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得很民主」──德國國會大廈,一棟會呼吸會思考的「活建築」

「綠得很民主」──德國國會大廈,一棟會呼吸會思考的「活建築」

坐上漂流於歷史長河上的小船,從古悠悠航行到今,我們都知道德國是思想家的國度、詩人的誕生地、童話夢土。

其實,今日的德國,更是一個建築領域中的領航者。

向來思維理性,崇尚簡潔、效率,卻又不失浪漫的德國人,談到「建築」這個話題,也必然盡可能實踐在對大自然的愛護,及地球生態的守護上。是的,你一定也想到了「綠建築」,尤其德國政府近年帶頭大秀最佳效「綠」,從首都柏林的中央火車站、國會大廈、柏林市政府官股民營最大房地產公司 GSW,到魯爾區 Herne 一個廢礦重建計畫 Akademie Mont-Cenis 等,再加上柏林成為東西德統一後的德國首都後,各國使館紛紛在柏林也以綠建築之姿一棟棟冒出頭來,如百花競妍,實在是精彩無比。而民間的各商業大廈與住宅大樓近年更紛紛加入這場綠建築盛會,今日德國的綠建築風景,實在是讓其他國家們個個望塵莫及。

今年五月受邀為柏林市政府主辦的 2016 Asia-Pacific Weeks 亞太週論壇專題演講者,我亦有幸在台灣駐德國公使谷瑞生博士的接待下,走進德國最具代表性的綠建築──國會大廈,一睹其堪稱當代綠建築傳奇之風貌。

「綠得很民主」的建築典範

1882 年的時候,德意志帝國的議會大廳,歷經威瑪共和國議會階段後,1999 年,在英國知名建築師佛士特(Norman Foster)的巧手打造下戴上了一頂極其美麗動人的圓弧玻璃穹頂,同年轉身成為德國聯邦議會一直到今天,而此番的改頭換面,也讓德國國會大廈同時成為綠建築的世界典範。

評論她的外觀或是作為綠建築的實質效益,不論用「美麗」或是「有效率」來形容,感覺都嫌俗氣,我覺得更貼切的形容詞應該是「動人」,因為這棟綠建築不僅綠得十分徹底,更展現了扣人心弦的民主精神。綠建築也能綠得很民主?這從何說起呢?

1圓頂

1999年,在英國知名建築師佛士特的巧手打造下,德國國會大廈戴上了美麗動人的圓弧玻璃穹頂,成為綠建築的世界典範。圖/許復 提供


讓有關政治的一切,都要「攤在豔陽下」

我們都知道,圓弧式的穹頂,展現了從古羅馬時期開始就受到歐洲人喜愛的建築風貌,而大師佛士特在這裡巧手一揮,一條條堅固的鋼架上鑲鉗上了片片透明弧形玻璃,走得卻是極其時尚優雅的現代風貌,讓這座透明圓弧穹頂,既尊重歷史,又以當代之姿佇立。

大白天的議事廳裡,可以完全倚賴自然光線作為光源,仔細觀察,我們不難發現,玻璃穹頂的中間巧懸了一座圓錐狀的玻璃反光體結構,從穹頂最上方,一直向下延伸到議會大廳內,如果你從下往上看,會發現它的形狀很像一把西洋交響樂團中的小喇叭,或國樂團裡的嗩吶,發聲口朝上面對著豔陽藍天,遠遠看去,更像是一座夢中的倒立燈塔,上面妝點上滿滿 360 面鏡片,一閃一閃的,把上頭的光源導入議會大廳裏面,一絲絲、一縷縷,透過透明穹頂和三角錐狀的圓筒結構上的鏡片,太陽光灑進國會殿堂的每一個角落,無處不亮。

「太陽光就這樣被導入國會殿堂中,」公使谷瑞生博士笑說,「你們一定想到了,這有更深一層的意味。」

「讓議事攤在陽光下!」一行友人異口同聲地說。

「對了!不僅僅是太陽光無除不灑,站在此處,就連你我的視線,也能夠看見議會殿堂中的每一個角落,是不是?」

其實,穹頂的所在還是一處圓形廣場,民眾可申請至此處參觀,甚至還能順著迴旋步道來到穹頂的最高處,透過無障礙視角的玻璃,俯視眼底下發生在國會大廳內的點點滴滴。

「發生在議會大廳裡的一切,」谷瑞生公使說,「不只應該攤在陽光下,更應該受每一位德國民眾的監督。在德國,國會特別被強調是與民眾相當親近的,國會裡的公僕們,絕對不是高高在上的官員,他們深知自己的責任,更深深了解,所有的民眾時時刻刻監督著自己的一言一行,因為他們代表著是全國民眾的聲音,只要表現得差強人意,很快就會被民眾換掉。」

2一目了然

從在德國國會大廈圓弧穹頂廣場往下俯瞰,國會大廳內的點點滴滴,一目了然。圖/許復 提供


堪比霍爾的移動城堡:不僅是活的有機體,還會傳遞思想

細心一點的人還會發現,就在圓錐璃反光體的頂端,有一面看起來非常厲害的「扇形物」,事實上,這是一塊超威的遮陽板,高度有將近 4 英呎(約 1.2 公尺),就在 360 面鏡片把光源導入國會殿堂裡面的時候,這把「大扇子」便會一面追隨太陽行進路線而緩緩轉動,一面身兼「過濾」的重責大任,不會讓所有的鏡面產生過熱的情況,也不會讓大廳內出現太強的反光。

