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國會天花板上的四艘船,與紅樓夢

德國國會天花板上的四艘船,與紅樓夢

來到德國首都柏林國會大廈,其中的一道大廳長廊頂頭上,懸掛著的是四葉顏色不一的獨木舟,色彩鮮豔,極其醒目。

「黃、紅、黑,再加上藍色,是德國國旗上的三種顏色,再加上歐盟,是嗎?」我問。

「你的猜測是合理的,也對,但有另外一種解釋,可能更有意思。」同行的駐德公使谷瑞生博士笑說。

「是德國國旗在藍天下飄揚嗎?哈!」我猜不出來,開始胡謅。

「呵,裡面有機關喔!其實啊,這四艘獨木舟是可以調整升降的.....」公使如數家珍般地將箇中點滴娓娓道來,我的腦子裡,卻浮現了曹雪芹筆下一幕幕金碧輝煌的亭台樓閣間,少年男女們集結詩社、對酒當歌的歡笑場面。

有幸受邀來到德國柏林市政府主辦的亞太週(Asian-pacific Weeks)演講(相關新聞:柏林市亞太週熱烈展開!許毓仁、許復、陳奕儒與會發表演說),受我國駐德陳華玉大使和公使谷瑞生博士接待,一行人也有機會一訪德國國會。至今,腦海裡揮之不去的,仍然是那四葉長舟的影子。

好了,你可能會問,懸於德國國會大廈天花板上的四艘船,和紅樓夢裡頭那個根本不存在於現實過的世界有什麼關聯?


德國國會大廳上方懸吊的四葉獨木舟,會隨著不同的時間、空間、因果和故事,高低變換航道

大觀園裡的東西風

「天上人間諸景備,銜山抱水建來精。」既然這是一方根本不存在的人間仙境,說它的美無法被超越,恐怕也沒有關係。大觀園,是清代作家曹雪芹的胸中丘壑、紙上風光,看似完美的天上人間,其實是充滿試煉的修行道場。全世界的華人,如果沒有在書上讀過這個地方,恐怕也在電視、電影裡看過這處所在。這裡頭的青年男女們人人衣食優渥,你吟詩、我作對、他管弦絲竹的生活,叫人羨慕不已;而賈、史、王、薛四大家族間精彩萬分的政治世界,更讓十七世紀到現代數不清的學者、專家、政治人物們醉心不已,甚至還有人將紅樓夢中人,個個對照至今日中國政壇,乃至國際政治人物之間錯縱複雜的脈絡關係。

說到大觀園內眾人,有人愛財、有人戀權、有人或執著於名、或受利制約,更有人為愛所困。不過,有一個人,撇開「還淚說」的部份,她的頭腦始終是相對清醒的。

她看事情,太毒、太透。
這個人,叫做林黛玉。

「但凡家庭之事,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林黛玉在聽到下人對王熙鳳的治家之道頗有微詞時,平平淡淡地下了這麼幾句話的註解。如果你要說她在為鳳姐開脫,恐怕也沒有錯,但是細想,林黛玉早就把這紅塵中的權力遊戲看得透到極點。就連研究紅學十分精湛的毛澤東都對這幾句話十分有感,他曾多次在公開演講中提到這幾句話,還特別強調說:「這是蘇州姑娘林黛玉說的。」

風如此,水亦然。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古時黃河河床比現在高得多,包括許多大小支流長年泥沙嚴重淤積,又沒有相對應的科技解決氾濫問題,是故,古時候的黃河水沒事就改個道。想像一下,今天,你還住在河的東岸,洪水來了沖一沖,洗了個泥漿浴,水退之後,你就住到西岸去了。這地方諺語說的,若不是世事的變幻無常,會是什麼?

紅樓夢裡描繪的大觀園,看似是完美的人間仙境,其實是充滿試煉的修行道場


德國國會廳堂頂上的四色懸舟

「其實啊,這四艘獨木舟是可以調整升降的。」

時空回到兩週前的德國國會大廈裡面,公使谷瑞生博士指著懸於大廳上方的四艘獨木舟說,「你們猜到了嗎?這四艘顏色不一樣的獨木舟,其實也比喻著德國四個具影響力的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社會民主黨,還有自由民主黨。所以,」谷博士滔滔不決地說著,「也許下回你們再來的時候,這四艘獨木舟的相對高低位置,又是另外一番風景了。」

多麼創意十足,又涵義深遠的藝術呈現!今日你席位多,明日可能又換我執政,上上下下,民之所向,風隨時都會換不同方向吹,這四艘船,甚至還可能隨時會少了其中一艘,或者有其它顏色的船隻加入,不僅鞭策在位、當權者,切勿驕傲自滿或恣意弄權,務必真真切切用心、踏踏實實執政;也提醒在野、監督者,一定要確實扮演好督促、鼓勵、批判的角色。

從獨裁走向民主,烽火連天、塵埃落盡之後,花草樹木開始重新生長,今日的德國,處處蟲鳴鳥語、百花齊放,最關鍵的原因之一恐怕也包括東西統一之後的當代德國人,願意一起面對歷史的道道傷疤,以和解、共生的態度一起正視未來的步伐方向。他們流過血,知道民意、人權是不可取代的瑰寶,如果漫步在柏林的大街小巷,你可以看到那些不論是人、還是城市流過膿、淌過血的痕跡,都被當作是最重要的珍寶小心呵護著。今日的德國人,在踏著向前邁進的步伐同時,也清晰明瞭,那些早已泛黃漂泛在歷史長河中的點滴記憶,是絕對不能忘記的,因為,沒有鑑往,何有知來?

在香港,泛民主、建制、本土、中間各派別之間的交錯舞步,在主權移交回歸之後,變得是更加難分難解;看似一言堂、一黨獨大、以黨治國,實則權力傾軋更為繁複無比的中國,又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在檢視歷史點點滴滴片段的?而台灣,從戒嚴、白色恐怖時期,走到今日人人能以民主之名來達到各種目的的自由意見社會,我們的民主進程確實彌足珍貴,卻也有諸般待反省之處,每四年或八年顏色一換,樂見的是民眾的態度越來越溫和、知性,令人憂心的恐怕是我們對大環境的點滴變化越來越冷漠無感,以及大多數政客早成慣性的自認能取悅於民、卻被國際媒體當笑話看的面孔。

由來同一夢 休笑世人癡

「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這是蘇州姑娘林黛玉說的。

林氏看事情確實又毒又透,如果從出世的態度來看,她的層次確實令人景仰。不過,回歸到政治的議題來看,又似乎消極了些。

風既會變換方向,柏林國會大廳上方懸吊的四葉獨木舟,當然也會隨著不同的時間、空間、因果和故事,高低變換航道。

不過,更讓人難以忘記的是,他們隨時都展現著不同緯度應有的格局,向另外三艘點頭微笑。

也許,此刻你也可以靜下心來想想,你正坐在哪艘獨木舟上面?舉目回首,你的上下,還有其它哪些不同顏色的獨木舟呢?

《關聯閱讀》
雨傘運動之後,港人對政治不再冷感──我在香港的投票初體驗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作品推薦》
你要當怎樣的狼?──劍橋大學裡,中港台學人的「狼性指數」觀察
在藝術與政治、在台灣與香港之間──一起認識,香港80後議員楊雪盈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F / Shutterstock.com、附圖/許復Harry Hsu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