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柯P?香港政壇新星黃梓謙:別抹煞香港人自由的靈魂

「槓上」柯P?香港政壇新星黃梓謙:別抹煞香港人自由的靈魂

黃梓謙(Gary Wong),香港政壇新秀,現任香港屬於溫和民主派的「民主思路」理事及政策實驗室召集人。港媒說他是「搶手貨」,甚至屢傳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會向他招手。

這一個對大多數台灣人可能覺得陌生的名字,卻在前些天和寶島社會有了頗受關注的交集。台媒和港媒的政治要聞上都出現了他的照片,而另一位與他在新聞中「對峙」的主角,是在台灣飽受粉絲愛戴,卻又爭議不斷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台灣人稱他柯 P)。

柯 P 語出驚人:香港小、無聊、沒有自由靈魂

我們先把焦點放到柯 P 身上。

且不評論柯 P 其人如何,我們直接來回顧,上月 26 日柯 P 出訪泰國,對著滿屋子的國際與在地媒體說:「香港很無聊,就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的。」頓時觸發熱議;再來到本月 9 日下午,柯 P 受邀出席《新新聞周刊》30 周年社慶活動,大概認為這是台灣人自家場子便更無顧忌,竟語出驚人加碼再批:「香港不只小,連選舉、自由的靈魂都沒有,有什麼好羡慕的?

香港「民主思路」核心成員當週參訪台灣政界,密集行程結束後,其餘人都已返港。多年好友黃梓謙多留兩日,本計劃好好放鬆閒晃吃喝,享受此處特有而香港嗅不到的寶島人文風情,但此刻也在台灣的我,卻在收到《新新聞周刊》的活動邀請後,硬把他拖了去。

一切就是這麼湊巧。

柯 P 講話肆無忌憚,也許台灣媒體早習慣了他的個人特色,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興許船過水無痕。巧的是,在屬於你我的那一個艷陽午後,黃梓謙出現在柯 P 座前的觀眾席中,讓這場「風暴」,似乎註定要發生。

相關新聞,從台媒到港媒已經報了一輪,然而,媒體篇幅終究有限,記者的知識幅員廣度亦然。此刻我覺得有必要打鐵趁熱,對我的好兄弟做個專訪,在我的個人專欄,讓他更細節地告訴大家,香港到底是不是一個沒有自由靈魂的地方,以及香港是不是真的很無聊?

柯文哲與黃梓謙的相遇,註定開啟一場港台間的有料對話。圖/Gary Wong 提供

香港到底有沒有自由的靈魂? 黃梓謙:請看我們的意志

自由的形式有很多種,可以是身體上的自由,也可以是心靈上的自由,而靈魂上的自由又是另外一種層次了。柯 P 直指香港是一個「沒有自由靈魂的地方」,在我看來,很可能有他自己的解讀方式,或許和香港人的「意志」沒有直接的關係。事實上,就意志層面而言,有誰不是「自由」的?就連部分電影中的喪屍都有些許的自由意志,對吧?

但是,「自由靈魂」本來就可表徵各式各樣的解讀,是城市的靈魂?特別行政區的靈魂?政策體制上的靈魂?思想及意志層面的靈魂?究竟是哪一種?柯 P 此番言論,聽在近年不斷在民主進程上追求突破的香港人耳裡,必然不是滋味。

黃梓謙坦言,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化且民眾知識水平相對高的都會,卻因為大環境的局勢限度,而沒有辦法採用民主選舉的方式,產生特首和立法會議員,是件令人沮喪的事,但是,「處在追求民主過程當中的我們,怎麼會沒有自由的靈魂呢?這樣講,真的傷了很多香港人的心。

實際上,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香港人仍大都享有政治、集會、結社、言論等自由:「不然,柯 P 可以派個人親自去香港街頭實驗一下,在馬路上大喊一些非常任性的政治言論,比如你想打倒某某某啊,看看會不會有人抓你?我打包票,不會,你只會被路人白眼而已。」黃梓謙笑說。

