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老師說念社會系「沒有用」,現在我靠社會學專業,在矽谷上班

曾被老師說念社會系「沒有用」,現在我靠社會學專業,在矽谷上班

從小,我在新竹科學園區附近長大,對科技業並不陌生,但是從很早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會當工程師;出國唸書、工作後,每次到舊金山出差,都能見到一堆在矽谷定居的工程師老朋友,但我也依然不覺得文組生的自己,會跟這個「高科技」的世界,有什麼關係。

然而,俗話說的好, never say never ——來到美國的第九年,我也成為眾多灣區華人的一份子,在知名社群平台的總部,擔任使用者經驗(UX)研究員。

「出走的社會學者」,卻在矽谷科技業找到歸宿

台大社會系畢業的我,畢業後來到美國留學、念了最好的社會學博士班,當初心心念念,就是想要走學術、當教授。後來之所以放棄學術之路,最大的原因除了想一圓音樂夢之外,並不是因為我不喜歡做研究,而是我想要做「能對一個決定、一群人有直接影響力的研究」:

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博大精深,但是我發現長時間的研究產出時程,對於急性子的自己實在不適合;而在當初的社群裡,也沒有聽說任何人走教學、研究機構、智庫以外的路——因此我也就認定了,這大概不會是適合自己的路。

但有趣的是,我第一次後悔自己沒念完博士,卻是在多年後接到知名社群平台總部的面試通知,裡面包含了面試官們的履歷的時候。

矽谷高科技業公司的面試,都是出名的難又「特別」,這家公司也不例外。以我參加的面試來說,只有 peer interview ,完全沒有主管面試——而這些面試我的(準)同事們,竟個個都是名校人文、社會科學、心理學等行為研究領域的「文組」博士,有的甚至是已經拿到終身職的教授。他們的學經歷,完全不輸我那些後來成功在美國找到教職的研究所同學們。當然,跟我一樣出走的「博士中輟生」,也不在少數。

而我想,最後能讓我成功拿到工作的一大原因,是我坦白說出自己離開博士班的理由:「我想要做能帶來 Impact 的研究。」——這正是這家知名社群平台重視的特質。

UX 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對於使用者的需求、行為、情緒等等,有深刻的了解,才有辦法製造出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產品。圖/Shutterstock

科技巨頭們,如今爭相拉攏頂尖人文、社會科學家

進了公司後更發現,他們除了有非常完整、多數成員為頂尖文組學經歷的 UX 研究團隊外,還聘有人口學家、經濟學家,長期從事並不跟產品直接相關的研究;更不用說龐大的資料科學家群了。

不禁扼腕,如果當初知道有這條路,我就會朝這個方向走、也不用中途放棄博士學位了——不過我在唸書的時候會不知道,也是因為這個趨勢還沒成型:當時「使用者經驗」(UX)這個領域才剛剛起步,而整個領域裡面的人才,也都還是以程式、設計的專業為主。

但矽谷新興的科技巨頭們很快發現: UX 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對於使用者的需求、行為、情緒等等,有深刻的了解,才有辦法製造出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產品——對於現今的科技公司來說,「核心技術」當然還是成功的絕對要素,但是在一個如此擁擠、高度競爭的市場上,只有最能帶給使用者價值 (value) 的產品,才能維持一支獨秀、通過時間的考驗。

而對於人的行為、情緒、需求最了解的,莫過於那些整天在研究這些的事情的人文、社會科學家,他們也因此成為如今大型科技公司們,爭相拉攏的人才。

雖然相較於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HCI) ,更基礎的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心理學等等學門,跟產業沒有那麼直接的連結,但如今像 Facebook、Google 等大公司,仍聘請了許多這些學科的研究員,並且給予他們非常多的資源做研究——因為這些公司深明,就算「看起來很抽象」,但是最終基於對人類社會的理解,這些研究都能對公司未來的產品以及策略,有很重要的影響。

