛樂圈吧?其實我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有幾次進入娛樂圈的機會,但我自始至終都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後來還是走到電視新聞這條路上。

至於你說,我長得像華人版的哈利波特,謝謝你呀!我很喜歡這個比喻。確實,也有很多中外朋友幫我貼這個標籤,巧的是我的英文名字就是 Harry ,我個人認為,我應該是挺能為我身邊的朋友帶來一些魔法的吧!因為我的點子很多,也非常願意用我自己的力量去幫助朋友們完成他們的夢想。不過,我倒是期許我自己,能夠有哈利波特那樣的勇氣,不只是對抗佛地魔的勇氣,更還有他對於堅持自己信念的勇氣,都很讓我佩服,畢竟呢,在現實生活中,要堅持自己的信念,比在魔法世界中還要複雜與困難許多,尤其當我們心中立下一個目標的時候,我們會有很多自己心裡面的聲音要去面對,而這裡頭最有挑戰,也最有意義的,是學會怎麼樣真實地聽見自己的心聲。

我再說一說「哈利波特」吧!我真的覺得,對英國來說,他是非常成功的一個「外交大使」:透過這個 IP(intellectual property),英國人輸出了多少英國文化?賺進了多少世界各國的錢?

事實上,我覺得中國也有條件打造出更多能夠影響世界的 IP:過去講到中國,很多人腦子裡出現的都是「山寨」產品,仿製大國,Made in China──價廉物不美等。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有越來越多中國品牌和中國故事,走到世界上去。事實上,在海外待過的人都知道,幾乎所有的外國人對中國如今都是十分好奇的──他們好奇中醫、他們好奇武術、他們好奇儒家道家文化,他們也好奇當今中國各行各業百花齊放的商業模式。

說這些,其實我的重點是,中國人實際上有非常多的優勢可以去國際間做價值交換,只是,你必須想好自己的定位還有優勢在哪裡,這才是關鍵。

【提問 6】小川(澳門):許復老師,您好。您覺得一個人要完成一個目標,最需要的特質是什麼?

Harry:我覺得以下三個特質都很重要:

第一個,是「聽見自己內心聲音」的能力。

這也是我剛剛提到的,真實地聽見自己的心聲,也就是真實地面對自己的初衷。因為人在立下目標的時候,或者是在邁向目標的過程中,常常會面臨各式各樣的雜音──這些聲音,往往又和我們的心情環環相扣。然而,那些心緒,實際上就像一層迷霧一樣,你只有用智慧將他們撥開,才能夠看到藏在後面的明月。這不大容易,因為很多事情,我們常常知道那是好的,可是卻沒辦法下定決心去做。

第二個,是自信。

我認為,在現代社會,要完成一個目標,是一件既簡單,又困難的事。簡單的點是,只要你是個會整合資源的人,或是你身邊有懂得整合資源的人協助你,這件事就會變得很容易,因為這個人可以找到更多從不同方向給你助力的人。比如你想出書吧,你要有懂形象包裝的朋友來包裝你,你要有懂市場調查的朋友來和你一起討論寫什麼內容符合市場需求,你要有懂媒體操作的朋友,你更要懂社交平台操作的朋友,來協助你推這本書。當然,你也要有出版社的人脈資源,以及其它出過書的朋友,可以告訴你他們的切身之談。

說到這裡,你也能夠反過來想像,為什麼實現目標,也可能是一件很難的事了吧?因為如果你靠自己單打獨鬥,在現代社會來講,是不可能有出頭的機會的。那這件跟自信的關係是什麼呢?試想,如果你手上有資源,你會願意幫忙有自信,還是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人?

