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也有生理期──打造人人皆可使用的友善環境,從美國布朗大學的「廁所革新」談起

男性也有生理期──打造人人皆可使用的友善環境,從美國布朗大學的「廁所革新」談起

想到「生理期」一詞,你會不會直覺想到女性?生理期究竟是不是女性專有?把生理期歸納為女性特色,這個邏輯是否周全?

位於美國羅德島州的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開始在校內所有非宿舍大樓中的廁所,放置生理期用品。他們這麼做的出發點其中之一,是希望打破生理期為女性專屬的這個既定印象,更在於從根本重建對性別概念的認知:「生理期不是女性才有,也不是每個女性都有生理期。」

在跨性別人士中,出生時的生理性別(sex assigned at birth)為女性,心理性別認同為男性者,就是一群非女性但是可能有生理期的人。這項措施,希望讓跨性別人士在使用公共空間時,能感到舒服自在,也讓大眾認識到像衛生棉這類生理用品,應該像衛生紙一樣,讓每個使用廁所的人都能取得。

性別認同,與生理特徵無關

人類的性別,並非只有男性、女性互斥單一的劃分。有的人可能不認同自己為任何一個性別,有的人則認為自己既是男性也是女性,也有出生時為生理男性的人認同自己為女性,或是出生時為生理女性的人認同自己為男性。也有人的性別認同是流動的──意即他們對自己的性別認知,可能隨時間隨環境,或是因沒有任何有跡可循的要素而變動著。如果心理與生理性別同步單一,此類人在人口中占多數,被稱為順性別人士(cisgender)。

跨性別以及性別酷兒人士,在順性別人士可能習以為常,以性別區分的空間裡,常常感到焦慮,不知如何自處。這些空間與場景可能包括公共廁所、試衣間、以性別劃分的服裝部門、祈禱室、招收特定性別學生的學校、以性別分部的合唱歌曲、部隊、監獄等等。

而日常生活中,語言的使用也大有學問。我們可能被語言制約,不曾思索日常用語是否帶有性別意識甚至是歧視,因而在有意無意中造成閱聽者內心不舒服的感覺。我們常基於自己的經驗或習慣產生先入為主的觀念而不自覺,包括從一個人的穿著推測其性別,或是以一個人的性別、行為表現推測其性向。有時過度強調一個人的性別,反而可能造成別人的困擾與難堪,也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矛盾或是自我設限。

廁所標示的「刻板印象」與改革

廁所的使用,更是讓性別認同少數人群困擾。公共場所內有多個單間的廁所,門口目前多以男性與女性文字或圖示劃分。單間的廁所,以往多以無障礙廁所或是給家庭使用的廁所為主。目前在美國許多公私立大學內,開始出現不以性別區分的標示,在文字上,有可能是「性別中立」(gender neutral)或是「人人皆可使用」/「歡迎任何人使用」(all inclusive)。但其實廁所上面的男性女性,如果是以圖案表示,為什麼女性可能是下擺圍裙子、長髮戴寬邊遮陽帽,以及耳環或是化妝,男性則可能是長褲、有小領結或是專著類似燕尾服的服飾?現實生活中,並非每個順性別的女性或男性都會有廁所圖示般的裝扮,但是大家也多半不以為意,隨著圖示推導出性別而走進自己認為該進去的廁所。

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在讓不分性別皆可使用的廁所圖示上,也有一番變革。我認為「歡迎任何人使用」(all inclusive)比「性別中立」(gender neutral)更加能彰顯──讓上廁所本身就是基本需求,因為廁所這個空間,並不因為使用者的性別認同,或是別人對使用者的性別界定而有所改變。

廁所依然是廁所,裡面的設備有可能預設了使用者的使用方式,也可能其實是不分男女老幼都能自在使用的空間。如果廁所內的設備本身就是人人皆可使用,則在外面貼上以性別區分,或是所謂性別中立的標誌,多此一舉。跨性別人士與順性別人士,內心還是有性別意識,如同 Stone Wall Center 的 Genny Beemyn 所言:"To me , saying gender-neutral is like saying colorblind . " ,並不會因為廁所寫了性別中立,人們就無視於自己的性別。這比喻類似於不是色盲的人,並不會因為物體上面寫著「無色」,視覺上這個物體就變得透明。

打造「歡迎任何人使用」的友善空間

另一點我認為以「歡迎任何人使用」這類的詞語,更能打開社會對於廁所這個空間的想像的原因是,許多單間廁所的前身其實是無障礙廁所或是家庭廁所。大人帶小朋友出門,有時可能兩個人的性別不同,但是大人會把小朋友帶到大人自己認同使用的廁所。此時,家庭廁所因為不以性別為界線,甚至裡面可能有針對小朋友身高考量的設備,會更方便。

但其實所謂家庭廁所,也不一定是傳統意義下的家庭,使用者之間可能是非家庭成員。因此,人人皆可使用,這類詞語,更能表現出廁所這個空間是提供大眾使用,也不需要以性別、身心狀況、行為能力、親屬關係等等作為連結。

對比種族議題,如果寫餐廳是種族中立(race neutral),似乎是漠視了種族這個概念還是存在的,即便在基因上無法辨別。反之,任何人皆歡迎的概念,更能一步步將社會推導向「使用餐廳與種族無關」的這個概念, 也更廣泛地不以單一種族或膚色來界定顧客受不受歡迎,尤其很多人都不是只有單一種族血統。

回歸到布朗大學在校內非宿舍大樓洗手間內,放置生理期用品這項由學生發起的政策,此項措施非常值得參考。尤其以性別多元角度而言,讓跨性別學生不再只是性別對話裡的邊緣人。此舉打破了與性別產生的既定連結的概念,不只是照顧到學校裡跨性別學生的需求,也開啟了大眾對性別空間的反思與認知。

《關聯閱讀》
北歐性別最平等?從廁所就看得出來
當年英國,如今全球,女權時代從未真正到來

《作品推薦》
她的一生,奉獻給女性與同志平權──專訪Dr. Leslie J. Gabel-Brett
專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剛柔並濟,傳奇人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