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美國菁英的「大文化」價值觀,照單全收嗎?

你對美國菁英的「大文化」價值觀,照單全收嗎?

一切都要從台灣人對美國深切的愛說起。從美式穿衣風格、好萊塢電影、iPhone、星巴客...等數不盡的生活例子,美國文化深深的紮根在台灣人的生活中。我自己當年 20 歲第一次去紐約時,看著紐約街頭卻完全沒有來到異地的陌生感。這些街景在電影裡看過太多次了,熟悉到讓我覺得已經來過此地。十年過後,我再次踏上美國,到舊金山的公司總部受訓,在三個星期的受訓結束後,除了滿載而歸學到的新知識外,所謂的美國菁英的生活態度一直在我心中徘徊不去,我把這種態度稱為「大文化」。

究竟什麼是「大文化」呢?大文化體現在工作上的行為,就是把握每個決定的機會讓利益最大化。

專注優勢,制定規則,贏者全拿──美國企業的成功之道

舉例來說,永遠要去質疑主管或客戶叫你做的事情是否能替公司帶來最大好處,如果不是,你就應該拒絕去做這件事情,並把時間和精力花在能產生更大效益的地方。

今天若是有個任勞任怨的員工,全盤接受所有工作不作疑問,多數美國人非但看不起這個員工,還會把更多較沒價值的工作都推給他。反過來,如果你有選擇並完成了最有效益的工作,你看起來就會像個公司的明星,升遷等等也就順利了。

另一個例子是,與其努力服務跟滿足許多小客戶的需求,不如全力侍奉一個重要的大客戶,因為這一個大客戶帶來的營收可能超過 30 個小客戶。此外,等到你們公司的規模夠大了,也更有能力制定規則並且服務更多大客戶時,小客戶們也會不得不配合你們公司的規則。如果有個員工是那個為了小客戶而盡心盡力的人,他可能因為公司的忽視而正在抱怨公司的不公,也可能已經準備離職,甚至被公司「觀察解雇」了。

這解釋了為什麼美國連鎖企業能在全球攻城掠地: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強項,很有效率的專注在這個地方並迅速擴大規模,對無法產生最大價值的領域就直接捨棄,外包、或甚至推薦給其他企業、讓競爭對手做。

總而言之,對於大文化來說,重點不在於你做了多少工作有多辛苦,而在於你做的工作有沒有把少數重要的事情做好,把餅做「大」。所以多數美國企業就是盡其可能的高速成長並迅速擴大企業的規模,成爲全球市場寡佔者後享受高額利潤,或是把成功的業務以高價賣掉後繼續尋找下一個機會。

只有 American Way 能夠成功嗎?不。

但經營成功的公司一定要遵照美國流行的模式嗎?引述《隱形冠軍》的作者德國管理大師赫曼.西蒙(Hermann Simon)對於一些德國或全球頂尖中小企業的特質包括:

1. 專注不求大:專注深耕一個利基市場,再逐步開展全球市場,不輕易多角化。
2. 求穩不追快:不求快速攻城掠地、不外包,對高風險槓桿沒興趣。
3. 重長期不取巧:不求在一件大事上特別出色,持續把許多小事做得遠遠超越競爭者。

這些跟美國主流企業文化不同的思維也創造了德國的經濟奇蹟。對於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台灣來說,是否也可以多參考主流美國企業文化之外的方式呢?

美國菁英,沒有說累示弱的空間

美國人又是如何把大文化用在生活上呢?最大化的利用時間,"work hard, play hard"這句話描述了一切。我有一個同事不僅平常非常努力工作,週五晚上要跟朋友去喝酒開派對社交,週末一早還要跟以前大學的教授一起吃早餐,參加青年創業的活動、義工活動、和朋友露營等林林總總,最後也不忘去健身房努力鍛鍊自己的身體。他的人生十分的充實,每時每刻都被填滿了。

但他不能說累或者表現的沒精神,因為這不是一個美國菁英份子該展現出來的態度。我所認識的多數美國人都會追求一個大房子和大車子,並同樣有效率的買東西把上面兩樣東西填滿。相對的,一個追求較少物質並且花時間在人生各個面向上的生活方式並不特別被美國菁英們欣賞。

有一次同事跟跟主管一起早上出去買咖啡,買完後有人提議要不要坐在戶外的位置喝完再回公司?其中有一個人說:那是法國人才做的事情,我們邊走邊喝吧。他連喝咖啡的時間也不想浪費。還有,當同事得知我大部分是走路或者搭公車上下班的時候,他們露出了奇怪的眼神並說,公車又慢又很多怪人,為什麼不搭 Uber?當我更進一步說我沒有 Uber 這個叫車 App 的時候,他們就以我是史前人類不可思議的表情說,趕快下載一個吧,超級方便的。這些例子說明了不少美國人認為要當一個社會菁英,時間是可以輕易分出價值高低的,一點也不能浪費。但是,該如何計算散步放鬆而不開車的價值呢?以及如何計算在家花時間做一頓飯給家人吃而不用 App 叫外賣的價值呢?

想一想,也許你會有不同的人生決定

沒有人有權利去武斷的評論任何一種生活方式的對錯,住在不同國家不同城市而擁有不同的價值觀,這一切一定都有好與壞。我對於舊金山甚至美國文化的觀察,一定帶有台灣長大和德國生活後的偏頗。本篇對於觀察到的美國大文化提出諸多的質疑,是基於我自己感受到的困惑所提出。

唯一的問題是,在有意或無意地全盤接受美國菁英價值觀的好和壞之前,台灣的人們是否有想過哪些才是我們想要的?喜歡拼命工作拼命消費的生活?唸美國頂尖 MBA 就是成功人生的入場卷?凡事都要追求第一才是努力有出息的象徵?一切關於我們所接受的美國菁英價值觀並奉為圭臬的種種,也不過是人生選項中的某一個罷了。如果喜歡而且很適應,那非常好;但若不是也沒什麼好丟臉或擔心的,每個人都有權利去追求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是嗎?

《關聯閱讀》
紐約的句點,世界的起點──大蘋果教了我最重要的一課,因此我決定離開
美國不是好好的,為什麼要回來?──思科軟體工程師的告白

《作品推薦》
愛考試的德國人,連派對上都要寫考卷?
聽一場名為「信任」的客廳音樂會,在柏林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