更不得不強調的是,從英國統治時期開始,數代香港人就已經開始在追求民主這條道路上一步一腳印,點點滴滴耕耘,「為了『自由的靈魂』這件事情,數不清的香港人,從年輕學子到各行各業精英,每年手拉手走上街頭喊出自己的聲音,2014 年讓全世界都在熱烈討論的『雨傘運動』,就是一個最好的一個例子啊!」

雨傘運動,我自己也是有著極深刻感受的。那時候,我播完相關新聞,每節進畫面及進廣告的時候,拿起手機,許多好友群組裡瞬間都會暴增上百條訊息。許多都是在現場的友人們互報平安,有人說在哪裡送來了某某茶餐廳捐贈的小食飲品,有人說要準備在哪裡展開現場歷史講座,有人說哪裡正在進行讀書會或二手書交換活動等等,實在無法忽視,這個世代的香港人在追求理想的過程中,展現的是極為儒雅、知性以及富有格調的一面。

「我們還在追求民主的這條道路上,這是一個還沒到達終點的現在進行式,」黃梓謙說,「怎麼能去否定香港人的自由意志呢?為了心中的理想,比如民主選舉,多少香港人點點滴滴地在搭建這座橋樑,柯市長沒有看過,怎麼能輕描淡寫地一句話就把他們的心血抹煞掉了?」

柯 P 確實沒有看過,但他沒看過,也應該聽過。我個人揣測這當中也許有某種程度上的誤會,柯 P 所指的「自由靈魂」,應該不是指香港人的意志,而是指相對於台灣而言的政治體制。但是,市長啊,你在公開言論當中,講話還是別這麼輕率比較好啊!

處在追求民主過程當中的香港人,怎麼會沒有自由的靈魂呢?。圖/Gary Wong 提供

「台灣的民主腳程值得香港借鑑」

黃梓謙這個人,和許多當代香港年輕人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台灣控」。他喜歡台灣的藝術、山水林間、電視節目、小吃美食,也喜歡觀察鑽研台灣的政治生態。

「就民主的腳程而言,台灣真的就是遠遠走在前面。」他常常這樣說。

「你老這樣說,那麼,有哪些部分是台灣能讓香港借鑑的?」這一回,我接著這樣問。

「有三方面,選舉政治、政黨發展,還有選舉公關宣傳這三塊。」這是他的回應。
 
首先在選舉政治方面,以領導人選舉為例,港台就表現了根本上的相異。在香港,受基本法規定,特首不能具有政黨背景,因此香港不會有所謂的「執政黨」,這就造成各政黨不以執政為目標(因為不可能執政)。黃梓謙認為,這會讓建制派政黨和泛民主派政黨都沒有執政目標,更遑論執政經驗,而永遠只能在體制外支持、反對、監察政府,「反而在台灣,大家都能推出總統候選人,這也讓各黨在運營思維上就會和香港的純粹反對黨思維有不同格局。」

再來是政黨發展方面,由於缺乏「政治上流」的機會,政黨也不能有效吸引政治人才,有能之士及年輕人都不太願意加入政黨,「這讓部分政黨青黃不接,無法有效培育人才,反而台灣,年輕人加入政黨後,在各個政治領域的發展可能性都相對高,比如年輕人可以透過政策研究、選舉宣傳工作等各種渠道參與政治,這都比香港在選舉時各團隊『拉雜成軍』好得多。」

在選舉公關方面,其實我們不難看到,香港政黨近年來都在努力加強網上宣傳的力度,「不過,包括拍競選影片的手法,都還不及台灣成熟。」黃梓謙指出,最近的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就極具台灣元素,「你們一定都有發現,他的演講辭及競選影片,都與蔡英文的選舉宣傳風格相似,能夠觸動人心,又貼近年輕人。還有,他們有一班支持者組成了『薯仔』,對比之下,其實仿照就是台灣的『後援會』組織各個大小活動,爭取選民支持。」

