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緬甸仰光大金塔,遇見年輕的「網紅」和尚──我的三觀,又被這世界調了一調

在緬甸仰光大金塔,遇見年輕的「網紅」和尚──我的三觀,又被這世界調了一調

「不對,不是那樣。」身後的口音說著不大標準的英文,略帶殺氣。年輕的嗓音亦顯得莊重未足,甚至讓人覺得有些刻意。

我雙手捧著在門口買的一大束花,正凝望著眼前的釋迦摩尼佛像,一面請祂守護我思念的人們一切平安;也一面心想,是哪家小孩的跪拜姿式不合規矩,被這裡的義工糾正嗎?

「我說你呢!那束花不是這樣拜的啦!」這次,聲音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還帶了點急躁。

我一回頭,看見一個身披紅色袈裟的緬甸和尚對我微笑。

大金寺是仰光天際線上的一道獨特風景。圖/Harry 提供

網紅和尚出沒大金塔 

因緣際會,來到緬甸參與一些慈善活動。趁著行程最後的空擋,趕著來到位於仰光,最著名的佛教聖地──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逛逛。大金塔矗立於皇家園林西的聖山之上,最高處達到 98 公尺,可說是當地天際線上最亮眼的一道風景。

這裏供奉了四位佛陀的遺物,包括拘留孫佛(Kakusandha)的手杖,正等覺金寂佛(Konagamana)的淨水法器,迦葉佛(Kassapa)的僧袍,還有佛祖釋迦牟尼的八根頭髮⋯⋯更詳細的介紹,大家就自行請教「谷歌」或「百度」兩位大神吧!我今天想分享的,是我結識的這一位有趣朋友。

「這花不是這樣拜的!」好了,這下我確定他是在說我了。

事實上,這花「應該」怎麼拜,我本來是不大介意的。長年來四處走跳,工作之餘也四處逛逛各地名勝,我向來甚少認真參考所謂的攻略或導覽,大多隨自己的心,就像有的時候看書時,也只撿圖片或自己喜歡的段落看一樣──當然也包括禮佛這件事,只要不至於破壞絕對的禮儀,我要怎麼獻花,那是我與佛祖之間心意相通的事。

不過,我還是向他合了個十,畢竟是個出家人。

「你帶著那束花,過來,快點。」我心想,這個年輕和尚該不會是騙子吧?
「我帶你走一遍該去的地方,你要一步一步地做完,才算真正來過這裡。」
「請問你是這裡的師父嗎?」這是我開口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不是,在這裡當和尚,比在我的修道院更無聊,呵呵。」他笑著說。
接著,我跟著他走了不同的寺院宮殿,然後在裡面分別摃上了那一大束花中的一小部分。「我需要付多少錢給你?」最後我問他。其實我心裡也有底,寺裡的導覽價是有個標準的。

「你請我吃晚餐吧!」他笑說。

Wing隨身攜帶著自己喜歡的書籍,逢人就介紹有關緬甸的一切,堪稱民間觀光大使了。圖/Harry 提供

我根本沒有辦法把他當一個出家人

他叫 Wing ,7 歲時就出家為僧,現在還不到 30 歲。事實上在緬甸,絕大多數的男性,在其一生中都會經歷到「出家」這件事──這已經成為緬甸文化脈絡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男性出家時間可長可短、次數可以是一次到多次,如果你沒出過家,甚至還會被認為「這傢伙不太 ok 」。(詳見:《「師父,請讓我剃度!」台灣青年的緬甸出家奇遇記》)

當然了,像 Wing 這樣,小小年紀就被送到修道院去的,在緬甸其實滿街都是。只是,很多人就像參加夏令營一樣,待上幾個星期,就算對家人、對國家、對自己都有個交代了──但 Wing 則和他幾百位修道院的夥伴一樣,選擇了一條長伴青燈古佛,卻又十分「五光十色」的路。

話夾子一開之後,我根本沒有辦法把他當成一個出家人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來大金寺嗎?事實上,遊客多的地方我都會去。因為修道院真的很無聊,在這裡,我可以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和他們聊聊天、交交朋友。喂!我們加一下 FB 還有 IG 。我的名字很複雜,你給我你的比較快!」

