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白天得獎被眾人包圍,晚上繼續打工洗碗盤──墨爾本到倫敦,灰姑娘的日常(上)

【圖文】白天得獎被眾人包圍,晚上繼續打工洗碗盤──墨爾本到倫敦,灰姑娘的日常(上)

現在在英國打工度假,很多在英國的朋友聽到我曾經在澳洲打工度假過,總是說:「為什麼很多人都去澳洲呢?」「你比較喜歡英國還是澳洲呢?」雖然各國都有各國的優缺點還有各自的擁護者,在澳洲待了兩年、現在英國進行式的我已經有些許心得。墨爾本是英國殖民過的城市,來到倫敦後有時候走在路上會有身在墨爾本的錯覺,但平平都是打工度假,面向卻大大不同。

澳洲生活結束後,大部份的人都帶著滿滿的、各式酸甜苦辣的經驗回到台灣,有些人開始創業,或對自己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或繼續工作;有些人卻對其他國家旅居的生活仍有著諸多想像和嚮往。因為大部份的人第二語言還是英文為主,2012 年開放的英國打工度假便成為近年來備受矚目的選擇。抱著願意順服上帝的安排的心態,我抽到了英國打工簽證,因為英國曾經是我考慮過留學進修藝術的歐洲國家,所以也順理成章成為我澳洲生活結束後的新挑戰。

從墨爾本到倫敦,生存難度大不同

以我主要居留的城市墨爾本和倫敦為主:

落地後得要面臨的兩個關卡:安身和工作。

第一關:安身──找房子、申請電話、銀行帳戶

剛落地,便要處理在異地找房子,申請電話和銀行,還有稅號等這些基本必備帳號,雖然不是必要(如果你敢把錢都放在身上...)才不會需要用時方恨少。

在澳洲,一天之內大概就能處理完這三件事。例如澳洲銀行開戶跑一次銀行就能搞定,接下來幾個禮拜卡和密碼就會分別寄到家裡。

但來英國打工,當時申請銀行帳號需要地址證明,但身為外國人的我們怎麼會有?唯一接受背包客會有的 NI 信的就是 Barclays(申請 NI 信也是一連串耗時馬拉松)。因為我在英國有認識願意幫助我的貴人,願意把我的名字登記在他們水電帳單之下,才有可以去 HSBC 開戶的依據。近年來,因為越來越多人有來英國打工度假,資訊應該也更流通了不少。

第二關:工作何處尋?

澳洲大宗想要快速賺大錢的話,就是找第一級產業的白工。澳洲打工,流行環澳。在每個城市找個短期工作,賺夠了或體驗夠了,就開著買來的二手車或坐飛機到下一個城市去,通常這樣的體驗非常多元,也為每個人生命中寫下不少難忘的故事。

而不論是澳洲或英國,如果想享受都市生活,大多是做餐廳銷售服務業,領最低標準的薪資。這薪資通常夠基本生活,甚至夠來幾個小旅行。

在墨爾本的時光,我做的工作是屬於街頭藝人/畫家的類型,也等同於自行創業,對於人生目標是當藝術家的我其實頗適合。原因在於墨爾本完善的街頭藝人系統,一個月兩次的審核,可以讓你發揮表演的空間,有時市政府也會捎來各種表演活動的訊息讓大家可以去試試身手。更重要的是,門檻並不高,一年的街頭藝人執照並不貴,可以去市政府領取免費的手冊,只要照著上面寫得清清楚楚的規定走,想要怎麼發揮都沒問題。

才剛開始我的擺攤生活沒多久,擺攤的身影便被記錄在澳洲第一大報上,雖然那時生意還沒起色,但對我來說是一個好的徵兆。


常常在路上遇到各地來的藝術家,如浪人般,身上並沒有個穩定的存款,賺夠了旅費就走,見招拆招,就是他們的生活哲學。雖然我看似也是各個國家移動,但我堅持便要在想要發展的地方待個一年以上。需要認識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才能真正成為自己的養份,而這個養份需要時間來吸收、來孕育,腳踏實地地發展茁壯。

這段期間,除了本身繪畫的能力外,如何呈現、定價、感受人的心理狀態等等,都是我在擺攤期間學習而成的,曾經也有過艱難、沒收入、信心調適等的艱難時光,但在堅持和不斷進步的經營之下,收入逐漸可以讓我維持生活開銷和房租,也認識到一群抱著夢想願意吃苦努力的朋友。那真是一段很棒的時光。

倫敦生活,灰姑娘的日常

找工作。英國除了基本的服務業工作之外,要找到相關專業的工作,是非常需要兩把刷子和運氣的。

年近 30 的我,還是想以藝術相關行業為主,花了一個月瘋狂寄履歷,蒐集資料,寫信回信,因為這裡的現實就是:沒有收入就等同燒錢,什麼都貴,逼人焦慮,我不禁覺得英國根本是有錢人才來得起的大魔王之地。由於因為英國自己經濟情況也不好,所以連本地人要找好工作都不容易。公司機關大多是秉持:先英國人、再來歐洲人,最後才是拿工作簽的外國人的原則。很多來念藝術設計方面碩士學士的留學生,想留下來工作都費盡了不少時間和精力,要不然就是暫時屈就於沒供薪水的實習生機會。

