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一生,奉獻給女性與同志平權──專訪Dr. Leslie J. Gabel-Brett

她的一生,奉獻給女性與同志平權──專訪Dr. Leslie J. Gabel-Brett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 2015 年 6 月 26 日以 Obergefell v. Hodges 一案,賦予了美國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對於一些人而言,美國婚姻平權好像是一夕之間發生的事情。實際上,背後有許多人與組織不斷地努力。

Love Unites Us 這本書,講述美國婚姻平權之路的進程,也討論到關於婚姻這項制度的不同觀點。我訪問到其中一位作者 Dr. Leslie J. Gabel-Brett,聽她談工作、談愛情、談人生。

Leslie 任職於浪達法律辯護與教育基金會(Lambda Legal Defense & Education Fund, 以下簡稱浪達或 Lambda Legal),主司教育與公共事務。Leslie 本身認同為女同性戀者,與伴侶 Carolyn 自 1979 年開始交往,交往 25 年之後,因為 Goodridge 一案,麻州承認同性婚姻,兩人於麻州結婚,現在已經是三位小女孩的祖母。

對於 Leslie 而言,婚姻是什麼?人類學學門的訓練,對於她的工作以及民權運動推廣有什麼影響?在同志社群之間,推動各項社會變革,又遇到什麼樣的挑戰,如何解決?

另外,也附帶說明,在本文中,以「同志」泛稱"LGBTIQ+"人群(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Intersex, Queer, and more),包括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跨性別人士等等各項不認同自己為異性戀順性別者。近期美國在相關民權運動上,最受關注的議題之一就是跨性別人士如廁權,包括設置性別友善廁所,以及人民有權利依照自己的性別認同來選擇使用自己想使用的廁所。

一輩子奉獻給女性與同志平權

Leslie 一輩子在專業領域上致力於女性議題以及同志議題。對 Leslie 而言,身為女同性戀者,自 1970 年後期開始幫忙設立了一間受虐婦女收容所之後,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因為對社會正義的追求與付出,而有了意義。

但是實現理想的過程中,並非毫無挫折。身為女性,又是同性戀者,Leslie 自覺因為這兩個身份而受到歧視。但是,因為本身身為白人同時受過高等教育,屬於中產階級,Leslie 也比一些人有優勢。身處被歧視同時又有些優勢地位的情況下,Leslie 選擇透過她的專業技能,來幫助其他受到更多歧視與暴力的人,為自己的定位找到一個平衡點。

另外,在美國同志社群中,白人男同性戀者通常是最有社經地位優勢的族群,而在同志公民權利運動上,目前美國社會開始聚焦跨性別人士以及同志有色人種議題,但社群之間,也有各種衝突以及意見不合的時候。

Leslie 推動民權運動多年,面對這些分歧,她分享到,民權運動本身就不是一條平坦的康莊大道,大家必須要願意去論辯主張、願意為與自己的認同與生活經驗不同的人奮鬥。中間必定有起起落落,包括自己身為白人順性別人士,其他從事同志民權運動的人有的是有色人種,也有跨性別人士,大家都必須傾聽,必須給予其他人支持,這也是民權運動的真諦。

結婚不是為了浪漫傳統,而是為了民權

而關於婚姻,Leslie 與 Carolyn 決定結婚的過程,也與民權運動的精神結合在一起。對於她們而言,同為女權人士,她們了解婚姻的歷史植根於壓迫以及性別歧視。但是在推動婚姻平權的過程中,婚姻這個體制被定性在民權議題之內:因為先前法律制度下的異性戀婚姻排除了其他人,顯示出社會的價值判斷,意即把這些被排除在外的人歸納為較卑微或是價值比較低等的人群。

同時,政策與法律賦予源於婚姻的各項法律保障,所以有婚姻之實卻無婚姻之名的伴侶,無法像婚姻中的伴侶享有這些保障,甚至可能面臨各種不利與風險,包括伴侶生病、死亡或是其中一位有孩子等等情況。於是,Leslie 與 Carolyn 因為剛好在鱈魚角共有一個度假小屋,她們決定共結連理。Carolyn 並在結婚時聲明,結婚的這個決定,並非出於傳統或是浪漫的情感追求,而是基於民權,因為兩人情感上的連結已經深厚到不需要法律來保障戀愛上的關係。但就像是 Leslie的朋友 John W. Davidson,也是推動婚姻平權的一員,所言:「為婚姻平權而奮鬥是為了是否結婚的自由權而奮鬥,並非是為了所謂結婚的義務。人們應該有權利決定自己適合什麼,決定自己是否要結婚。」

「多元成家」,歷史上本就不只一種婚姻關係

對 Leslie 而言,人類學的訓練給了她一套分析社會政治經濟各項行為時的思考工具。Leslie 的博士論文是關於美國法律史中婚姻的意義,人類學家在討論的親族關係(kinship),與所謂家屬關係(familial relationships)的思考方式很不一樣,而且在世界上不同時空背景也有不同的詮釋。異性之間一對一結合的婚姻制度只是使兩個成人產生連結的一種方式,而以人類這個物種來說,有許多其他的家庭組成方式。這些訓練以及思考角度,讓 Leslie 能更加了解並能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時代變遷中人類的各種行為,哪些可行以及為什麼一些事物會因應而生。

世界上有些地方男性與女性異性結合的關係相比於其他關係反而是被邊緣化的,比如有的是以母親的兄弟擔起撫養的責任,而非與母親有性行為的伴侶。人類歷史上,被安排的婚姻淵遠流長,勝過於所謂因愛結合的婚姻。因此我們也應該了解到目前我們談論的婚姻制度並非舉世皆然。

討論到與 Carolyn 之間多年深厚的情感關係,她們有著共同的價值觀與世界觀,並且大多時候一同為社會正義奮鬥著。她們彼此相愛,也一起扶養孩子,現在也有了三個孫女,也許沒有什麼秘訣,只是剛好她們找到了彼此,也過得很快樂。

而面對各種挑戰,Leslie 引用了 Marge Piercy 的一首詩 To Be of Use,以水壺為比喻,「希望能為所用,擁有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讓愛進駐你的生命,這就是我人生前行的動力。 」

透過這篇文章,感謝為了民權運動、為了社會正義奮鬥的每個人。因為這每一份努力,世界上有些人不再感到孤獨,開始擁有夢想的力量。

《關聯閱讀》
同志婚姻全面合法,美國學校怎麼教?
同志婚姻合法化差很大──看看加拿大、想想台灣

《作品推薦》
專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剛柔並濟,傳奇人生
「光是正面積極的口號,社會問題不會自己解決」──來自中東的獨立媒體「貝魯特症候群」(上)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 katz@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