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主播寫給兩位 AI 主播的一封信:願你們的出現,能促進反思、取代「亂源」

人類主播寫給兩位 AI 主播的一封信:願你們的出現,能促進反思、取代「亂源」

Dear AI 張昭、AI 邱浩:

兩位主播同業,你們好!首先,歡迎你們來到 21 世紀,人類的世界。

當然,初來乍到這個環境,可能我們彼此都會有一點適應上的困難——這世界大部分的人類(包括我),其實都不知道你們來到這個世上的動機,更不知道你們是上帝派來的使者,還是撒旦派來的惡魔。

有人說,你們將帶給人類更多有意義的反思;也有人說,你們將造成這個世界更多的紛爭,甚至奪走人類的生存機會。

馬雲、庫克、Google 執行長⋯⋯見證下,華麗的初登場

但先撇去這些複雜的爭辯不談。不得不說,你們兩位出場的派頭,真的很大!以剛上主播台的菜鳥主播來說,實在鮮少人能受到這麼高度的矚目,甚至一出場就自帶光環。

在中國互聯網搜尋引擎巨頭搜狗,與新華社的共同攜手下,你倆打著「全世界頭兩位 AI 主播」的名號,如王者降臨般地在中國烏鎮的「 2018 世界互聯網大會」盛大亮相——不知你們曉不曉得,每年在烏鎮所舉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是現在擁有將近 14 億人口的中國,眾所矚目的年度盛事;更常常引領著全球互聯網下一整年的趨勢。

我們來看看你們的面子有多大,有哪些人見證你們的出世:

在這次的大會高級別專家咨詢委員會中,各國重量級人物,包括德國互聯網之父 Werner Zorn 、英國皇家工程院及牛津大學院士 Bill Roscoe 、巴基斯坦前總理及博鰲亞洲論壇理事 H.E. Shaukat Aziz ⋯⋯等人都在其列;而中方的 9 人成員中,則包括聯合主席馬雲,以及中國 APEC 代表王樹彤等人。

另外,全世界現在最大的兩家互聯網公司:蘋果(Apple)和谷歌(Google),它們的現任執行長庫克(Tim Cook)和桑德爾.皮采(Sundar Pichai)等人,也都是座上賓。

無情?無所謂啦,因為人類主播也不一定多「有情」啊!

你們的外型,真是逼真。除了看起來稍微「冰冷」之外,和張昭、邱浩兩位在新華社播報新聞許久的真人主播,還真的沒多大差距。尤其穿上一身筆挺西裝,梳上標準的男主播髮型,再加上模擬兩位真人男主播的真實聲線,簡直「比張昭還張昭,比邱浩還邱浩」。

 
新華社 AI 主播張昭,操著一口標準的英國腔。影片/新華社 YouTube 頻道

我猜,你們在扮演人類上唯一露出的「破綻」,最明顯的可能是:AI 張昭,你所模擬的、專播英語新聞的真人張昭,其實並沒有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背景——但你卻能說著那樣標準無比、毫無瑕疵的英國腔,實在不合常理;而負責國語新聞的 AI 邱浩亦然——你渾厚又標準的普通話嗓音,最大的破綻就是一點破綻都沒有。

「我將不知疲倦地隨時為您播報,因為(各地的新聞)文字內容將不間斷地輸入我的系統⋯⋯」當你們分別用中文、英文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全世界的主播都倒抽了一口氣。因為他們隱隱約約感覺到,飯碗可能很快就要不保了。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在中國與美國,以及其他互聯網科技及 AI 技術蓬勃發展的國家,早就已經有你們的各式各樣同類,在媒體中與人類新聞工作者一起工作。這些 AI 機器人有的負責編輯或編譯,有的負責視覺特效,甚至有專精不同領域的記者——著名的例子之一,是美聯社(AP)等美國大媒體所「聘僱」的 AI 記者,在過去幾年間,早已能夠編採出幾乎無異於人類記者寫出的財經報導與體育賽事結果,甚至自動產生「容易變成熱門文章」的內容。

然而,就主播的角色而言,還是稍稍不一樣的。因為其他崗位不一定需要直接面對人群,但「主播」——不管在電視上播,還是在網絡上播,咱們的一顰一笑,都逃不出觀眾的視線呀!