以我的這家公司為例,公司對這個內部的研究社群,提供了非常多的資源:有自己內部的學術資料庫、鼓勵研究員在公司外的學術研討會以及期刊發表、並常常請名校的教授來演講或舉辦學術講座等等⋯⋯提供非常多學術交流的機會。

此外公司裡強調開放,彼此分享、評論的文化,也讓大家有不斷彼此學習、切磋的機會。許多同事甚至感嘆:「科技公司,反而是我待過最好的學術圈。」我也很幸運地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在當中繼續學習。

社會系畢業「沒有用」?重點在於如何活用自己所學

一個「文組生」就這樣進了矽谷——並且不是因為中途改學程式當起工程師、而是靠著自己的社會學專業,在產業內繼續從事社會研究。這真是自己始料未及的事情。

記得高三那年,當我申請上台大社會系的那一天,有一位老師建議我直接指考——他說因為社會系「沒有用」,而我可以直接用高分的英文,去念外文系。

現在回想起來,我一直都覺得大學本來就不該只是「職業訓練所」,而是全人、思想的教育,所以就算畢業後沒有直接能銜接的職業,也是很正常的,因此對「沒有用」這件事情並不認同;我也不覺得念外文系或是社會系,在未來發展上會有任何決定性的影響因素。

但我也願意相信老師講的話,其實是出於善意。因為可能從他的觀察,會替社會系畢業生的出路擔憂——事實上念大學之後,我也發現在台灣不管是外文系還是社會系,只要是非法商學院的「文組生」,相對於念理工或醫學,確實比較容易面臨出社會後薪資待遇不如預期、甚至不容易找到工作的困難。即使到國外發展,以美國為例,能取得工作簽證、留下定居的,過去以來也確實都以理工、電腦科學專業的人才居多。

這「文理有別」的背後,當然有產業結構、發展脈絡和產學關係等等的議題,一時無法詳述。但對個人來說,工作還是要找阿,怎麼辦?我相信網路上已經有許多勸大學生及早開始去實習、及早學習「軟技能」、「第二專長」的文章了,在此也不再贅述。

對於念社會科學的學弟妹,我在此想要鼓勵大家的,是「把研究方法學好」。

雖然我在職場上的起承轉合都非常偶然,但是現在回想起來,能一路走到這裡,還是有跡可循的。在離開學界之後,讓我仍一直能在美國有工作的關鍵,靠的就是「研究方法」——不論是做訪談、田野等等的質化研究方法,或是量化研究的統計資料分析,都是市場研究、行銷研究、管理顧問,以及現在很夯的 UX 領域中,非常「有用」的技能。

這些訓練,大都是社會科學系所裡面,大家可能會覺得很無聊的必修課——但是對我來說,它們正是我在求職時、以及在職場上立功的重要基礎。即使是看似與就業「八竿子打不著關係」,文學院都會學的「文本分析」,也是累積批判思考能力、判斷人心的重要養分,它也是能夠幫助你在職場上表現出眾的關鍵之一。

如果你是社會科學、「文組」的學生,請千萬不要錯過這些學習的機會——我並不認同唸大學的目的只是就業,但如果你唸大學就是為了找到「好工作」,認真學習並活用這些課程,它們是最能幫助到你的。

科技與人文結合,才能達成有意義的創新

很久以前, Nokia 有名的廣告詞這樣說:「科技始終於來自於人性。」而隨著科技的演進,人們的新問題與新需求也應運而生,甚至不減反增。致力理解、研究這些問題的學科,也一直會有更多新的問題要探討、解決。

現在,看著那些大學時主修哲學、英國文學、歷史⋯⋯,如今卻與我一同落腳在矽谷,在不同科技公司、不同部門擔任要職的同儕們。你說,學這些東西真的「沒有用」嗎?

當然,要當工程師可能沒辦法。但是這些「文組生」們,也肩負著把工程師的心血結晶放到使用者手裡、並把使用者回饋整合成具可行性的改善方案⋯⋯讓這些技術能夠不斷「有意義地創新」、真正成為人們生活一部分的重責大任。

「有沒有用」?就看看市場怎麼告訴我們吧。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