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幻想破滅的NHK

讓我幻想破滅的NHK

每位來到台灣的旅人最驚訝的其中一件事,莫過於擁有一百多台電視台的台灣。我來了日本之後,最常被來過台灣的外國人問的問題是:「台灣的電視頻道這麼多,真的每個頻道都有人看嗎?」這時我總是帶著諷刺的口吻,嘴角微微上揚地說:「台灣大概是全世界最愛看電視的民族,也多虧電視台這麼多,島上的媒體人才會有做不完的工作!」

我常常在想,在這個資訊爆炸,又言論自由的時代,充斥著各種頻道的台灣究竟是好是壞?在台灣光是新聞台,至少就有 6 個頻道,從早到晚新聞聯播不斷,同一則新聞可以一天聯播 5 次,有時候我真不知道這些新聞聯播 5 次的價值何在?聳動的標題,加上引人注目的動畫,像是告訴拿著遙控器的閱聽人,千萬不能錯過這條媲美八點檔的精彩內容。

「說到底,是媒體人把視聽者的口味變重了,還是視聽者把媒體人逼著得在新聞中加味?」

由於大學時代主修傳媒的關係,曾於某新聞台實習一陣子,看了新聞台的百態後,我總默默地唉聲長嘆。我每天不變的工作是,九點一早到公司報到後,主管告訴我:「上網找有趣的視頻和文章,十點之前向我報告。」

於是我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網友」,本來不太看 PTT 的我,卻在此「契機」後開始使用。電視台教我的是只要好笑、有趣就是收視率的保證,絕對要在對手台播報前搶下第一個播報的頭銜,這就是台灣媒體。

這一切跟我想像中腳踏實地採訪的記者實在大相逕庭。不採訪、不查證的實習生活,讓我開始對台灣媒體感到厭倦,因而開始好奇亞洲鄰近國家是如何做媒體的。

2012 年,我有幸受日本政府邀請,造訪日本 NHK 電視台,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日本媒體。NHK 相仿於台灣的公共電視台,主打「非營利」(不以營利為目的),因此不受財團制約,也不考慮收視,報導要求絕對公正、不偏不倚。新聞內容範疇則從國內新聞到國際新聞都有,更有深入報導的專題節目。這樣的優質媒體形象,曾讓我一度幻想,若有朝一日能在此工作該有多好?

但這一切到了我 2014 年來到日本,並且真正開始深入了解日本媒體後,過去美好的幻想便如過眼雲煙的彩虹漸漸散去。
 
1997 年,NHK 被朝日新聞社爆出特別紀錄片「奥ヒマラヤ禁断の王国、ムスタン」(譯:「喜馬拉雅山後的禁忌王國──木斯塘」)之內容多為造假演出。其中包含劇組刻意演出高山症,或者刻意走較艱難的路線以顯示走訪此路的曲折,以及花錢請當地居民進行祈雨儀式以利拍攝等等。該紀錄片被爆出總共有 6 項過度演出,以及 9 項可能誤導閱聽人的影像。事件爆發後,該片製作人包括導演皆被追究其責。

事隔多年後,以報導日本社會所面臨之問題著稱的「NHK クローズアップ現代」(譯:今日焦點)報導型專題節目,又被爆出於 2014 年 5 月 24 日的「追跡出家詐欺」節目內容有造假嫌疑。此事件的爆發,再度讓日本群眾對於 NHK 感到不信任及失望。

除了因造假風波惹上爭議外,NHK 是否能不偏不倚地的報導政治新聞也受人質疑。由於 NHK 有別普遍的民間電視台仰賴廣告作為電視台收入,大部分的預算來源皆出自於國會預算,少部分來自於民眾的收視費(日本規定民眾有義務每個月繳交 NHK 的收視費),因此部分民眾質疑 NHK 的經營方針、節目的編輯方針,是否間接地反映了當前執政黨的執政意向。

諸多問題集一身的 NHK,加上現今網路發達下,在沒有電視的環境中生活似乎也不成問題,從 2004 年開始,多數過去願意繳交收視費的民眾漸漸不願意掏出「口袋的人頭」。NHK 為解決收視費減少問題,於 2006 年開始對不願意繳費的民眾進行督促,強調若不繳費可能會惹上需上法院的麻煩之事。但事實上,因為沒繳收視費而被提出告訴的例子微乎其微,而現今不繳收視費的民眾大有人在,NHK 為此也毫無他法。

對於 NHK 造假風波,我腦中出現的疑問是:「既然不為了收視做考量,那何必造假呢?」「若不是因為這些造假風波,民眾怎會轉為不願繳交收視費呢?」

我與一位熟識的媒體界朋友聊及此事,我們都苦笑了。在現在的大環境下,其實無論「公營」或「民營」,無視收視率絕對是既奢侈又天真的烏托邦理想。

在良心與利益之間如何取得一個平衡點,一直是每個人的課題,而身為媒體人更應該考量巨大的影響力,不該為收視率而放棄媒體該有的本分,不因廣告收入而被制約說真話的權力。

但底層媒體新鮮人即便想改變,也苦於電視台的經營方針,往往理想只能石沉大海。我想,或許電視台為了收視只能不斷的迎合閱聽人的口味,而閱聽人每天接受一樣的口味久了也就不再會有第一次嘗到時的驚喜。就好比再好吃的拉麵,每天吃也是會膩。

因此高層媒體人只能不斷的加各種辛香料來刺激閱聽者的味蕾,久而久之閱聽人的口味也在不知不覺中被養得更加重鹹。如此的惡性循環絕對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當我們責怪媒體人是引發台灣社會亂象不斷出現的同時,身為閱聽人的我們是否也該自身檢討了呢?

《關聯閱讀》
從總統大選到「台灣有三寶」,外國媒體這樣看台灣
「光是正面積極的口號,社會問題不會自己解決」──來自中東的獨立媒體「貝魯特症候群」(上)

《作品推薦》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NHK WORLD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