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蜘蛛精」

「杭州蜘蛛精」

「阿里城」的夏季,「新中國」的光芒,就如天上的艷陽一樣炫眼。

外頭,烈日高照,室內,個個神情匆忙的人們,在強烈冷氣的暫時慰撫下,一列列地排著隊。

這裡是杭州東站,井然有序的買票隊伍,像是書寫著屬於當代中國的新景象。尤其在「阿里人」遍布,一座座科創園區蓬勃發展的杭州城,不難感受到,這裡正上演著屬於中國進行式和未來式的許多關鍵部分。

作為亞洲最大的交通樞紐站之一,遠近馳名的杭州東站,是滬昆高鐵的中間站,在這裡,算一算,至少就有寧杭高鐵、商合杭高鐵、杭甬高鐵、杭黃客運專線四條重要幹線從此地始發,鐵路車場規模將近 40 線,還有令人期待的滬杭磁懸浮工程

和其他的大型車站一樣,在這裡買票的人也分兩種:預售票,以及現場乘車票──而通常,在購買現場乘車票的隊伍中,難免比較容易出現一些令人莞爾的插曲,或者是有趣的劇碼。

這天上演的劇碼,就顯得格外有趣,幾乎是一場活生生血淋淋的當代「西遊記」。

活生生血淋淋的當代「大鬧盤絲洞」

還記得西遊記裡「大鬧盤絲洞」的章節嗎?那一群化為人形的蜘蛛精,個個身材火辣、妖艷無比。見著唐僧的時候,眾位妖女蜂擁而上,左一句好莊嚴的大師,右一句好俊俏的和尚,一群妖物就這麼把毫無招架之力的唐僧,給簇擁進盤絲洞了。

在這部現代版西遊記(而且還是異國風情版)當中,那個阿里城的午後,只見一群金髮碧眼的「洋版蜘蛛精」,同樣是身材火辣、前凸後翹,外加畫著舞台劇式的誇張眼影,拎著名牌包,從頭到身上都是名牌配件,環佩叮噹,招搖著直接走到長長隊伍的前方,靠近售票口的位置。

又快,又狠,又準!眼看五顏六色的「蜘蛛精」們,鎖定了一位看起來可以讓她們計劃成功的「唐僧」──這傢伙已經臨近買票的順序位置,加上正在買票的旅客,他的前面只剩兩個人了。

這位「唐僧」,臉上戴著一副不符合他頂多二十出頭年齡的老式金框眼鏡,白襯衫紮進寬大的高腰西裝褲裡,搭配一雙白襪和白色的運動鞋,說有多 Geek 就有多 Geek。

蜘蛛女們應該是盤算過的:

第一種情況,這唐僧應該是鄉下來杭州打拼的小夥子,個性純樸,不愛計較。

第二種情況,這唐僧應該英文不怎麼樣,我們就跟他講英文,估計他不管是聽得一知半解,還是一句都聽不懂,反正大部分的中國人在這種情況下,只會點頭如搗蒜,任由人擺佈。

第三種情況,唉呦,他是唐僧 Geek,我們是修行千年的蜘蛛女啊!看看我們的胸和腿還有臉蛋,沒多少人可以輕易逃出我們的蜘蛛網啊!

這三種情況,其實只要有一項成立,蜘蛛精們的計劃就能成功了。

輕易被攻破的「排隊秩序」,精巧掌握中國人性的黃牛集團

準備買票回上海的我,也在隊伍中,在唐僧後方不遠處,默默看著這齣好戲。

只見蜘蛛精們走到唐僧跟前,搭配誇張的表情和撩人的肢體語言,用英語懇求唐僧讓她們先買票:「嘿!帥哥!我們快趕不上從上海飛的飛機了,可不可以讓我們先買呢?杭州城太美了,我們一定還會再來的!還有好多地方沒去呢!」

年輕的唐僧不知道聽不聽得懂「異國蜘蛛語」,不斷點著頭,雙手各自搓著手指,顯得有些緊張。蜘蛛們吐了幾口絲後,唐僧顯然已被「國際觀的妖術」迷惑住,毫無抗拒地讓妖女們插到他的前面買票。

蜘蛛女們插隊買票成功,得逞後,對那位「小唐僧」拋了個媚眼,一群妖就這麼挺著胸翹著臀,同樣環佩叮噹地沿著長長的一列隊伍──這些被她們若無其事輕鬆駕馭的隊伍──慢慢走遠。

一面走,還一面用帶著氣音的「蜘蛛語」談笑聊天,走到門口處,竟然是一群肌肉結實,戴著墨鏡的「男蜘蛛」在接應。

從她們旁若無人的對話中聽出,很顯然的,這是「蜘蛛們」為了插隊買票,再以高價轉售給排隊人潮而佈好的一個局。

同時無疑地,這群「洋蜘蛛」相當懂中國──他們不只懂中國這個地方的風土民情,還懂得中國的人性。其中包括:

1、知道該如何鎖定他們可以下手的可憐唐僧
2、料定不會有人出來制止
3、由五顏六色的女蜘蛛出馬講英文

這是連環策略呀!我其實距離該唐僧不遠,但我竟也在蜘蛛們的盤算中,成了沈默的幫兇。

至於那唐僧,恐怕也不是受害者,而是被蜘蛛們選定拿起來使的刀子:

他的善良、他的不經世事,或者他的純樸、他的食色性也,就好似無意中「放妖入門」的可憐人,讓這一個標示著新中國「蓬勃發展」、「超英趕美」的阿里城,上演了一齣看似好笑,實則叫人頗為傷心的故事。

《關聯閱讀》
開齋節,快樂不快樂?──臺灣失格的「國際化」教育,與努力改變現狀的人們
信任別人很危險,但你會就此放棄嗎?──我在坦尚尼亞遇到強盜卻還選擇相信

《作品推薦》
「推進中國、推進世界」:比爾蓋茲與中國新世代「接班人們」的四個默契
你要當怎樣的狼?──劍橋大學裡,中港台學人的「狼性指數」觀察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ris Feser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