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界各地的朋友溝通對話」談何容易?但我們可從這兩件事情開始做起

「與世界各地的朋友溝通對話」談何容易?但我們可從這兩件事情開始做起

農曆新年期間,在臉書與 IG 上,看到許多與華人伴侶共組家庭的外籍友人,分享了他們一起共度春節的照片或影片──

只見這些並不深諳東方文化的「老外」們,個個都非常融入中華年節氛圍:他們穿著中華傳統服飾,與另一半的親人們一起拿著筷子吃中式年菜,一顆顆餃子夾得俐落地不要不要的,更拿著喜氣洋洋的紅包袋,在鏡頭前自拍,玩得歡樂無比。

這些有趣的畫面,也讓我回想起自出國留學、工作以來,一幕幕自己經歷過的「跨文化交流」場景。

跨文化交流,擴展視野的必經「跌撞」之旅

「跨文化交流」始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交流得漂亮順暢,又能讓對方感受到你的善意與溫度,聽起來,又是一件更難的事了──這個世界上的風景,或可能有相似之處,但每一個角落的人文風情,都是獨一無二的;世上更沒有兩個思維模式與價值觀完全一樣、毫無差異的人。

是故,我們也不可能讓自己的生活方式、思考習慣,萬無一失地對上每一個他人或每一個地方的頻率。這時要做到所謂的「入境隨俗」或「融入環境」,難免會歷經一段「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的過程──這也就是許多人常說的「文化衝擊」。

對於這類難免跌跌撞撞的「文化衝擊體驗」,我個人其實是非常正面看待的:它們除了能從挫折中帶給我們各種成長與蛻變之外,也是能切身增加你我知識經緯度的珍貴體驗──每經過一次「衝擊」,你我就多了一種看待這個世界的角度,也多增添一分理解這個世界不同樣貌的胸懷。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一定非得要跌跌撞撞到頭破血流;或是絞盡腦汁在每次的跨文化體驗中讓自己表現得盡善盡美,才能夠讓自己更加了解這個世界,或是更加融入這個世界,以具有所謂的「國際觀」──事實上,我們仍然有比較「經濟」的方式,可以在有效減少摩擦或衝突的同時,找到自己與這個世界攜手並行的舞姿。

而簡單來說,這所謂的「經濟」方式,除了能夠彼此溝通的基本語言能力之外,不外乎就是「發問」及「傾聽」:

跨文化交流,始終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交流地漂亮順暢,又能讓對方感受到你的善意與溫度,聽起來又更難。圖/flickr@Matthew Hartley CC BY 2.0 

參與世界的捷徑:「發問」及「傾聽」

在我至今為止的經歷中,有三段較為深刻的「跨文化體驗」,它們深深讓我體悟到,懂得「發問」及「傾聽」,不但能夠讓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更和諧,某種程度上,甚至還能趨吉避凶,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讓手邊工作的推動更加順暢。

這三段體驗分別是:其一,我在劍橋大學念書的階段。我念的是劍橋大學「科技政策碩士研究所」(MPhil in Technology Policy),該所平均每屆收 30 位研究生,從我的同屆同學開始往前推,我研究過歷屆的學生組成,從種族膚色、來自家鄉的地理分佈⋯⋯等,皆有一定的平衡呈現比例──也就是說,我每週都得和國籍與種族、文化背景截然不同的人,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合作報告。

其二與其三,則分別是我所工作過的國際電視台,以及我在北京 DHGate.com 擔任CEO的品牌公關幕僚。在這兩段工作中,我每天都要和不同國籍的同事及跨國合作方、各國媒體等,進行大量的溝通。

說實在話,要去全然理解每一個人不同的文化背景、風俗習慣,甚至思維方式和價值觀,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們其實也往往沒有那麼多時間與精力,去仔細學習研究每個國家的文化、認識不同宗教的規範、了解每個民族的偏好與禁忌。

那怎麼辦,有沒有「萬用法」?答案是有的,就是「發問」以及「傾聽」。

有個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是這樣的:

和我劍橋的同班同學們比起來,我當時的宿舍是離系館最近的,因此,同組同學會習慣到我住的地方一起吃飯,同時討論報告──大部分是 3 、 5 個人,但偶爾也會有將近 10 個人的大團體。同學聚會討論報告,東道主準備餐飲是必備工作,也難免會無法全然兼顧所有人的需求。只是,有一些特殊情況,我認為一旦疏忽,還是挺不禮貌的──比如,準備的食物,全部都是穆斯林同學不能吃的東西。

有次,事情還是不幸發生了:當我把所有的菜都準備好之後,才突然想起來,桌上沒有一道菜,是我一位中東同學能夠吃的東西;但當時要再臨時採買準備,也已經來不及了。大家都到齊之後,中東同學確實顯得尷尬,但更尷尬的是作為主人的我。

在我一開始道歉時,他的臉上還略有冰霜。但當我用心請他介紹穆斯林文化給我聽,並表示我非常想近一步理解他所熟悉的文化風俗,好在下次好好彌補時,他的心情很明顯地立刻好轉,而且越說越興奮。

事實上,我挽救這場局面的方式,不過就是「發問」以及「傾聽」而已。

專業主播、主持人,為什麼「跟誰都可以對談如流」?