第三個,就是我在我的課堂中講的創新能力。

因為在現代社會,要完成目標,光靠「舊有思維」,或者打算埋頭苦幹學習龜兔賽跑故事裡面那隻烏龜的精神,其實是很難成功的──因為環境的變化太快,尤其生活在許多一線城市的朋友,一定感受特別深刻。

當然,競爭多、變化快也代表商機多、機會多,但是,你得要時時刻刻 refresh 你的大腦,跟著趨勢走,隨時根據環境的變化,調整你邁向目標的策略──用聰明的方式,做最有效的事,或者說,用創新的策略來走每一步,你一定可以達到目標。

那麼,怎麼創新?還是那前面我們所說的五個環節──請記得,這五個環節,是彼此相輔相成,環環相扣的,你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來決定哪一個環節是你的第一環,至於掌握五大基因的訣竅,還是請大家 follow 我的課程喔!

中國現在是全世界都爭相搶進的地方。圖為北京市區夜景。圖/flickr@mehmet canli CC BY 2.0

【提問 7】海龜小學渣(北京):許老師,我看過你的書《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就是李開復老師推荐的那一本。如果還有機會再回到你在英國求學的時光,你有沒有還想做的事情?

Harry:我不得不承認,在英國生活的歲月,是我過去的生命經驗中最閃亮的時光──很可惜的是,我並沒有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最有意義的事情上。

我「玩音樂」玩得太兇,這件事佔據我太多時間。我在劍橋大學的華人交響樂團擔任指揮工作,劍橋大學華人交響樂團分兩個樂部,一個是華樂,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國樂;另一個是西樂,就是管弦樂團。我同時擔任兩個樂部的指揮,我有很多的個人準備工作,要帶兩個樂部團練,還有在各地演出的大小事情。

第一個,讓我失去了很多社交的時間,第二個呢,是我經常在演出前的時間,很多課都沒去上,也沒有去聽很多精彩的演講,因為商學院經常有很多國際知名的大學者或企業家來演講,我卻都沒能去參加。這很可惜。如果能夠重來一次,我想我應該不會投入那麼多時間,在「玩音樂」這件事情上面吧。

至於如果還有機會再回到在英國求學的時光,我有沒有還想做的事情?第一,我會交更多優秀的朋友──不只是在專業領域上有才能、可以相互學習的朋友,也希望認識更多有故事的朋友;第二,就是我剛剛提的,多聽演講,而且不只是劍橋商學院裡面的,我應該更多往倫敦走動,多參加其他大學辦的活動──學術的、非學術的都非常好,也能認識更多有趣的人。第三呢,就是我會善用假日多旅行,多跑一些國家,不是吃吃喝喝那種行程,如果重新有機會回歐洲旅行,我應該努力讓自己產出更多文字,以及直播內容,我很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力量,讓中國看見世界,也讓世界看見中國。

許復著作:《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圖/秀威出版 提供

【提問 8】一朗先生(廈門):Harry,你好。我是一個畫家。我很喜歡台灣,很想去台灣工作。但是現在很多人覺得台灣沒有大陸發展得好,很多台灣人會選擇來大陸工作。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Harry:從現實層面來說,台灣現在的整體環境真的有不少問題。包括因為台灣發展得早,有些產業市場已經飽和,卻鮮少突破與創新;另一方面,台灣的政治環境混亂、資源內耗;再來,是台灣的整體氛圍仍相對封閉──外面的世界不斷在飛快轉動,尤其大陸,像是乘法一樣的飛快轉動,但台灣在許多產業、看待各國的心態上,仍然數十年如一日。

大家應該都有相同感受,大陸不要說一線城市了,就算是二、三線城市,每個月,都變一個樣子,但是台灣,老實說我覺得和十幾年前我離開的時候,沒多大差別。所以很多台灣年輕人去大陸發展,我覺得是必然的──因為餅大,機會多。有個創投圈的比喻我覺得很有趣,「如果豬在風口上都會飛起來」,那麼台灣的話,有點像是「若沒有風,就算是棉花要飛起來,好像也得用很大的力氣」。

不過,我覺得這還是得看個人。畢竟,兩岸之間早已是一日生活圈,尤其現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長期發展規劃,台灣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因為資源就在那邊。所謂趨勢就是,即使你再固執地不跟著它走,趨勢也會自己來敲門找你。所以我認為,一個開放的心胸比什麼都重要。

