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間,他串起28座城市,建立全球最大華人創業社群──我與WorkFace創辦人「老潘」潘劍峰的咖啡時光

一念之間,他串起28座城市,建立全球最大華人創業社群──我與WorkFace創辦人「老潘」潘劍峰的咖啡時光

台上的老潘像個情感豐富的說書人,一頁頁地訴說著他與 WorkFace 這個全世界最大的華人創業社群之間的故事。很多人在闡述觀點的時候都能橫向地旁徵博引,但老潘更能縱向地在一個層次裡還蘊藏著另外的層次,與其說他是華人世界中一名魅力爆表的社群領袖,老潘更像一位修行者,他的語調極其柔和,一字一句,卻富含能量。

這是我上一回見到他,在今年 8 月的上海,WorkFace 的召集人年會。

今年 11 月,WorkFace 的台北團隊延續著 8 月上海召集人年會的力道,接著辦了一場規模頗受台灣新創圈及傳媒關注的年會,其中台灣著名企業家嚴長壽先生也帶來精彩演講。

我有幸擔任當天主持人。記憶猶新,我正在台上一面訪談演講完畢的「XING Mobility 行競科技」創辦人洪裕鈞(也是松下電器董事長),眼角餘光掃到台下會場的一個小角落,老潘和幾位工作人員皆穿著深藍色的 WorkFace 工作服,席地坐著接受記者採訪。

隔天,我們一起晃到松菸去喝咖啡。

「Harry,我要感謝昨天身為主持人的你、所有的講者,還有 WorkFace 台北團隊的每一份子,以及當天出現在現場的每位參與者,」老潘說,「是你們的『允許』,這一切才會發生──我有了機會飛來台北,能在舞台上和大家說說話。」老潘說。

「還有,也是你和台北這個時空的『共同允許』啊,Harry,我們才能在這裡一起喝咖啡,是不是?」

這是老潘。不只是企業家、創業家,更讓我們看見了哲學家的高度和思想家的深度。

一個已經串連 28 座城市的社群,是怎麼誕生和成長的?圖/許復 提供

逆其道,卻與世界同行

回憶過去在媒體工作的那許多年,我在兩岸三地採訪過不少企業家及新創領袖人物。如果用年齡作為大致的分水嶺:

年輕一些的青創楷模或新一代意見領袖,個個滿腹理想,即使表現得極為含蓄,但經過記者或主播三言兩語的撩撥之後,多半仍難藏得住彷彿一伸手就要把白雲扯下來拭亮藍天的豪興壯志,彷彿隨時都在提醒你:「我要把世界捧在手上!

而那些早已名垂天地紅塵之間,洗盡鉛華的,一舉手、一投足全是能量流轉,什麼柴米油鹽醬醋茶沒嚐過,這些領過千軍萬馬、跑遍大江南北的梟雄們,風格或許各異,有的不怒而威,有的殺氣騰騰,更有的散發迷人領袖魅力,走到哪裡都是掌聲,天生是為了鎂光燈而存在。這些人書寫著不一樣的人生劇本,卻很可能心裡有著相似的一句 OS:「世界就在我手上。」或者:「世界曾在我手上。」(當然也不乏自欺欺人的傢伙)

當然,更多的人是介於兩者之間,用各自的智慧在當中取得個人平衡。

然而,我們所認識的老潘,卻和上述的所有人都不一樣。相比大部分互聯網創業浪潮中崛起的領袖人們,老潘實踐了一種「逆其道而行」的信念。

「Harry,下次來上海,我們一起到 E408(WorkFace 上海總部的「家」)的天台上站一會兒。那裡可以看到天際線,是目力所能及的天際線。你想像一下,眼睛裡所有能看見的都是我們能感知到的部分。可是,閉上眼睛後,」老潘說到這裡,閉上了他自己的雙眼,「你可以發現,這個世界,其實有更多我們用『腦』感知不到的部分,你得用『心』感受。」

「看起來,很多人覺得來 WorkFace 最大的收穫不外乎就是交朋友,或是學習創業這件事,真的是超級天大的『誤會』了。」看來我自己之前也「誤會」了。

「我這樣說吧。透過 WorkFace,我希望創業的夥伴們都能夠學會用『心』,誠實地照見自己、面對自己,這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概念是,在創業這條路上,要練習不受這個物質世界制約,不為慾望所驅使,也不為憂愁而困頓,如果能夠做到這樣,再去探索世界,你就具備走得更長遠的勇氣了。 」

在創業這條漫漫長路上,老潘不教人賺錢,也不告訴人創業怎麼成功,他的「逆其道而行」,鼓勵創業家的是去檢視與陪伴自己的內心。對比我所遇過的那些受訪者,我的這位老大哥,他並不在意自己和影響力這件事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他與世界的關係是共存、陪伴、順勢而為,也正因這樣的信念或者心理狀態,他反而譜寫了一個關於影響力的驚人故事。

