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班機延遲,我將身處伊斯坦堡恐攻現場──與死神擦身而過,我們用互助克服恐懼與孤單

若非班機延遲,我將身處伊斯坦堡恐攻現場──與死神擦身而過,我們用互助克服恐懼與孤單

「各位旅客,由於伊斯坦堡機場有點狀況,目前本班機無法降落;我們將在海上盤旋直到狀況紓解,目前也無法預估將需要多少時間。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機長完成廣播後,機上旅客一陣騷動,輪流拉著空服員詢問狀況;只見空服員各個也毫無頭緒、無可奉告。

6 月 28 日晚間,我搭乘土耳其航空從芬蘭赫爾辛基出發、預計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轉機的班機;沒想到因為赫爾辛基的起飛誤點,我們與恐怖攻擊擦身而過、原僅一面之緣的其他乘客,竟成為一同受困土耳其、一路相互照顧的好朋友。

在海上盤旋了約半個鐘頭,班機最後改變目的地,降落於土耳其另一個比較小的 Antalya 機場。飛機甫落地,機上乘客紛紛開啟通訊設施,各種軟體的訊息聲此起彼落,才知道原訂降落的伊斯坦堡機場發生自殺炸彈客持槍進行恐怖攻擊的不幸事件。若非延後起飛,我們將出現在恐怖攻擊現場。

下了飛機,所有乘客依循指揮,到海關前等待入境。因於半夜事發突然、又不是國際大機場,現場所有工作人員大亂,沒有人說明狀況、也沒有人統一指揮,保全及地勤大聲以土耳其語爭論不休;「抓住任何一個穿制服的人員、遞出護照詢問、工作人員去確認是否需要簽證、然後回覆告知在這等著」,這樣的動作所有旅客幾乎都做了至少三到五遍,英語不是很流利的地勤只不斷地告知等待。

過了幾十分鐘,所持護照能免簽進入土耳其的旅客全數通關、由航空公司安排前往飯店休息;剩下需要簽證的旅客則被統一帶到候機室等待。

在候機室裡,又是無限的爭論及漫長的等待;群龍無首的地勤手足無措,漸漸有些旅客失去耐心、火氣攀升而開始謾罵。看著推車發送飲品的工作人員,對這突發的災難我也感到難過,但對於這些熬夜盡力排解的人們,我只覺得感恩。

過了幾個鐘頭,填妥資料後終於取得土耳其簽證,重新被地勤帶到入境海關前。到了海關,當地勤又吵成一團、無謂的等待時,我決定一試、逕自通了關、順利進入土耳其。入境後,航空公司告知凌晨 5 點有一班飛伊斯坦堡的班機,詢問旅客是否有意願搭乘。大夥兒討論了一下,決定搭乘,於是又浩浩蕩蕩地拖著行李上了接駁車,被送往國內航廈。

之後的五個多小時內,我們各自依據目的地來回奔波於分布在不同樓層的票務櫃檯、報到櫃台、登機門及行李區,和航空公司不斷討論並調整票務規劃,最後得到和五小時前相同的答案:伊斯坦堡機場確定關閉,將安排我們入住飯店。排隊登記完資料後,凌晨六點多終於被分批送往郊區的五星飯店休息。

因為機場不提供免費 wifi,一進飯店馬上和整夜沒睡、擔心著我的朋友們聯繫;吃個早餐、關心一下新聞後,試著打電話進航空客服安排後續航班,撐著很沉的眼皮連撥了一小時都撥不進去,於是決定先好好睡一覺。沉沉地昏睡了幾個鐘頭後,一醒來便繼續撥,終於接通並順利和航空公司更改好後續的班機。

回到機場後,所有要進入機場的人都需要在機場門口先接受安檢;鬧哄哄的大廳擠滿了人,終於在 4 小時後,搭著升等的商務艙順利飛往伊斯坦堡,最後平安抵達目的地。

能夠躲開恐怖攻擊著實萬幸,更感謝的是這趟旅程中結交了許多緣分奇妙的朋友:整機的旅客因為長時間的相處而越來越有默契,土耳其大叔幫忙翻譯讓我們快速了解狀況、斯里蘭卡小哥一路伴我左右、西班牙情侶協助其他英語不流利的西語系國家長輩更改票務、我辦妥簽證後讓芬蘭年輕爸爸放心去跟地勤協調,讓他的小女兒在我身邊躺在我的枕墊上睡覺......我們在機場及飯店保持聯繫,互相告知分享最即時的資訊及實用訊息。

我們互相照顧、彼此幫助,即便部分語言不通,但沒有任何人是孤單的。因為這群原本陌生的新朋友,漫長的等待及未知的情緒不會太難熬,反而感覺到很多的溫情。對於航空公司及第一線地勤人員,更是無法言喻的感謝:除了向所有接觸到的人員再三地道謝,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好的態度及感恩的心配合一切。

從來沒有覺得恐怖攻擊距離我這麼近、這麼真實,死裡逃生的經驗令人感恩且永生難忘,也因此更渴望這越來越瘋狂的世界能盡快回復平安穩定。天佑土耳其!

《關聯閱讀》
學習與哀者同哭,比「解決」恐怖分子重要──巴黎恐攻後的反思
用愛取代恨──法、荷悲劇教我的事

《作品推薦》
芬蘭小學生,用自己賺的錢辦畢業旅行──別等餓了,才學釣魚
從芬蘭看台灣:關於選擇,我們為何害孩子們如此茫然?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exels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