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當正直的「傻瓜」──不怕被人佔便宜的芬蘭社會

樂當正直的「傻瓜」──不怕被人佔便宜的芬蘭社會

第一次搭芬蘭火車時我很困惑,因為找不到閘門,也沒看到驗票的地方,穿過商店就到月台了。

後來才知道,芬蘭火車站絕大多數根本沒有閘門,也沒有驗票口,火車進站就直接上車,如同在路邊搭公車一樣,所謂月台只是停靠站,沒有任何阻隔。

去了幾個不同的城市:赫爾辛基(Helsinki)、坦佩雷(Tampere)、于韋斯屈萊(Jyväskylä),屢試不爽。比較偏遠的小鎮如瓦馬拉(Vammala)甚至看不出來是車站,更像是林間路旁的鐵道小平台,上了車後出示手機 QR code 讓驗票員掃描即可。但偶爾也碰過幾次沒查票的狀況,一路坐到目的地,其中一個同行的國際學生開玩笑地說:「竟然沒查票!還真是白買了!」

在芬蘭的超市買菜,生鮮蔬果類多是自己裝、自己秤,秤完後將機器列印出來的條碼貼到包裝上,再拿到櫃台結帳即可。剛到芬蘭時的我覺得相當新奇,難道不會有人秤兩顆馬鈴薯的重量,標價後又偷塞兩顆?會不會有人標賣相不佳的低價番茄的價錢,實際是裝高級進口番茄?除此之外,收銀員也從不檢查袋內的物品或重量,刷條碼時眼睛更從不眨一下。

校內外的學生餐廳裡,通常都是自助式的餐點:除了排隊取用一主食、一主菜及多種飲品(各類乳品、果汁、自釀啤酒及水),會有一個沙拉吧提供各類生菜沙拉、醬料、各種麵包及抹醬,吃多少、拿多少,無限享用。完全開放的用餐空間,不管吃多少都沒有人會去查你究竟是否消費。

教室課堂內,以我所就讀的學校為例,考試當天若事先有其他計畫,可提前向教授討論自行改期,考壞了可以跟老師商量重考或補強方式(有些老師甚至在課表中已排好二次測驗日期)、出席率不夠可以與老師討論彌補辦法,甚至作業交不出來,有些教授也願意寬容幾天......作業及評量的目的不是考倒學生,而在於協助學生評估學習成效。什麼都好商量,唯獨作弊不行。

誠實與信任,芬蘭人的「君子之約」

誠實跟信任,其實就是一體兩面的關係,共生共滅。芬蘭人曾被票選為全球最誠實的人,我相信這是實至名歸。

北歐國家的生活品質及社會進步是眾人有目共睹,但除了來自大家熟悉的高稅收及成熟的教育制度外,我覺得社會風氣跟人民素質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建立在高度的互信基礎上,穩定、踏實、安全感高,這是我一直以來對芬蘭的感覺。

前陣子利用假期待了幾個歐洲的國家:在西班牙時,朋友再三提醒我小心扒手、注意身上貴重物品,並提醒我背包不要後背,一路上戰戰兢兢;在英國時,每每遇到紅綠燈,友人都會催著我過馬路,紅燈也不例外,幾次因為紅燈停下腳步而被後面的路人嘖嘖抱怨;在土耳其時,自以為好心的行為,反而被狠狠敲了竹槓。事後,朋友笑著說我傻。我不禁一愣:原來許多我在芬蘭理所當然的習慣,在某些其他地方的人眼裡看起來像傻瓜?

每個國家都有其美麗可愛的地方,也因其歷史地理及人文風俗而有所不同,文化及民情雖有殊同,但無優劣之分。芬蘭不是零犯罪率,生活安全感雖高但大小案件仍然有之,只是這個社會,仍然選擇對人民相對的寬容與信任。

在芬蘭生活的經驗提醒了我:想要一個怎麼樣的國家、怎麼樣的社會、怎麼樣的環境,在手指指向他人前,絕對要先從自身做起。

誠實不僅是一種自重的美德,更是一種原則:一張理所當然的車票、一袋標價正確的蔬果,或一份坦承面對自我學習成效的考卷。勿以惡小而為之,為所當為、不吃虧也不佔人便宜,不僅是最基本的自重,更是彼此間信任的最大基礎承諾。

《關聯閱讀》
小國小城,一樣有說不完的故事──珍惜在地歷史,芬蘭人教我的事
「如果你不畏懼失敗,何必害怕改變?」──芬蘭的教育啟示

《作品推薦》
多元包容,愛的大同:不分男女老幼的布萊頓大遊行
若非班機延遲,我將身處伊斯坦堡恐攻現場──與死神擦身而過,我們用互助克服恐懼與孤單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ignity 100@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