老潘喜歡登高望遠,為的是用心觀照那些肉眼看不到的事。圖/許復 提供

創建 6 萬人社群的關鍵秘密

WorkFace,一個近年在大中華區迅速竄起知名度的創業者社團,以老潘為核心,最早只是一場幾位好友間的知識分享聚會,如今從發源地上海撒出的一顆顆種子正在各地成長茁壯,現在已有 28 座城市能看得到各「分舵」,發揮各自的在地優勢和特色,每週透過不同的創新活動展現亮麗舞姿,如今相互稱為"Facer"的成員已經將近有 6 萬人。

「一開始,我告訴自己,要做一百場活動,沒想到,在朋友們的相互支援下,很快竟然達成了 100 週,如今──已經邁入第五個年頭了,」老潘笑說,「說 WorkFace 是一件事,其實不如說是一條道路,而且是一條『見證』的道路。在這裡,透過人與人的交流,你其實得到的是探索自己的機會,接著你會見證愛,也會見證夥伴。」老潘的語調非常柔和緩慢,卻有十足穿透力。

「真的太強大了!老哥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在管理這麼一個超大社群上,有沒有什麼另類的心法?」這是我始終相當好奇的部分。

「我這麼說吧,我並沒有刻意積極地去做什麼,這裡面包含了不鼓吹、不營造、不盤算,更沒有所謂的擔憂。」老潘說。

「就好像你乘著一艘船徐徐前行,你是掌舵人,卻也是船在載著你走?」

「你說的差不多接近了。老弟,我看了你這個月才剛發表的新書《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你在裡面聊到你在劍橋大學念碩士時,課餘在交響樂團當指揮的經歷,現在我想請你再多說一點,你覺得一個樂團指揮和音樂之間的關係是什麼?」老潘反問我。

「指揮樂團的當下,進入某種境界的時候,其實很難分辨,究竟是你在指揮音樂,還是音樂在指揮你,這更像一種共生的均衡關係。」我說。

「Exactly!我和 WorkFace 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我也總和創業人們分享,我們和這一個世界的關係也可以是這樣。」老潘笑說。

老潘認為,對創業家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用腦,而是用心。圖/許復 提供

社群這回事,只能靠人

「社群這回事啊,」老潘說,「第一,得簡單,孩子都能做;再來,要有重複性,可以複製;最後,這事情不能靠錢,只能靠......你來說。」老潘笑著看我。

「人。」我猜對了。

「我們擊掌!」老潘也笑了起來。

「在 WorkFace,每個個體之間敞開分享、自由學習,這樣的氛圍,形成了一種正向的群聚效應,於是讓很多人都有了一種毫無顧忌的創新勇氣,或者說,是能耐。」老潘說的,其實就是 WorkFace 核心的「三所有」概念:「所有人服務所有人,所有人向所有人學習,所有人支持所有人。」

其實,WorkFace 內的氛圍和劍橋大學的學風相當像。在劍橋,只要是在建設性的對話當中,任何角度、任何立場的觀點都是被欣賞的,而自由的意見表達氛圍,八百年來始終如一,不但造就了一所誕生出最多諾貝爾得獎者的世界一級學府,更讓學者們創造了這樣的一個詞彙──「劍橋現象」(Cambridge Phenomenon),來形容劍橋大學對世界的影響力。

以 WorkFace 成長茁壯的速度來看,對於一個如今已是華人世界最大的創業者社群,還會再繼續成長成一個超級大社群,絕對是可能的。

老潘,潘劍峰,過去也是媒體人,更是中國知名企業家、創業者、意見領袖。不過,他現在及未來,最重要的工作都是陪伴創業人觀看自己的內心。

關注 WorkFace 的成功,還不如去聆聽老潘的心法來得更有意思。

《WorkFace 活動》

1 月 6 日至 8 日將於上海舉行 WorkFace 全中國年會相關論壇活動。其中許復與潘劍峰將和多位華人意見領袖將有精采對談,部分內容將對外直播。另外,台北亦有舉辦直播交流聚會,讓台灣的各界朋友能夠一面透過直播參與這場盛事。
活動詳情:WorkFace 2017年會系列活動 -【共創綻放】對談 - 台灣直播聚會

《關聯閱讀》
我們都(需要)是說故事的人
「創業所有挫敗與痛苦,都是旅途中的風景」──專訪舊金山Sha Design創辦人姚彥慈

《作品推薦》
劍橋大學流傳的恐怖怪談
「綠得很民主」──德國國會大廈,一棟會呼吸會思考的「活建築」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Freebird_71 CC BY 2.0、附圖/許復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