既然能夠導光源、遮豔陽,當然更不能不「透透氣」了!首先,整座國會大廈有無數個自動控制開閉的大小窗戶,來管控室內外自然對流的重責大任,其次,這一個圓弧玻璃穹頂,更是一個巨大的通風口,巧懸在其中的圓錐狀的玻璃反光體結構,不但能收集光源照亮大廳,也能將凝聚在上層的熱空氣排出戶外,同時引入新鮮空氣,平均送至大廳內的牆壁、地板等場內的各個角落,讓每一位公僕們在辛勤工作的同時,都還能享受到戶外那一片片樹林所貢獻的芬多精。

這麼厲害的國會大廈,就連有關發電的部分也相當威,如果從空中俯瞰,你可以發現,整座國會大廈頂部鑲鉗的片片太陽能光電板,在陽光下閃爍不斷,所有的光電板總面積加起來有 300 平方公尺。此外,當汙染極少的生質柴油汽電共生發電系統在運轉的時候,所產生的熱能,會被儲存在地底 300 公尺的地下溫水層儲存,等待天冷的時候再送回議會大廳內,搖身一變成為暖氣空調以及熱水供應。另外,就連艷陽高照的夏日時光,室內所用的冷氣,也是源自於寒冬低溫時儲存在地下 60 公尺的冰水儲存層。

我們來統整一下,算一算,從圓弧玻璃穹頂導光、汽電共生發電系統和太陽能發電等全數加起來,竟然可以提供整座國會大廈將近九成的電力及熱水供應,而這座讓德國人引以為傲的綠建築界大老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也從改頭換面「綠化」前的 7000 噸降至如今的 1000 噸以下。

這實在很難讓我不想到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筆下的那座移動城堡啊!德國柏林的國會大廈,雖然不會像動畫中的城堡那樣會行走,但是,根本就是一棟有生命、會呼吸的建築啊!說她有生命,更是因為她還有思想──她不僅僅會向人們傳遞思想,其寓意更是深遠。怎麼說呢?

3新鮮空氣

圓錐狀的玻璃反光體結構,不但能收集光源照亮議會大廳,也能將凝聚在上層的熱空氣排出戶外,同時引入新鮮空氣。圖/許復 提供


誰說政治是硬梆梆的玩意兒?

「完全都是自動化,天然的採光、通風,還有遮陽、發電、發熱」公使問我們,「你們能夠想到哪些形容詞?」

「透明的」、「精準的」、「平衡的」、「穿透的」、「和諧的」,大家一一丟出心裡浮現的詞彙。

「這棟綠建築是有深深寓意的啊!」公使說,「不論是政治人物之間,以及公僕和民眾之間,不該就是這樣嗎?」

公使說到這裡,我看著從玻璃穹頂上方一路往下延伸到議會大廳內的那座「倒立燈塔」,在豔陽下閃耀著光芒,如夢似幻,再低頭一瞧,議會大廳裡個個忙碌的身影,雖然聽不到下面的聲音,但是,站在台上的人正滔滔不絕,坐在席上的人則專心地聆聽著,有的時候也彼此交頭接耳一番,一切清晰可見。

此刻我的心裡暖烘烘的,百感交集,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有那麼幾秒鐘的瞬間,意識飄到台灣的政治廳堂上,瞬間我竟感到有那麼點煩躁,於是我閉上雙目,深呼吸幾下,再睜開眼睛,眼前在艷陽下一閃一閃的倒立燈塔,果然如願地又把我拉回當下的時空裡。

誰說政治是硬梆梆的玩意兒?離開圓頂廣場,來到樓下國會大廳前的長廊大道,舉目一望,你可以看到上方懸吊的是四葉顏色不一的獨木舟,有趣的是他們能高低變換航道,寓意有二:其一,代表的是德國國旗的三色加上歐盟的藍色;其二,寓意德國四個具影響力的政黨,包括基督教民主聯盟、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社會民主黨,還有自由民主黨,四舟上下隨時會變換航道,不僅鞭策在位、當權者,切勿驕傲自滿或恣意弄權,務必真切用心、踏實執政,也提醒在野、監督者,一定要確實扮演好督促、鼓勵、批判的角色。(參閱作者的另一篇專欄文章:〈德國國會天花板上的四艘船,與紅樓夢

誰說政治是無情的?德國國會大廈裡的點點滴滴,就讓人感受到了難以忘卻的溫度啊!

4許復

作者許復受邀至柏林亞太週演講,獲台灣駐德國公使谷瑞生博士(左)接見,參觀國會大廈。圖/許復 提供


《關聯閱讀》
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作品推薦》
你要當怎樣的狼?──劍橋大學裡,中港台學人的「狼性指數」觀察
在藝術與政治、在台灣與香港之間──一起認識,香港80後議員楊雪盈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許復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