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鬼島」、非關「菁英」──海外工作,只問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非關「鬼島」、非關「菁英」──海外工作,只問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隻身在海外走衝,難免會遇到一些文化衝擊與意想不到的挫折感,但更多時候,是深刻體會到自己身為台灣人的存在。《魔戒》的作者托爾金說過:「流浪,是為了體會回家的感覺」,這句話體現在自己每次搭機降落桃園機場後的輕快腳步,以及回到家裡房間後,什麼都不管只想先往熟悉的床上撲倒的快感。

或許是最近景氣越來越差,無形之間台灣社會瀰漫著一股低落的氣息,「鬼島」、「魯蛇」等比過去「草莓族」更難聽的字眼不斷在耳邊纏繞,或許中間有些自嘲幽默的意味,但我始終相信,語言是有魔法的,同一件事講久了就可能變成真的,成天把這些話掛在嘴上只會離成功更遠。另一方面,也有許多台灣人想突破現況,將目標投向海外發展......

CQ 決定你的海外適應力

我認為,在海外工作最重要的能力,是 CQ(Cultural Intelligence,文化智商),指的是和其他不同文化群體有效溝通的能力,除了原本的 IQ、EQ 之外,高 CQ 是成為優秀跨國工作者的關鍵因素,也是國際化環境下最難以被取代的競爭優勢,沒有超越文化的溝通基礎,就沒有後續的跨國管理與行銷策略可言。

企業經營上的專業問題,通常有最佳實務作法和 SOP 來解決,但跨文化的溝通更接近一種藝術,需要長期培養國際觀、語言能力與同理心,並且經過不斷的實境演練才能養成,台灣因為國際政治因素上的先天不良(實際參與國際社會事務的機會極少,就算有機會參與也要被迫改名成中華台北…),加上後天環境養成不足(打開電視看看新聞,不難理解為什麼…),導致在跨文化溝通上普遍能力低落,這也是為何台灣國際管理人才極缺的原因。

初到海外工作,最常發生的就是這種跨文化職場脈絡與工作效率的適應衝突,畢竟像台灣、日本、韓國這種根植於民族性、鞠躬盡瘁的工作態度在世界上是少數個案,就我自己在柬埔寨工作來說,也常親身體驗這種因當地同仁工作習慣差異或成品意識不足,而多次面臨理智線崩斷邊緣的情況,尤其是我所任職的銀行,本身就十分重視團隊合作精神,並以服務品質見長,所以我初來乍到時也花了好一陣子習慣當地的職場風氣(我只是「習慣」,並沒有「認可」,有機會我還是堅持要把他改過來…),相信許多海外工作者也有類似的經驗。

海外,是一種策略手段,永續經營職涯才是最終目的

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到海外工作好像被賦予一種菁英形象,對標人物大概是「型男飛行日誌」中的喬治克隆尼。but,海外工作應是一種個人職涯發展的策略與手段,而非最終目的。實際上每個人都有在海外展現自我的機會與潛能,有沒有開放的心胸跟勇氣去面對挑戰才是關鍵,沒有人是樣樣全能,面對多變的世界,沒有人是可以完全準備好的,如果你想突破自己,儘管放手去做。

另一方面,過去那種哪裡好發展往哪邊跑、逐水草而居的 Cost-down 製造業邏輯已經完全過去了,這種短視近利、不重視創新與產業轉型的投機主義風氣,恰好也是目前台灣經濟困境的成因之一。

海外工作也是一樣,下決定出發之前應該先全盤考量過職涯規劃與家庭發展,有策略地運用海外機會來培養台灣學不到的核心能力(如跨國管理能力、國際經營視野、語言能力精進、跨國人脈圈經營、國際移動力與適應力等)並安排好家庭照顧,才對個人的職涯發展與家庭關係有所助益,否則只是換個地方工作或到海外打工,眼前的薪水或許較高,但長期來說反而像是在吃老本,運氣差一點還賠掉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你不希望哪天打開家門,小孩開口不小心叫你叔叔伯伯吧?),海外工作的相對高薪是對個人駐外的心理補償,還是個人附加價值的提升,端看你怎麼經營。

不要為了出走而出走,先想清楚你想要的是什麼,以及,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與動物相比,身為人類的難能可貴之處在於我們被賦予自由意志而擁有「選擇」的能力,你不需要為了特別證明什麼而投身海外,也或許有些人因為經濟壓力被迫出走,但在這種動機下工作久了終究會彈性疲乏,出走之前,你必須先認識的,是你自己,所以我很鼓勵年輕朋友可以多趁著在學校的時間,積極找個海外實習來測試自己對海外工作的接受度,一些比較知名的國際社團(如AIESEC)或非營利組織平台都有相關的機會釋出,不然自費參加國際志工也是個不錯的方法。

最近有本知名雜誌做了一個專題,將年輕人分成「小確幸」與「大志向」兩個群組,很有話題性但分類方式也粗糙了點,台灣也才 2,300 萬人口,不需要再互貼標籤繼續分化下去,對整體社會發展沒有好處。隨著社會的進步,擁抱多元價值、尊重彼此的選擇才是成熟的態度,而不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觀看天下。

我想,人類的基因裡可能都有一種競爭意識,好讓我們在環境險惡時得以倖存,而我們認知中的幸與不幸,往往也只是建立在與他人的競爭與對照而已。心靈脆弱或潛意識缺乏安全感的人,反而更需要靠有絕對標準的事物(如金錢、物質生活)來凸顯自己存在的價值。以我而言,我並不覺得自己選了「大志向」,只是剛好我的興趣就是接觸國際事務而已(從小到大都喜歡看與各國地理、文化相關的電視節目;大學主修國際企業,一度雙修國際關係;偶爾出國深度旅遊等等…),而出社會後我也沒有特別找與國際事務相關的工作,只是生命短暫回頭望去時,偶然發現過去的經歷的點滴竟然用不可思議的方式串在一起,讓我現在出現在柬埔寨而已。

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只要認真活在每一個當下就可以了。你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由你決定,也該由你負責,因為這是你獨一無二、僅此一次的人生。

《關聯閱讀》
面對現實吧!你有多大決心闖蕩世界?愛台灣,你又付出了多少?
別再說年輕人出國闖蕩是逃跑──「台勞」一詞背後的錯誤偏見
「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作品推薦》
我在柬埔寨打「亞洲盃」:看不到本地貨的混搭國度,人民過得幸福了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