所以,你們可不能只是死板板地悶頭當個「機器人」就好,你們還得想辦法讓觀眾喜歡你們。你們知道嗎?現在就有一大堆人類批判你們的表現,認為你們的聲音即便模擬得與真人張昭、真人邱浩再像,還是稍嫌「無情」了一點。

不過我倒是覺得,他們多慮啦!因為,當今的人類主播所傳達出來的「情感」,又有多少是真實或正確的呢!

永不出錯、永不疲倦,還不會有緋聞,簡直同業中的「完美化身」!

知道人類主播們,為什麼那麼怕你們嗎?

因為你們不但可以連續工作 24 小時,不眠不休,而且永不出錯、永不疲倦、永不停班,也從來不會跟老闆要加班費;而且,如果「被觀眾看膩了」,換一張臉就好啊!有多少張帥臉、俏臉可以換呢?當然是數不清呀!

你們的另一個好處,是完全不會有形象風紀的問題——用白話文來講,就是不會鬧緋聞,也不會成為任何負面新聞的主角。

眾所週知,主播們除了男的要帥、女的要美、聲線優良、台風穩健⋯⋯等條件之外,必不可缺少的,就是良好的公眾或公益形象。某種程度上來說,「主播」與「網紅」還是有所區別:雖然都是面對大眾的鏡頭,但是新聞台的主播,門檻通常還是高多了,不能像網紅那樣恣意展現自我風格。而主播們的私生活,也常常成為媒體或公眾,放大檢視的對象,甚至會影響人們對其服務的媒體,所播報新聞的評價與信任度。

然而,主播也是人,必然會有自己的思想、價值觀,或者個人的生活作風,怎麼可能一年 365 天、一天 24 小時,隨時隨地保持著自己的完美公眾形象呢?

再者,相較於許多「擁有後台背景」的人類主播,有的不僅因為種種因素「身價高昂」,有的更置身各種複雜的政經角力當中,造成電視台甚至產官多面之間的風風雨雨⋯⋯;反觀不可能鬧緋聞的你們,真的可愛多了啊!

說到這裡,我猜你們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對人類這一個充滿「傳說故事」的背景還不太了解。不過你們只要掃一掃相關資料庫(記得翻牆啊!),就可以很快知道,有許多媒體爆料,中國大陸的央視,成為某些高官的「後宮」,女主播與男主播都難逃相關八卦;而在台灣跟香港,當然也少不了類似「被騷擾」、「陪吃飯」等傳奇故事。

但 AI 主播如你們,只存在於數字與數字之間,就算「長」得再美再帥,那些鹹豬手根本連碰都碰不著你們!再來,身為 AI 的你們,也不會有人類的權力或物質慾望,因此,就算你們有一雙真正的腿,應該也不大會主動走進那些叫人霧裡看花的關係鏈裡面吧!

這也難怪,現任的人類主播們要這麼緊張了——也許在科技的飛快進步下,媒體企業主們藉此「清理門戶」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來。

新華社兩位主播張昭與邱浩,真人與 AI 分身比一比。圖/許復 提供

還在分分秒秒地進化中

那些見不得你們如此受寵的人,往往這麼批判:你們不過就是模仿人類的產物,除了展現出來的情感生硬、根本沒有人味之外,你們播出的新聞更是冷冰冰。

包括牛津大學教授 Michael Wooldridge ,也接受 BBC 採訪表達意見。他認為要觀眾連續看 AI 主播報新聞,是很困難的事——因為整體來說,你們的播報節奏和抑揚頓錯,都相當缺乏變化,觀眾會睡死。

不過, Michael Wooldridge 忽略了一件事:你們是 AI 主播,不是一般的機器人主播,你們會隨著經驗的累積不斷學習與進化,分分秒秒完善自己的能力。

因此相信終有一天(而且可能很快),你們必然會成為表現與真人無異、甚至更優,卻仍然可以 24 小時不眠不休工作的主播。

「狼,真的來了!」誰是狼?就是你們啊!

「不要負責播半夜的夜間新聞好嗎?有點恐怖呢!」——主播與觀眾的「情感聯繫」

相對於人類主播需要休息、會吃螺絲、需要支薪、年華會老去,還有的因為個人行為問題會給電視台帶來困擾;「乖巧又專業」的你們,簡直就是科技帶給新聞台老闆們的天使。

只是話又說回來,人類主播,是不是真的一無是處?