此外,黃梓謙還發現,台灣的學者經常加入政府,將研究變成實質政策,同時汲取行政經驗;相反,香港的學者多數只在大學的象牙塔教書,閒時當當名嘴,化身媒體時事評論員,鮮少有政府實戰經驗。

黃梓謙認為香港的民主進程是現在進行式,而台灣可作為提供借鑑的對象。圖/Gary Wong 提供

一個城市的魅力不在於面積大小,而是城市的活力和多元

柯 P 說,他到過香港數次,覺得香港小,是個無聊的地方。事實上,怪他也沒有意義,因為大多數人以遊客角度所體驗到的香港,不外乎就是太平山頂、尖沙嘴東海旁、中環商業區、銅鑼灣購物區、海洋公園等等這些「旅遊名勝」。而撇開台北市長的身份,柯 P 不過就是這群觀光客中的其中一個人而已。

「一個城市的魅力不在於面積大小,而是城市的活力和多元,購物和美食天堂的香港,只是這裡的其中一個面,其實香港還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和豐富的生態旅遊資源,更值得各地的朋友來探索。」黃梓謙強調。
 
在歷史文化藝術方面,黃梓謙就特別舉出龍應台筆下的《香港筆記@沙灣徑 25 號》為例,裡面就介紹,在香港可以找到朱光潛、張愛玲、陳寅恪、許地山等一代人物相關的文化足跡,以及他們所傳遞下來的舊日人文精神。

「我特別想介紹的還有代表殖民時代的建築美學,如曾經監禁過反清的革命志士,也殘害過反日文人的中區警署建築群──域多利監獄,都書寫著香港相當重要的一頁歷史。」此外,還有昔日被稱作「華佗醫院」的一級歷史建築「藍屋」,都展現著香港舊時魅力的不同風貌。

再來,講到生態旅遊部分,那可就更精彩了!全香港一共有 24 個佔總面積達 44,300 公頃的郊野公園(類似台灣國家公園的概念),此中還包括世界級的地質公園、海岸公園、候島停留的濕地等,「你會找到多種不同的動植物,像是螢火蟲、瀕危物種的黑臉琵鷺、香港獨有品種的盧氏小樹蛙,還有香港雙足蜥等,如果有海外同學來香港,我也一定會帶他們去香港大自然尋寶。」黃梓謙說。(更多有關尋訪香港好山好水的訊息,可參閱小弟在下的另一篇專欄文章:【行山 卷一】到香港,當然是要爬山啊!不然要幹嘛?

黃梓謙強調,香港雖然腹地不大,但整個城市的魅力仍然蓬勃展現在活力和多元上。圖/Gary Wong 提供

獻給柯 P 的特別企劃:「柯 P 香港不無聊一日半遊」

黃梓謙和我,結合獻上"Oxbridge"對研究追根究底的精神,我們嘔心瀝血,絞盡腦汁,一起替柯 P 規劃出了一套說不定是史上最不無聊的一日半香港行程:「柯 P 香港不無聊一日半遊」,大致規劃如下:

【Day1 上午:柯 P 與神醫華佗把酒言歡,走訪浪漫藍屋及香港故事館】
 
「藍屋」原址曾是一所醫院,啊,醫院耶,應該是柯 P 最熟悉的地方。此處舊時樓高兩層,於 1872 年政府差餉徵收冊中被幽默地命名為「華佗醫院」,接著在 1886 年醫院關閉後變為用作供奉「神醫華陀」的廟宇,1920 年代拆卸後才興建現在的四層高建築。窗格由木材構成,露台部分則用鋼筋水泥,是如今香港少數餘下有露台建築的「唐樓」。既是醫院,又是廟,難免陰風陣陣,所以,我們就選在一大早去吧!不過,柯 P 連人都不怕了,怎會怕鬼?相信他會喜歡這裡的。

一定也不無聊的「香港故事館」,則是就近用「藍屋」地下的地鋪結構開設,以「從民間出發,匯多元文化」為宗旨,展示灣仔民間生活的舊時模樣,並透過各式各樣的互動裝置和有趣活動,倡導當代人對地區文化保育的關注。其實就和圓山捷運站旁的「台北故事館」有異曲同工之妙喔!