我不得不說,如果他不是生活在修道院、身披著袈裟,而是在職場上穿西裝打領帶,應該是一位很專業的 PR 。而且他還特別擅於操作社群媒體──沒事就開開直播,擁有一票忠實粉絲。更有趣的是,他脖子上掛著一台高級單眼相機(哪一台就不說了,免得出現業配嫌疑,雖然我很想說),沒事就跟自己的非出家人朋友到處旅遊、到處拍照,他的攝影作品,甚至還被不少知名國際媒體要求授權使用。

Wing是個攝影專家,作品還多次授權知名國際媒體使用。圖/Wing 提供

天色漸暗,大金塔似乎也要關門了。

「你想吃什麼晚餐?等一下吃飯時,記得提醒我給你看我演的微電影,是一個電視台的朋友幫我拍的,目的是透過環繞我生活的故事,讓各國人認識緬甸的佛教文化。晚餐,你想吃什麼?」 

「你真的不用回修道院吃晚餐嗎?」我問他。「當然不用啊,我只要在必要時出現在那邊就可以了,我大部分的時間是自由的。不然我們吃 Pizza 好不好?我葷素都可以喔,不要告訴我你認為和尚都是吃素的。」(編按:緬甸屬南傳佛教,飲食隨緣,無葷素限制)

結果,我們吃了海鮮披薩。

晚餐之際,他說了更多自己的心聲──事實上,當和尚只是他的生活方式,在他看來,這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不需要太執著這種「身份」。

「我在修道院裡兩個最好的朋友出國旅行了,我很無聊,所以這幾天我都在外面亂逛,要不是遇到你,我也很悶,說不定自己會找個四星級以上的飯店住個兩天,放鬆放鬆。」

「什麼,你說什麼?」我有點不太確定我聽到的。

「我說真的啦,我給你看一些照片,事實上,我經常自己離開修道院,住到外面的酒店兩三天,放鬆一下自己。」接著他展示了幾張照片給我看,是他在高級飯店的餐廳和 SPA 池的自拍。

「好了,現在,你要買一些緬甸特產嗎?」晚飯後,他又帶我去了商場,我買了一些緬甸的特色餅乾和咖啡,也問他是否需要什麼。「需要!」 他笑著離開我的視線,兩分鐘後帶著一包包口味不同的洋芋片回到收銀台來。

Wing的攝影作品。圖/Wing 提供

後來,我的三觀又被這個世界調了一調

「走吧!一定要帶你參觀我的修道院!」購物完之後,他說。聽到這裡,我心裡一喜,在《換日線》的專欄,又有有趣的題材可以寫了。

「我可以在裡面拍照嗎?我想在我的專欄做個簡單的圖文報導。」

「當然可以,你是我的兄弟,你要什麼題材,文字、 視頻、 圖片,還是你想和老和尚聊天?我安排。」我心裡不禁覺得好笑,你到底是你們修道院的PR主管、新聞官,還是對外發言人啊?修道院的媒體露出要達到多少篇,才能達到你的 kpi ?

這間「修道院」並不似觀光廟宇那樣的金碧輝煌,是非常樸實的社區樣貌。更具體來說,像是個小村子(請容許我用文字闡述就好,我最後還是覺得不露出照片,是一種尊重)。他帶我逛完每一個地方後,來到其中一個房間,大概有六到七坪,接著從冰箱中拿出吃的喝的招待我。

「這是我一個兄弟的房間,他出國玩了。你看這個!」他手指一個看起來目測約有 32 吋大小的液晶銀幕,「我們有時候懶得去外面的電影院,就會在他這裡看電影。很可惜這次你來的時候他們不在,不然大家可以一起出去旅行!」

離開緬甸的那一天,在機場準備離境的時候,我的手機不停震動。原來是他一下子傳了 10 多張照片過來,裡面有風景照,還有他和一群朋友的合照,以及他自己的自拍照。

「我現在又在旅行了!」外加上許多表情符號。

心裏有佛,所見皆佛,是不是?佛其實不在九霄雲外的天上,也不在金碧輝煌的廟宇樓閣裡,佛就在我們的心中。我想,小和尚的心裡是有佛的,甚至,用真誠而隨性隨緣的態度介紹世人認識緬甸佛教的他,可能比那些滿口戒律卻穿金戴銀,房產、弟子滿天下的大師們可愛多了。

一開始認識這個人的時候,我認為他是一個騙子,半信半疑地想看他賣什麼藥。
實際相處之後,我把他當一位真正的出家師父供養。

我發現我的三觀,又被這個世界調了一調。

Wing的攝影作品。圖/Wing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i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