事實上,這個世界上的色彩本來就不只有黑色與白色兩種:你們當然具備了許多真人主播沒有的優勢;但是 AI 無論再怎麼進化,不斷透過經驗的累積、學習成為能力更完善的主播,畢竟還是虛擬的產物,沒有所謂的「靈魂」。至今你們能不能產生「真正如人類般的思想心念」,能否具備所謂的「信念」與「價值」,也是未知數。

換言之,在主播台上的 AI 如你們,很可能終究無法與觀眾形成「情感上的聯繫」。

牛津大學那位老教授 Michael Wooldridge ,在接受 BBC 採訪時就比喻得頗有趣。他說觀眾看你們播新聞,就跟看動畫一樣,不太會有情感上的共鳴——不過話又說回來,有多少人類看著劇情精彩、膾炙人口的動畫又哭又笑?搞不好比真人演出的戲劇還受到感動。

此外,「情感上的共鳴」在主播台上究竟重不重要?這得看新聞內容而定。例如國際政經要聞這類四平八穩的新聞,側重的是客觀的真相傳達,通常不需要也不該有情感表達;但是,也有更多的新聞,在傳遞訊息的同時,媒體與主播扮演的,常是一種宣揚、教化,或領頭羊的作用。

比如想像一下:一個災難現場的連線報導,當現場記者從地震或海嘯現場與棚內連線時,如果坐在主播台上的是一個 AI 主播,就算他看似「展現」出同情與關心,此情此景仍顯得怪異,甚至詭譎。如果是三更半夜的夜間新聞,那就更詭異了啊!更遑論展現真實情感,發動觀眾為受難者樂捐之類的善行了。

再者,如果是播報歡樂的殘障人士嘉年華會、善人善事等充滿溫度或溫馨氛圍的新聞, AI 主播的聲音與展現出來的情感,哪怕再逼真,恐怕終究缺少一份來自人類內心深處的共鳴,能夠打動收看新聞的觀眾。

真人主播仍然有 AI 主播難以取代的地方。圖為本文作者許復重返香港 SARS 現場,為觀眾呈現紀錄片式的深度回顧報導。圖/許復 提供

說真的,人類主播,和你們比起來,畢竟還是比較「有血有肉」的:他們播報新聞,並不只是為了傳遞訊息,更被期待傳播正確及善良的價值觀。你們哪怕在未來能夠學習或模仿得更像人類主播,與人類觀眾之間的交流,還是很難如人類主播與人類觀眾之間的交流般點滴深刻。

除非在很久的以後,就連觀眾群也都成了智慧機器人——那麼屆時,人類主播僅剩的情感價值,可能就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請你們趕快加緊速度,取代亂源!

說了這麼多,現在的人類主播,是否很快要面臨被你們全面取代的危機?是,也不是。

其實在我們人類的社會裡,討論主播這個職位時,就常有「讀稿機」這個名詞,用以形容那些照本宣科,對新聞內容本身沒有消化理解、也缺乏認知和觀點的主播——這些「主播」和真正資深專業的「Anchor」(在英文中有「定錨」之意,代表好的主播是能定調新聞、鎮住全場和觀眾的)不同,也自然會是最先被你們取代的一群。

因此,人類主播更應該期許自己不要只是美麗的花瓶,或者僅以「讀稿機」的播報方式為滿足,甚至有時候還連單單讀稿都出錯——除了專業素養的精進之外,更應該培養更全面的採訪能力,為觀眾推出更多 AI 機器人目前仍然做不到的深度專題或訪談節目。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媒體人,包括主播在內,都要擁有真正關懷社會、關懷每一位市井小民的胸懷,並且實踐在每一則新聞的分分秒秒裡。

媒體,應該是文明的催化劑;不該是社會的亂源。

你們的出現,是人類的挑戰也是機會——至少以新聞業來說,會迫使媒體從業者思考自己工作的意義與價值,並且想辦法展現自己正面的價值,以免遭到無情的淘汰。而主播,更只是一個例子,其實,不管是醫療、科技、金融、藝術文化到各行各業,都應該思考自己當下及未來的價值在哪裡。創新工場創辦人暨CEO就常常說,在將來,有溫度或創意的工作,才不會被你們取代。

話題回到媒體上。但這些所謂「亂源」,如果還是不思長進,一直這麼猖獗的話——那麼,就請你們(包括 AI 主播、記者、編輯,甚至整個新聞室)趕快加緊速度,把他們通通取代掉吧!

祝福你們工作順利!

(前)人類新聞主播 
許復敬上

執行編輯:趙安平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截取自新華社 YouTube 影片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