【Day1 下午:柯 P 拜訪觸不到的戀人,中西區文物徑尋幽】

下午我們會帶柯 P 深度探索上環區,遊歷「中西區文物徑」,認識香港殖民地歷史,包括孫中山與香港的關係。很多台灣朋友不知道,國父孫中山大大曾在香港上環區就讀,也在這裡和夥伴們策劃革命活動呢!

不能不特別介紹的是,上環線可是精彩涵蓋香港 35 項歷史建築及舊址,包括由中西區區議會設立的孫中山相關史蹟徑舊址、不同宗教的建築物及華人傳統歷史建築和舊址等,隨意舉幾個例,「孫中山紀念館」、「興中會總部舊址」、「中央書院舊址」、「倫敦會樓」等幾個地方都很有意思,不知道柯 P 會不會覺得不無聊呢?對了,孫中山大大和柯 P 大大都是醫師從政耶!兩位在這裡不論是上演一下「觸不到的同業」,還是「觸不到的醫師」,想來都鐵定不會無聊,有意思得很呢!

香港上環線涵蓋 35 項歷史建築及舊址,其中不少和孫中山先生有關。圖/Harry Hsu 提供

【Day1 晚上:柯 P 與蝴蝶和螢火蟲月下嬉戲,大埔滘郊野公園探秘】

晚上,耶!好興奮!我們要帶柯 P 到新界「大埔滘郊野公園」看看香港的瑩火蟲和美麗的蝴蝶們,感受一下香港的郊野氣息。真的啦!香港真的有螢火蟲和蝴蝶。不論是「柯 P 囊螢照書」成為小朋友們刻苦向學的典範,或是「柯 P 夢蝶、蝶夢柯 P」強調人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忘我美好,想來都是媒體們可以進一步追蹤報導傳遞給大眾的正能量。

此外,這裡也是自然學者和生物學家最愛來的地方,除了百餘品種林木交錯生長之外,更是一個天然的野生動物園。鳥類部分,山林間飛翔來去的包括珠頸斑鳩、白頭鵯、紅耳鵯、杜鵑、黑卷尾、貓頭鷹和鶺鴒等,絕對讓柯 P 看得目不暇幾,不意間,還會聽到赤麂在遠方鳴叫,還有山貓、穿山甲和豪豬在柯市長身邊悄悄溜過。

【Day2 上午:柯 P 大勝愛爾蘭!追趕白堊紀!勇闖地質公園西貢火山岩園區】

第二天,我們要帶柯 P 來的,大概是他更難想像到的地方──隸屬香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的「西貢火山岩園區」。什麼!火山岩在香港!真的,我幹嘛騙你?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世上少有的六角形岩柱群和海岸侵蝕地貌,此處的六角形岩柱群也是全球這類地形中體積最大的,直徑平均達 1.2 米,由酸性火山灰構成,大勝北愛爾蘭著名的世界遺產巨人堤道六角形岩柱,他們的直徑才 0.5 米而已呢!

這裡的岩柱群,北起萬宜水庫東壩,西至果洲群島,面積 150 平方公里,暴露於海岸的數量約有 20 萬條,海底的部分更是多到無法估計,年齡可追溯到 1.4 億年前的白堊紀晚期。

隱藏在西貢裡的山山水水,永遠都是香港人最驕傲的秘密。圖/flickr@Eddie Yip CC BY 2.0

以上的規劃,不知道柯 P 會不會喜歡呢?一日半的時間,不用太久,就送給柯 P,還有願意來參加的大家啦!黃梓謙和住過香港多年的小弟在下,都相當樂意當伴遊的喔!