以下,再跟大家分享我過去擔任電視台主播多年的心得。

打開電視,你或許會發現,一些中外媒體的專業主播及主持人們,幾乎跟什麼人都能談笑風生、對答如流──在訪談節目中,主播今天訪問政治人物,明天要訪談企業家,後天要跟藝人對談,還要和教授及名嘴們喝茶話天下⋯⋯。

難道這些專業主播,是所有領域的行家嗎?當然不是。主播或主持人們,往往各自都會有一到兩個自己特別在行的領域;但是,你隨時抓他們去和任何一種角色去對談,也絕對是沒問題的。

因為,在基礎準備功夫到位的前提下,其實只要「發問」以及「傾聽」的功力展現到極致,主播們就能訪遍天下、談遍天下,又說遍天下。當然,如果再細說訪談技巧還有很多,例如「發問」的部分,就包括「封閉式發問」與「開放式發問」並用的學問。

比如說:「你贊成英國脫歐嗎?」的封閉式提問,對方只能回答贊成或不贊成;但如果你問:「你對英國脫歐的看法為何?」則是開放性提問,讓對方有足夠的空間完整表達看法;另外「英國脫歐,你認為英國的各邦交國,分別會從什麼角度看這件事?」則屬於半開放性的提問方式──在限定的範圍內,讓受訪者表達意見。

這些技巧運用,並沒有一定的標準公式,端視訪談的議題、訪談當下的狀況與訪問想達到的效果而定。但透過不斷的練習和經驗累積,便能找到最適當的方式提出問題。

主播及主持人們只要「發問」以及「傾聽」的功力展現到極致,就能訪遍天下、談遍天下,又說遍天下。圖為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Oprah Gail Winfrey。圖/flickr@aphrodite-in-nyc CC BY 2.0 

而「傾聽」的部分,專業主持人們也必須靠著經驗的累積,懂得從「傾聽」當中去尋找進一步發問的線索,同時掌握對話的節奏與步調。「傾聽」這部分,我認為甚至比「發問」還要重要──因為,「傾聽」(包含事前的適度準備)勢必是發生在「發問」的前面。如果沒有先仔細「傾聽」,那麼接下來的「發問」,也就沒有憑據依靠、沒有核心軸線,不但顯得突兀,甚至還會沒有邏輯及溫度。

因為主持工作所需,我在「發問」與「傾聽」兩門學問上下了許多工夫,而這也大大地幫助了我日後對於「跨文化溝通」上的掌握力──但懂得發問與傾聽,絕非只屬於新聞工作者的能力,事實上我們每個人只要發自由衷地想要理解對方、同時用心地累積一次次「跨領域 / 跨文化對談」的經驗,也必能掌握屬於自己的溝通方式。

發問及傾聽,「行走天下」的第一步

當然,以上所提,包括跨文化交疊的生活場景,以及主播及主持人們訪談各領域來賓的場景,並不是鼓勵大家「只要」靠著發問及傾聽兩招,就能應付這世界上的一切──這樣做,就好像出門旅行自己不帶地圖、只靠問路人就想環遊世界的人一樣,實在過於天真了。如今對於不同文化、習慣的介紹資訊俯拾即是,在進行跨文化溝通前能預作準備,當然也能夠避免更多的尷尬場面。

然而,我想強調的是,在自己個人經過努力,仍然無法兼顧到所有事情完美的前提下,若善用「發問」以及「傾聽」,確實可以幫助我們趨吉避凶──而即使自認已對對方的種種瞭若指掌,「發問」與「傾聽」的藝術,同樣是展現自己風度與格局,讓人樂於與你進一步合作的最好契機。

尤其,我們每天只有 24 小時,實在沒有時間去看清身邊每一寸空氣、每一處角落的點點滴滴樣貌。那麼,不如透過真誠的 「發問」以及「傾聽」,讓別人來告訴你吧!這不僅讓你我有機會學習原來不足的部分,更搭建了誠意溝通的橋樑,有助於建立正面關係。

下一次,當身邊出現任何一位陌生、甚至與你在各方面背景完全不同的合作夥伴時,不妨試著用誠心的「發問」以及「傾聽」來為彼此的關係破冰──相信我,你們會很快地合作順暢、甚至成為彼此的好朋友。

本為作者許復受邀主持兩岸創業社群 WorkFace 2018 年會,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對談。圖/許復 提供

作者補記:訪談溝通術

全球專業主播及主持人,學養、風格各自不同。不過純就技巧來說,其實大多不外乎「那幾招的排列組合」而已。主播們使用的各種訪談技巧,包括本文提到的「發問」與「傾聽」,以及大家都用得滾瓜爛熟的「訪談四式」,事實上,在經過系統化、科學化的梳理後,完全可以搬移到職場與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成為從輕到重「交流」、「說服」、「談判」三大場景中的溝通利器。

本文作者應邀與線上課程平台合作,將以上所提的一整套系列心法、技巧、策略,並融合一個個案例說明,規劃為適合職場人士的「訪談溝通術」課程,提供給需要的朋友參考。

本文作者前電視新聞主播許復,將主持訪談技巧整合成系統的訪談溝通技能,並規劃為協助職場人士在「交流」、「說服」、「談判」等不同場景使用的「訪談溝通術」課程。圖/許復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 Ian Rawlinso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