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的「正妹記者」,在北京胡同碰了一鼻子灰──出了台灣世界還很大,跨世代媒體人的共同課題

當台灣的「正妹記者」,在北京胡同碰了一鼻子灰──出了台灣世界還很大,跨世代媒體人的共同課題

她,留著一頭俏麗短髮,一雙丹鳳眼上畫著眼角微微向上揚的寶藍色眼線,再加上網紅般的倒錐子臉,還真的有點像迪士尼版的花木蘭。

不過,文學作品中的花木蘭代父出征,衣錦還鄉;而我今天要講的主角──這位台灣的「正妹記者」,卻在大陸的「帝都」北京,碰了一鼻子灰。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帶著她逛完了雍和宮,我領著她來到了一旁的五道營胡同──這裡的歷史我就不多介紹了,不需要翻牆的就估狗一下,懶得翻牆的就百度百度,便能迅速了解這裡的許多古老故事。

不過,這兒更受矚目的並不是那些舊時點滴,而是如今的「五道營胡同」,儼然已成為北京當代文化與古早時空交錯的魅力場域,既搖滾又文藝──你能買到動盪年代中最性感妖嬈的旗袍,或是親手繪製一張張讓心靈沈澱下來的唐卡,也能在越野車俱樂部中,認識一幫來自世界各國,志同道合的愛車好夥伴。

這樣的一個地方,有格調,任性,充滿驚奇,自然也難以捉摸。而它的「難以捉摸」,當然也會讓外來的人,一個不小心吃了閉門羹。

閃亮登場的台灣美女記者

我帶著她,在「五道營胡同」一間間店逛著。她像個興奮的孩子般,一路笑著,叫著與自拍。

「怎麼樣?這些題材夠妳發揮了吧?」我想,既然要採訪「北京文創」,先帶她來這裡看看應該沒錯。

「啊哈!」 她尖叫著跑到前面去,「就是這一間!」

眼前這位活潑的女孩,其實是我的學妺,不服輸的個性,讓她拼搏幾年後,坐上了台灣某知名媒體的小主管位置;說多資深雖談不上,但也被賦予了做「系列專題」的資格──這次她來北京,就是為了發掘報導題材。

她興奮地衝進一間看起來不太起眼,其實在這裡卻是非常火紅的文創品牌店舖。

「你好,我是台灣 XXXX 的記者。」她的臉蛋微微向上揚,明顯自我感覺頗良好:「是這樣的,我現在正在規劃一系列的文化創意品牌報導,如果方便的話,我們先聊一下好嗎?」

跟著她進到店舖裡的我,聽著她連珠砲似地講完了一長串的「記者腔」,正好迎面看到兩位女孩,略帶錯愕地看著我那可愛的小學妹。

兩位女孩一位年紀略長,眼神銳利,畫著淡妝,一身混搭式穿著頗有後現代風格,很明顯是品牌創始人;另一位則青澀許多,估計就是她請的店員或工讀生。

不料竟踩到坑 

「那兒有我們的品牌介紹,您可以把資料帶回去參考一下,有什麼問題可以再過來找我們,或是 email 聯繫。」略為年長的那一位,淡淡地笑著說。

「這樣啊⋯⋯」 學妹顯得有些失望,她後來告訴我,本以為她們會立刻滿臉堆笑地迎上來,好好地伺候她這位從台灣來的大記者,主動表示會配合、甚至爭取更多的採訪曝光。誰知道,事情卻不是如她所願發展。

「那,我們加個微信吧?」學妹亮出了自己微信帳號的 QR Code,等著女孩來掃自己,沒想到⋯⋯

「可以啊,」品牌負責人回了一句,接著向那位更年輕的女孩看了一眼。年輕女孩並沒有掃我學妹的 QR Code,而是打開了自己的 QR Code,「請妳掃我吧,謝謝。」年輕女孩淡淡地說。

「人家為什麼需要妳 Promote 啊?」

後來,陸續幾家「文創小店」,也給了她不少軟釘子。天漸漸黑了,我和學妹並肩走在往地鐵站的路上。學妹一臉沮喪,讓我看得既心疼又好笑。

「你說,她們那什麼態度?」她說。
「我說,妳才是什麼態度?」我笑著回她。
「我給她們登上台灣媒體的機會,是幫忙 Promote 她們的商品耶!」她忿恨地說。

「人家為什麼需要妳幫她 Promote 啊?」這時我終於忍不住,只能好好說她一下:

「首先,妳表現得太 aggressive 了,人家會以為妳要跟對方要什麼好處。再者,妳事前有做過任何功課,知道這個品牌,已經有多少中外媒體報導過嗎?」

「妳工作的媒體,在台灣可能很有名,但是在這裡一點意義都沒有啊!人家為什麼要討好妳?還有,既然是妳要求加對方微信,憑什麼要人家掃妳的 QR code 呀?(掃對方 QR Code 讓對方保留新增好友與否的權利)這是一種基本禮貌。她還讓妳掃她員工的 QR Code,已經很給妳面子了。」

「喔。」她似乎還是很不以為然。

「還有,北京這地方,任何一個人的背後,都可能隱藏著讓妳驚訝的人際資源呢!我告訴妳,剛剛那位女老闆,她的表姐就在央視當主播──人家如果真想要有媒體報導,要多,一定不會少。妳那副以為別人會黏過來的台式記者姿態,真的在這裡一點用都沒有呀!」

我其實很難過。八零後後段班的學妹,長著一張討人喜愛的臉龐,卻彷彿活在上一個世紀。

出了台灣,世界還很大──別再用刻板印象看商家,看中國

我不知道她的長官是誰,教了她什麼。或許,很多台灣跨世代的「新聞人」,也都有些共同課題要學習:

曾經身在新聞圈,我當然清楚,在台灣的許多「商家聚焦」、「業配新聞」、「美食推薦」、「文創商機」等報導方式,牽涉到的很可能是各種耐人尋味的合作模式;也知道由於台灣(尤其電視)媒體深入每個家庭,露出的新聞又常常彼此雷同,儘管常被觀眾批評,影響力仍然不容小覷──多的是本地商家,仍巴望自己能夠「上個電視」,搖身一變成為所謂的「排隊名店」。

無形中,也助長了部分新聞工作者的「自我感覺良好」。

然而,台灣以外的世界,真的不斷在快速變化──

例如,過去常被主流電視媒體形容為「落後」、「骯髒」、「外勞來源地」的東南亞國家,如今首都圈和大城的發展程度,早已不在台北之下。而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更在媒體「選擇性呈現」所看不到的地方,不斷飛越式地進步。

當然,由於媒體環境改變,成本考量下,我們的「兩岸」、「海外」、「國際」新聞,越來越少派出專業記者進行深入、長期的採訪與報導,時常是用個國際通訊社的外電,挑出最聳動吸引人的部分,便交代過去⋯⋯。

但也正因如此,當難得被派出國門,代表台灣的媒體進行採訪,或許更應該事前做足功課,並且更加尊重當地的文化民情。而非用刻板印象,或在台灣習慣的採訪方式,先入為主,甚至居高臨下地看待當地人、當地商家和文化,不是嗎?

只能說,如果新世代的媒體人不有所覺醒,那麼,這一類的故事,勢必還會繼續一幕幕上演;而透過這類報導所呈現出的「新聞」,也只會讓我們離真實世界越來越遠。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