我有不少朋友,人住在台灣,但是經常兩岸四地到處飛,做的都是跨界跟跨境的事,一樣也活得很好。所以,台灣人「去不去大陸」真的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整合的資源,是只有「在台灣對台灣」的事,還是「從台灣放眼不同市場」的事? 如果能為未來多想一步,一定不會後悔的,因為大環境的變化會讓你錯手不及,這可能也包括,機會有天來了,你會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去掌握它,這真的很可惜。當然了,如果你有熟識的大陸資源,或是你身邊有朋友可以幫你整合這些跨境的資源,情況就會很不同了。

最後我回答一下,你說你要來台灣工作的問題。你是畫家,我覺得方向就很清晰了:首先,你可以創作台灣相關的內容,然後賣回內地;你可以畫台灣的故事,體現台灣對中華文化的保存,體現臺灣人的友善,還有台灣最獨特的濱海美景⋯⋯等等。不過我更要給你的建議是,別只當個畫家吧!好好經營自媒體,做出一定名堂之後,一定會有相對的平台跟你合作。同時間可以嘗試透過直播、線上課堂,說你繪畫的事,也可以說你認識的台灣,還有你做為一個文化人、藝術人,怎麼看兩岸共同來保存文化遺產這件事⋯⋯等等。

總之別把自己關在畫室裡,走出去就對了。機會是長在腳上的,帶著你的畫筆,走出去吧!也別只認識在台灣的台灣人,記得要多認識在不同國家生活的台灣人!我就非常樂意當你的好朋友喔!

【提問 9】穆(黑龍江):許老師你好,您在兩岸三地都待過,想問下您直觀的感受,台灣、香港、大陸的青年,有什麼不同呢?

Harry:每個年齡層經歷的時代故事都不一樣。姑且把青年定義在25─45歲之間吧!我在不同場合演講,也經常被問到類似的問題。我不得不說,台灣和香港的青年,呈現比較多的一致性。而香港,雖然是全球經濟的大樞紐,也高度國際化,但是香港這個地方特色本來就相對鮮明,所以香港人也都有一套自己的思維方式。

整體來說,台灣人還是比較細緻一點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也比較高。只是,因為台灣如今比較封閉的教育體系和大環境,造成台灣人看事情的角度常十分有限,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台灣的許多演講場合不斷鼓勵不同領域的朋友,一定要想辦法出去看看,因為機會一定在外面。香港人呢,也有一套自己的價值觀,做事非常認真執著,大家可以百度一下什麼是「獅子山精神」,說的就是香港人拼搏的精神,他們個個認真,而且目標明確,也擅於為未來做準備,通常都是跨界好手,一個人會好幾種才能,也很享受在舞台上盡情表演的感覺。香港人還有一個特質,就是愛恨分明,很多香港人是不藏心事的,你跟一個香港人聊一會兒,大概就知到這個人想什麼了,這是香港人很可愛的地方。

至於大陸,人口基數太大了,我很難找出什麼一致性,不可否認的是「人人都對現狀不滿足,拼命在找機會」:比較有才的人、比較沒有才的人,比較有資源的人、比較沒有資源的人,人人都想要自己的未來比現在更好。這樣的心態,也讓這裡的大環境轉動得飛快,誰把握住機會,誰就可能是贏家──只是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不一樣。我的朋友,有的人想賺很多錢,有的人則是想施展自己的才華讓更多人認識自己,有的人則是想發揮自己擅長的領域,影響更多人,好比現在的很多「知識型網紅」。所以,不管你的志向是什麼,請不要謙虛,就站出來大施身手吧!

