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打「亞洲盃」:看不到本地貨的混搭國度,人民過得幸福了嗎?

我在柬埔寨打「亞洲盃」:看不到本地貨的混搭國度,人民過得幸福了嗎?

什麼,要去柬埔寨?

身為國企系畢業的小孩,求學期間就被嚴正「警告」即將過著大半輩子飛來飛去的忙碌生活,也常常聽在海外事業有成的學長姐回來進行海外工作的經驗分享,其精彩經歷五花八門,神往之際卻又帶點難望其項背的感覺。畢業後進入金融業,原以為金融服務業外派的機會不大,過去妄想當空中飛人偶爾可能還要睡在機場的生活,被我小心地收在心中的某個抽屜。But,近年金管會大力鼓吹金融業者競逐亞洲盃,某天上班中的一通電話、一席會議,加上幾場長官面談後,我得到了一張前往柬埔寨子公司赴任的門票。

人生,是最難規劃的課題,但若什麼都不準備,永遠也到不了想去的地方。如前所述,我對外派有一定的心理建設跟準備,短期間幾番思量後便應允赴柬,一個不存在於我過去人生規劃的目的地...。

開始一場奇幻旅途…各種奇妙元素的混搭國度

車行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街道上,總讓我有時空錯亂的感覺,記憶的漩渦把我帶回到中學時坐在校車上,望著車窗外潭子加工區旁的中山路,塵土飛揚伴隨著壅擠的交通,心中暗自忖度:「恩,這就是經濟成長阿!不過那建設工地裡帶點空心的磚頭跟纖細苗條的鋼筋是怎麼回事!?」腦中才剛浮現 921 大地震中大樓倒塌的畫面,一陣冷不防地哆嗦又在剎那之間,把我拉回到沒有地震災害的柬埔寨...。

這是一個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國度,你可能走在路上會遇到安潔莉那裘莉在逛街,或是不小心聽到當局為了泰國公主駕到,特別打造了一個公主專用廁所。而懂一點歷史的人心中可能偶爾會感到一陣鼻酸,在與當地人交談的過程中,我完全不敢向他們提及那段慘絕人寰的過去,那一場形同人間煉獄的種族滅絕慘劇,或許對柬埔寨人而言,能活在當下享受陽光本身,可能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一件事。

這也是一個社會落差極大的國度,在壅擠嘈雜的路上,有各大進口名牌車款走走停停(絕大部分是休旅車,越大台越好!),也有許多以人行道為家的遊民。走在街頭,左顧右盼、前後注意是必備動作,你隨時都不知道背後會不會有一夥飛車黨對準你身上的財物伺機而動......。至於高級休旅車上坐著誰又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閉上眼睛,想像一下台灣 30 年前錢淹腳目的土財主形象還有那些金光閃閃的必備配件,大概也相去不遠了。

這是一個不得不國際化的國度,金邊路上嘟嘟(Tuk-tuk)車司機的英文程度可能比台灣很多大學生還要好。因過去歷史戰亂因素,柬埔寨每年都會收到大量的國際援助(ODA),加上低度開發國家(LDC)的身份享有對主要先進國家的貿易優惠,以及最令人側目的無外匯管制政策,讓柬埔寨擁有亮麗的外人直接投資(FDI)數據,同時也帶來許多工作機會,擁有良好的語文能力成為當地人能否在薪水較為優渥的外商公司謀得一份工作的先決條件;另一方面,當地觀光業亦十分盛行,街頭上金髮碧眼的比例比在台北東區還高,而為了爭取國際觀光客商機,基本的英文對話能力是必備條件。因此當地有經濟能力的父母會讓子女上私立學校,從小接受中、英、柬三語教學的訓練,國際化與經濟自由化,是這個國家的命脈。

這更是一個讓我擔憂的國度,逛著當地的商鋪與雜貨店,你看不到本地貨,各式各樣的民生用品和白色家電,幾乎都是從其他東協國家(多半是泰國、越南)進口的,實行進口替代政策好強化當地民生工業的腳步已刻不容緩,如此才能加速民間資本形成、創造更多就業人口,並減少對外國商品的依賴。

而柬埔寨經濟另一個真實面貌是......大量的跨國地產開發商在金邊市區舉起一棟又一棟的大樓建案-不是賣給當地人的那種大樓──讓金邊的天空線越來越立體、打電話到銀行詢問貸款的顧客日益增加,身為金融從業人員,我沒有譴責「國際資本移動」(白話文:熱錢海外炒作)的立場,只是不免感慨在大興土木的過程中,全體柬埔寨人有沒有過得更幸福一點.....?

在國家發展與轉型的過程中,難免陣痛。而經濟成長的劇本,卻像是翻唱歌曲一樣,複製、傳頌著的一樣的基調,你抄我、我學他,如同車上廣播裡悠悠地傳出黃乙玲「愛你無條件」的柬文版一樣(很多柬埔寨的流行歌曲都是翻唱自其他國家的流行歌,至於有沒有正式取得授權就不在深究範圍了.....)。在這裡,我看到台灣的過去;但台灣的現在,卻不見得是他們的未來,看著金邊路上林立的大使館以及不經意瞄到的 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招牌,都讓人對台灣的國際政治地位困境感到一絲說不出的惆悵......,世界各國都有本難念的經,而我還在旅途上尋找自己處身立命的答案。

《關聯閱讀》
柬埔寨金邊,讓我有如回到70年代充滿活力的台灣
「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柬埔寨金邊快變「China Town」,講中文比英文通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邱劍英 攝影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