我曾經應徵一個藝術家工作室的助理,工作內容顯示至少能做 6 個月,而我的能力其實非常符合。花了一個多月,來來回回像是接受訪問般地回應所有對方發來的問題,再請相關領域的英國人認真幫我潤飾過,面試以及現場的考試也非常順利,卻在我認為有 90% 把握會上的時候,他們問了我的簽證狀況,我的工作簽證還有將近一年半的時間,過了幾天後,他們又突如其來追加一個考試,那時我早上已經開始在餐廳工作,在累到不行的情況下硬是畫完,在我無法發揮百分百的實力的情況下,他們選擇了別人。

我也有思索把澳洲經驗移植過來。只是歐洲人的定義,街頭藝人並不包括畫家,雖然對於怎麼當個街頭藝人有很多資料可循,但怎麼在倫敦當個街頭畫家就不同了。對他們來說街頭畫家屬於街頭交易(trading)的一種,詢問倫敦政府機關後得到的答案:需要到有興趣擺攤的市議會網站查詢。倫敦很大,所以旗下分配給許多區給管理:舉例來說,在 Lecester Square 可以看到的那些街頭畫家便是 City of Westminster 所管理,再次查詢得到的結果是:沒有給街頭畫家的空缺。

雖然說,不用證照要躲警察偷擺也是可以,但我不想冒畫和畫具被沒收的風險。對於面臨種種困難,我並沒有失望,我早有英國沒那麼簡單的心理準備,也能理解政府需要保護本國畫家的立場。

那就試試看市集好了。以前在墨爾本,市集只是偶爾心血來潮去參加,目的在於可以有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場所,還有認識不同於街頭藝人的藝術家和設計師,但無法穩定的參加市集也是因為昂貴的租金的負擔太大。

越知名和越有人潮的市集,租金越高。舉個例子,東倫敦最有名的大型市集,週六一日 65 鎊、週日 85 鎊,據傳會再漲價,還需要買保險,不難理解為何獨特原創的攤位老是曇花一現,就剩下工廠大量生產的商品攤位能夠存活;後來選擇了租金相對少一點但仍昂貴的東倫敦紅磚巷 Backyard Market。由於過去的經驗,知道人氣需要時間累積,加上期許自己能馬上進入狀況,,我一次就訂了四週週末(一次訂會有折扣)。我是有備而來的,擺攤的用具雖然仍有不足,但看起來也還不錯。找了一個週末休息,也位於東倫敦的餐廳打工,讓我可以六日去擺攤。

在東倫敦的一個夜店表演作畫


在倫敦這一段擺攤時期,累積的財務和繁瑣的雜事等等的壓力之下,我好久沒辦法享受畫畫帶給我的純粹的快樂,沒有感動也沒有滿足,只有身心靈上的疲憊。租攤位的錢就是一大筆開銷,要賺夠錢支付攤位就是一大挑戰,更何況是要付房租、生活費?

嘗試一個月後,我毅然決然地停止擺攤,戴起塑膠手套。因為不善於講話無法做服務業,為了負擔沈重的房租只好重複洗著鍋碗瓢盆,邊分析自己的處境。

啟程到倫敦前,有個非常成功的台灣畫家邀請我一起創業經營畫室,「你這麼努力,又有才能,你的畫價錢其實都可以比你在市集賣的高好幾倍,為什麼不選擇輕鬆一點的賺錢方式?」看著他游刃有餘地示範給同學看,待他們自己練習的時候跟我聊著。

雖然誘人,但最終我還是來了倫敦。洗碗的當下,我一直無法適應,我婉拒一個大好機會,大老遠來到這裡看著我的手一天天長繭過敏變皺,有時候碗和鍋子拿到肌肉無力顫抖,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還想不透,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的我只知道,這條路是祂願意我走的。

只要一有精神時間,我就會利用所剩極少的時間去逛畫廊,去上課學習,創作。這一段時間,老闆請我畫了他兩間餐廳的牆壁;贏得東倫敦的繪畫徵選比賽,有幸跟一些英國大咖畫家共同作畫表演,作畫中的我被群眾圍繞,觀眾都期待和我交流分享,名片被索取一空,但隔天,我又回到了餐廳,蹲在廁所裡洗馬桶。

「這就是典型的倫敦生活啊。」他們聽著我的故事,聳聳肩。在這段期間又陸陸續續認識了一些在倫敦打拼的人:有平常在超市當經理,但下班後拿起鼓棒,醞釀著樂團下一張專輯;也有英國人,平常發傳單、當櫃檯人員,但又努力尋找演出機會。

從一開始心理上的不適應,到後來的接受,固定的作息和有限的時間體力讓我更珍惜在這邊的時間,燃燒自己抓緊任何能創作的時間,看似不自由,卻得到另外一種自由,也學到許多事情。沒有倫敦夢,只有一條對我來說,該走的路。

在餐廳邊打工洗碗的時候,我去參加當地的版畫工作坊,沒有版畫基礎的我,因為聽不懂英國腔還有大量的專有名詞,只好買書自學,這張畫是自學成果之一。那時對生活的感覺是非常地疲憊,覺得花這麼多錢來英國,還不如拿這些錢躲到哪個便宜的小島閉關創作。/Flying Bee 創作


《關聯閱讀》
「打工留學有笑有淚,申請前應細讀以下說明書」──倫敦五年心得文
從國產遊戲業務,轉職英國Fashion Model──改變,需要學會放棄的勇氣

《作品推薦》
【圖文】「夠了,我的作品,只有藝術家能懂」──倫敦藝術市集,我的擺攤夥伴們(一)
【圖文】火花與感動──遇見揚威墨爾本的台灣街頭畫家「潑水男爵」

《更多圖文》
【圖文】就這樣被大笨鐘,問出了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圖文】「無聊」的歐洲:生活中,最純粹真實的況味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ying Bee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