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小學生,用自己賺的錢辦畢業旅行──別等餓了,才學釣魚

芬蘭小學生,用自己賺的錢辦畢業旅行──別等餓了,才學釣魚

假日和朋友們開車到隔壁城市一座森林中的博物館看展,來回三小時的車程和共乘的新朋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回程時,朋友 L 的兒子突然暫停手上 iPad 的遊戲、拿下耳機提醒媽媽這個週末需要做布朗尼,「週六我跟妹妹下午要去遊樂場、傍晚爸爸要看球賽、晚上媽媽要去聽演唱會,我們可以週日早上一起做嗎?」

我好奇地問為什麼會需要做布朗尼?L 告訴我「他們班正在為 2018 年的畢業旅行籌款,所有同年級的學生都在為兩年後的畢業旅行努力,孩子決定要做布朗尼給班上賣。」

看著我驚訝的表情,L 接著說:「從中年級(約等於台灣的小學三、四年級)開始,班級就會在校內的 cafe 賣自己準備的糕點、餅乾,有時候會賣學生自己做的手工藝品;對象除了校內師生,偶爾也會有來校家長或其他學校來參加研討會的老師。一系列的活動透過分工合作,孩子回家和家人討論後自由認領,有的負責張羅製作、有的負責包裝販售,全班一起為畢業旅行努力、整個年級共同分擔畢旅支出,除了讓孩子們為自己的旅行付出、對於經濟狀況比較緊的家庭而言也較不造成經濟壓力。

前幾天晚上跟朋友 L 聊天時,她用 Whatsapp 傳了布朗尼成品給我看,「其實我沒做什麼,陪他們上網查了食譜、準備材料後就在旁邊做我的事,大部分都是兩個小孩自己按照食譜摸索出來。」樸實小巧的布朗尼很童趣地切塊、灑上一點點糖粉裝在透明袋中、用色彩鮮艷的緞帶繫上俏皮的插圖吊牌,相當吸睛可愛。「今天孩子回來時很高興地說,他們這次剛好遇上學校辦研習、很多他校老師捧場,我們的布朗尼幫班上賺了 60 歐!」

布朗尼事件在我心裡徘徊了很久,也激起許多反思:在整個過程中,學生們除了需要共同腦力激盪(賣什麼、怎麼賣)、構思行銷策略(怎麼包裝更討喜、如何定價、怎麼推銷)、承擔業績壓力(在時間內達成目標)、團體分工合作(適性分配任務)進而從經驗中學習(每次活動後的收穫及下次的改進),這一整個畢業旅行的籌備中,他們正逐漸累積起無形的社交及做事能力。

或許有一天他們進入了職場,會在類似的狀況下突然想起小學的這段回憶;或許有一天,他們會發現身上的技能正是從當時一點一滴累積而起。除此之外,我也相信,這趟由全年級一起努力掙來畢業旅行一定格外深刻,回憶時除了遊歷、更是記錄這群孩子為達成目標所共同付出的努力。

獨立似乎不用刻意培養,就從親師放手鼓勵開始;回憶也不需刻意營造,共同奮鬥的成就感絕對深刻。

《關聯閱讀》
荷蘭小學生放學都在做什麼?──和朋友相約「到府試玩」!
在荷蘭,森林就是最好的親子教室
台灣人擔心孩子太吵,美國人擔心「不吵就不像個孩子」

《作品推薦》
從芬蘭看台灣:關於選擇,我們為何害孩子們如此茫然?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