最後我還要補充一點,我覺得我們就不要再用「兩岸三地」,或是「兩岸四地」這樣的詞了──這早就已經是過去式。現在,世界就是平的,大家都是有知識的現代人,大家都在追求夢想,都希望快樂,所以不應該有太多藩離或界線。

不管你生長在什麼地方,你目前落腳在什麼地方,你未來希望在什麼地方有經歷,或者你希望在什麼地方遇到其他地方的人,只要拋開成見、換位思考、誠心交流,不管你到哪裡,都會有好人緣,也都會有很多人樂意來成就你的夢想。

本文作者許復於深圳主持 2017 年兩岸青年發展。圖/許復 提供

【提問 10】Vick(深圳):許復老師好,您來大陸多少年了,您覺得大陸的發展怎麼樣?

Harry:我最近一次開始在大陸工作,是去年春天開始。不過,我從英國回來亞洲時,是 2011 年,那時候就來過北京,並在中國傳媒大學當了一段時間的訪問學者。另外呢,我過去好幾年都住在香港及澳門,在電視台當新聞主播、主持人。我工作的都是大陸的電視台、也常常進內地出差,所以,和大陸接觸其實挺久了。至於來大陸旅遊,以及在海外唸書時與大陸同學互動,也都構成我對大陸理解的一部分。

整體來說,我覺得現在的大陸就是典型的「發展中國家狀態」,所有的事情都變得特別快,不只是硬體、軟件,還包括人們的思維、價值觀,還有對未來的思考方式等等。

所謂「水清則無魚」,機會總是存在於需要克服問題的地方:目前大陸人才的素質不平均、山寨產品滿天飛,有些事情欠缺標準化,還有人與人之間某種程度上的不信任等等⋯⋯但是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問題,因為每一個「問題的暴露」跟「解決的過程」,都是一個大幅度的蛻變。不論是對香港朋友、台灣朋友,或者外國朋友的建議,我想我都會說,來現在的中國看一看吧!中國充滿挑戰跟機會的環境,一定會讓你發現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

擔任新聞主播時期的許復。圖/許復 提供

【提問 11】特小普(深圳):許老師好,我看過台灣跟內地媒體對你的報導,都表揚您很「斜槓」。我跟您一樣,念了很多專業。但是還沒有您這麼豐富的從業經歷。我也想做一個「斜槓青年」,所以想問一下許老师:你覺得跨領域的學習與工作,對一個人的好處是什麼?

Harry:事實上,我認為在現在這個社會,人人都已經在斜槓,也「必須要」斜槓了──不「斜槓」,沒多久恐怕就真的只能被淘汰──因為,單單只會一項技能,已經不是現在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可以接受的事情;反觀你的領域專業若跨得越多,舞台就越廣,也就更具備走向未來的能力──尤其如今所謂的「未來」,充滿著各式各樣讓人措手不及的變化,規避風險就不說了,如果不把自己準備得更全面一點,掌握住更多未來的機會,也是非常可惜的。

換另一個角度來說,我認為現代人需要的能力,單一一項專精的技能,只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整合資源的能力,和運籌帷幄的能力──說白話一點,你的手上如果只有雞肉,就只能白水煮雞肉;可是如果你有香菇、薑、木耳、鹽巴、麻油,就能煮出一鍋非常好的香菇雞湯。

至於具體來說,要怎麼「斜槓」呢?我認為,你第一件事要做的,是檢視自己的內心、看看你的初衷:你覺得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是你最快樂的?你覺得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是你能帶給別人更多影響力,以及正能量的?你覺得你對這個世界的貢獻是什麼?是文字?是聲音?是科學?是舞台?是醫學?是建築?是商業?──最後很可能是 A+B,或者 A+B+C 的組合,這些組合形成一個專屬於你的圖像或場景,那麼,要讓這個圖像或場景,成為真實,你需要做到哪些準備呢?去做那些準備就對了!同樣的要記得,不要單打獨鬥,你可以和許多不同領域的夥伴一起跨界,一起「斜槓」。

許復與中國中信出版集團,以及北京鼴鼠文化合作推出的線上讀書節目《创新者的基因》,以微信掃 QRCode 訂閱。圖/鼴鼠文化 提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