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兩岸」與「中間」──排外情結與刻板印象,是否總是存在你我之間?

美國的「兩岸」與「中間」──排外情結與刻板印象,是否總是存在你我之間?

在坐移民監時,還不能在美國找工作的我每天都去老公念的校園裡的一家咖啡店看書、接台灣的翻譯案子。這家咖啡店在學校的邊緣,也在賣課本和學校紀念品的書店附近,客人大多是學校的老師、學生。有一天,我的眼角餘光瞄到有兩位老師長相的中年女士推門進了這個小小的咖啡店。他們一身輕便,手上拿著學校書店的購物袋,一副第一次來到這個人氣頗旺的小小咖啡店的樣子。我沒有多想,回頭繼續工作。

忽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那兩位剛進門的女士。他們自我介紹了一番,說他們是加州某高中的輔導老師,這次是為學生升學輔導來參觀這個中西部的大學。

「我們看到這裡竟然有亞洲人,很驚訝,」其中一位老師跟我說明他找我攀談的原因,希望他沒有嚇到我。

「你從加州來嗎?」另一個老師問我。

在中西部待了久,我不時會被問是不是從加州來的;甚至曾經有個韓國小提琴家第一次在教會見到我劈頭就問:「我們要組個弦樂四重奏。你是亞洲人,你一定會拉琴吧?」雖然我只能說,抱歉,你不會想聽我拉琴的,但是也覺得這個「美國華人就是從加州來的、一定從小學音樂」的刻板印象很有趣。

我只能對那位來訪的老師說,其實我是從台灣來的。她們有點失望,原來因為她們很想要找到「從加州去中西部念書」的學生案例。她們說,她們的學生往往都只願意申請東岸和西岸的學校,都不願意申請中西部的學校。根據她們的經驗,學生要在加州留下來唸大學不簡單,因為競爭太激烈了;同時,加州政府幾年前破產,教育預算也一直被砍,導致學校的獎學金機會不如從前。她們很想要鼓勵學生試試看中西部的好大學,但是學生都不太願意。

「我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困惑地說。

確實,中西部的大學不如常春藤名校、史丹佛或是加州大學前段班名聲響亮,但是也是有許多好學校的。「常春藤」其實是一個大專體育競賽聯盟的名稱,而中西部密西根湖一帶有名的學校如西北大學、聖母大學、普渡大學等組成的「十大(Big Ten)聯盟」其實是更為歷史悠久的聯盟,加入的標準之一是該學校必須是頂尖研究型大學。

那天早上,我的出現無法為她們提供任何答案,但是也成了我的疑問。

我的現任同事之一其實正是這兩位老師要找的例子,她在南加州的陽光下長大,卻跑來冰天雪地的印地安納州念大學。要離家之前,她身邊的人都深感困惑,「那裏不都是農夫嗎?」幹嘛跑去那種窮鄉僻壤念大學?

我的研究所時光也在這個「十大」名單其中之一度過。當初要決定去哪所申請上的學校時,我記得外婆問我:「妳要去念馬英九的學校(紐約大學)、還是李登輝的學校(康乃爾大學),」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威斯康辛在哪裡。(殊不知,這其實是連戰曾經任教過但是似乎是因為沒升等成功而離開的學校。)我可以理解台灣人不知道威斯康辛在哪裡,包括那時候已經決定要去念那裏的我,但是我從來沒想過美國人對中西部也可能會有類似的感覺。

去唸了威大(威斯康辛大學)之後,發現研究生的生活跟同校大學生的生活有天壤之別。我們去完全不一樣的酒吧,生活圈完全不重疊。雖然大家不時還是會去小酌一番,但是看到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氣溫下穿超短迷你裙和超高高跟鞋在路上走的年輕軀體,還是無法理解。不過,倒是有一件事引起我的注意。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有一則其實不新的 YouTube 影片被挖出來,引開一連串熱烈的討論。


依照字面上的解釋來說,"coastie"是指涉從中西部以外來中西部大學念書的學生,而他們大多都從美國東岸、西岸而來。這則影片所陳述的其實是對這些外州來的女生(out-of-state)帶著歧視的描寫。歌詞中描寫她們的穿著(UGGs 雪靴、North Face 的衣服、大太陽眼鏡、長版白色 T-shirt、黑色內搭褲)、生活習慣(整天拿著當時流行的黑莓機、iPod、星巴克杯)、對於時尚的熱愛等。同時,她們往往都有參加姐妹會,而最被諷刺的一群是那些來自社經地位頗高的家庭的學生(而又往往都是猶太人)。

外州學生的家庭背景平均較好,其實跟美國公立大學的學費政策有關。通常本州學生跟外州學生的學費差距非常大,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本州外州每年的學費差距從 $5,000~$10,000 美元不等(換算台幣是每年 15-30 萬的差距)。美國高等教育學費高不是新聞,這樣的「在地優惠」對這些預備一畢業就開始還學貸的大學生來說,留在本州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選擇。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會對這些外州學生有「總是亂花老爸鈔票(always blowin' daddy's money)」的刻板印象描寫。

雖然這首歌、這些標籤可能只是大學生的惡作劇或發酒瘋,但是就如同一篇威州大學生就該主題寫的文章(註 1)內所說的一樣,這其實不只是一種強烈的排外情節、對女性的貶損,甚至是現代的微型反猶太情節(anti-semitism)。

回到那兩位加州高中老師的故事。雖然"Coastie"是個起於威大的現象,而且是個對於異己排斥的極端例子,但其實大多從外地搬去中西部的人,都非常享受新鮮的空氣、廣大的生活空間、相對低廉的消費水準、其實也不差的生活機能。我不知道這些加州學生不願意嘗試這些「鄉下學校」的真正原因是甚麼,對於老師們來說,只是可惜。經過了這些事,我才真正慢慢看見美國地大物博所衍生出的現象,例如美國兩岸的人們與台灣人對於中西部的了解,其實差不了多少,而人們之間也因此產生許多分歧和排外。

在這個被玉米、大豆田與牧場散佈四周的地區生活了六、七年,我認識了許多在這裡一輩子安居樂業、非常以自己出身中西部為傲的人們。最近我開始在一家印第安那小鎮起家的跨國醫療器材公司做市場分析,發現雖然公司有沒有閃亮的名氣,但是有一個非常和善、高階主管與生產線員工相處如家人一般、重視個人家庭生活的工作環境,讓我有時候甚至懷疑公司是不是真的有在賺錢、或想要賺錢。

我也慢慢發現公司的走向似乎真的跟我的觀察出入不大,只是一貫地透過了解病人確切的需要而研發新的產品、好好照顧員工,甚至從來沒有把生產線移到工資低的地方或是任何裁員的案例。可能從市場的角度來說,這樣的走向是自尋死路、沒有上進心,但是這其實就是美國中西部頗準確的寫照,沒有光鮮亮麗,可能也不會吸引外地人來,只有樸實的小確幸。

註 1:Michelle A. Langer (2009). "Coasties and controversy: Madison slur raises questions." The Wisconsin Jewish Chronicle.

《關聯閱讀》
誰說「妙麗」不能是黑人?黃妙麗當然也可以!──J.K.羅琳舞台作品,挑戰種族刻板印象
英國政府:念完不回國,我就逮捕你!──美籍博士遭拘役,再次突顯排外情緒

《作品推薦》
素顏的古典音樂──從王室特權、精緻商品到夏日的草坪
「下次再回來看你」──離家的成本,與無以回報的愛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