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買房成家這件事──美國 V.S 「天龍國」

關於買房成家這件事──美國 V.S 「天龍國」

九月開學季,大學小城裡又來了許多新生。雖然已經脫離學生身分,在教會裡還是會遇到許多剛剛飄洋過海到美帝求學的新生們。遇到了同樣從台灣來的學生,雖然知道自己認識的台灣、台北都跟現在不一樣了,但是還是不時會聊到那些生活過的校園、夜市和宿舍們。

說起宿舍,一個剛搬進新宿舍的小學妹感慨地說起前陣子網路上流傳的國內外宿舍比較,說美國的宿舍是教人生活,台灣的宿舍是教人學會吃苦耐勞。而大夥們接連討論的就是比誰在台灣的大學宿舍比較爛。雖然只是反向地「戰學校」,但或許這只是更大議題的冰山一角。

大一時在台灣住的宿舍。圖/葉蒂芬 提供


博一所住美國宿舍的客廳一角。圖/葉蒂芬 提供

 

 

從在美國「成家」開始

在美國畢業後工作了兩年,在生活慢慢穩定下來之際,接下來很自然要面對的一件事就是買房子。在考慮許久後,那天我跟老公去見房屋仲介,第一次面對那些合約、申請貸款、以及無數選擇。我們後來回到車上,同樣的感覺是非常的不真實,覺得似乎我們還沒老到要買房子的年紀。

在美國同儕當中,買房子是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這不是只是工作許久、財力豐富的人才有的特權,而是一個大學畢業、找到穩定工作就能做的事情。甚至對我們一個剛工作不久、另一個還在苦苦念書的小家庭來說,買房子都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如果不問,大家也都會以為我們住的獨棟小木屋是買的。

剛上研究所的時候,就有一位工作幾年回來念書的同學在學校附近買了房子。這個決定其中的考量包括拿到博士需要花大概 7、8 年時間,房租比房貸貴,然後政府又有首購族的優惠。我還記得自己非常羨慕她精美布置的兩層獨棟木屋,外面有草皮和樹蔭,坐落在學校附近可愛的小社區裡,處處展現了她在埋頭念書做研究之外的精采生活和品味。這跟我看過台灣學長姐的研究生宿舍,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幾年回台灣見老同學們,許多人也都開始成家立業、都有不錯的工作和成就。但是買房子對許多我認識在天龍國內求生存的人來說,似乎是一件遙遙無期的事情。就算是我們自己,換個時空,也都無法想像這件事。

「天龍國」買房,遙遙無期

當然,美國中西部鄉下跟天龍國的房價是不能比的,或許要拿東西兩岸大城市的房市來做比較更恰當。但在美國,鄉下小公司給我的薪水,可以讓我住一個獨棟有大草皮四房兩廳的房子──如果同樣的工作換到這些大城市,生活水準高,薪水當然也是兩、三級跳。雖然未必找得到離工作地點近的房子(其實也沒有人想要住在離公司近的商業區),但是能確保一定的生活住屋水準。

但,若到了同樣天價房價的天龍國,薪水應該只會兩三級向下跳。甚至不少想回台灣的朋友們,也都會遇到因為美國薪水太高、台灣公司不敢聘而回不去的狀況。

而當我們開始研究貸款這回事之後,發現其實我們這些都乖乖繳信用卡帳單的人的信用分數都非常好,貸款是穩拿無疑,買房子這件事就離我們更近了。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但是想起來還是有些許卻步。雖然我們都算是長輩眼中負責獨立的小孩,也離家十年、結婚了兩年,但是在沒有小孩的情況下,我們還是跟單身的時候一樣,自在逍遙,不知道 5 年之後會在哪裡,還是走一步算一步的生活。

而買房子這件事代表的,是要賭上下一個五年十年,要我們現在就要長大。相較之下,租房子的時候,可能沒有幾件東西我是打算留個五年十年的。

或許,美國宿舍以至於社會的教人生活,不只是讓人培養生活情趣,更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身邊的環境和自己所擁有的財產長時間的負責、為自己的人生簽下一個五年十年,或是更久的合約。

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問題,以及自己的遊戲規則,而這些規則雖然可以成為一些人的助力、讓人成長、甚至平步青雲,但也會斷了許多人的生路。或許台灣的房價以及生活環境的問題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而天龍國的房市遊戲規則,可能真的讓白手起家的人們無法消受。但美國也有美國的問題,而我只是剛好符合這個社會的美國夢規則,因而有這個機會,也才剛好這個機會當中,看到自己的長不大以及殘留的臍帶。

《關聯閱讀》
「台灣房價跌定了?」現在買房,小心毀掉一生
紐約客怎麼找到適合自己的「鞋盒」?──大蘋果居住生存守則(上)

《作品推薦》
我是川普討厭的人:外國人、女性、手很小──恐懼,會帶著我們走向何方?
沃爾瑪人──從超市看不平等,與烏托邦的幻象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葉蒂芬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