港台本一家,媒體們拜託不要搞港台對立

最後,我要說一說台灣的媒體。

當天台灣媒體的相關報導,用字諸如「怒了」,「回嗆」,「KO」,「吐槽」等慣用情緒性字眼,也讓不在場的港媒用柯黃對峙的角度跟報。實際上,當天所有在場人士都可以見證,黃梓謙當時的發言不但態度真誠、語氣平和,細聽其內容,更不難感受到他希望台灣人能夠深度認識香港的初衷,字字句句出自肺腑。

而另有報導指稱,黃梓謙「反諷」或「嘲笑」台灣過去 10 幾年來,經濟成長很差,大學生起薪只有增加 1,000 元,我忍不住要為我的好友叫屈。不論從一個香港政治人物,或是一個熱情香港青年的角度,黃梓謙多年來都是一個關心台灣發展的人,他在當天的所言,實際上是指出台灣的問題,希望能夠聽聽柯 P 的想法,沒想到其立意之良善會為媒體刻意曲解。

我自己也曾經是媒體人,台媒、港媒、陸媒,滾了一圈,如今早已走下主播台,對於媒體已經全然能用觀察者的角度看待,方知這些新聞操作帶來的負面影響之可怕。就這件事而言,輕則不過影響一位熱情從政者的公眾形象,重則更可能形成排山倒海而來的港台對立,媒體負能量流轉,點點滴滴流入香港人、台灣人的思想與日常生活中,或許再迎來的就是更多的不理解與冷漠誤會。

興許,塞翁失馬。

不論是黃梓謙,或是我自己,都希望這次的事件能夠為港台之間開啟一扇更願意聆聽對方聲音的窗,如果各位讀者及觀眾們都有這樣的智慧,那實是香港之福、台灣之福,更是華人社會之福。

至於台灣各媒體繼續追打柯 P,一臉囧的市長斬釘截鐵地表示堅持不道歉,我在此也不批判他什麼。因為他一定也是被媒體逼的嘛!不管是道歉或不道歉,贏家都會是嗜血的記者們,我要是柯 P,我也會說我不道歉啊!如果我要道歉,對象也是香港人,我對你們台灣媒體道歉幹嘛?

柯 P 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和特色,他就必須承擔他的風格與特色,不過如此而已。只是這次我把本來想去東北角吃海鮮的黃梓謙硬拉到《新新聞周刊》會場,柯 P 在從泰國回來後,剛好又在此時興致高昂,加碼再批香港──柯黃相遇,因緣際會,說來也是一種緣份,不是嗎?不如就化干戈為玉帛,挑個黃道吉日,一起來趟「柯 P 香港不無聊一日半遊」吧!

黃梓謙(Gary Wong)小檔案
學歷:英國牛津大學外交學碩士、英國倫敦大學法學士、香港大學文學士(翻譯)
現職:現為智庫民主思路理事、凝動香港體育基金創辦人和 GLG 格理集團亞太區公共事務董事。
經歷:2016 年曾參加立法會香港島直選。曾任香港上市企業葉氏化工銷售副總監、Accenture 埃森哲分析員、AIESEC 香港總會會長,過去在香港、上海、印度和英國生活,積極廣闊視野,擁抱多元價值,深信香港能成為民主、平等、進步、可持續發展的國際城市。
FB 粉絲團:
Gary Wong 黃梓謙

《關聯閱讀》
態度決定高度──從柯P訪泰「台北之夜」,反思台灣人的南向心態
一個香港人眼中的北美台灣留學生

《作品推薦》
「推進中國、推進世界」:比爾蓋茲與中國新世代「接班人們」的四個默契
劍橋校園裡的「春晚」──是單純的思鄉之情,還是違和的權力遊戲?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Gary Wong、附圖/Gary Wong、Harry Hsu、flickr@Eddie Yip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