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與「交朋友」

「國際觀」與「交朋友」

說實話,於公於私,自己常常是各種場合裡唯一的台灣人,於是,許多朋友常常會跑來跟我說:「我學校、公司、健身房的台灣『朋友』好像很害羞的樣子,不太願意跟我聊天耶。」

還記的多年前剛到紐約的我,人生地不熟,從銀行開戶、買手機、寫履歷、找實習、找房子,突然間,在台灣自以為英文不差的我,突然,像是掉到地獄一般,老是覺得自己和別人雞同鴨講,比手畫腳。最後,結果和預期的大大不同。但是,大概因為自己從小臉皮就很厚,所以常常聽不懂就問、問不懂再問,不怕被別人討厭。漸漸的發現,自己身旁多了一票一個中文字也不會說的朋友,而很多人開始問我,要怎麼樣和美國人交朋友?

我說:不論在哪裡,交朋友不都是大同小異嗎?──「真誠以對」。

但很快的我發現,這不是大多數台灣學子抱持的心態。不少遊學生、交換學生、留學生常有所謂「語言交換」的態度,心想,既然來了美國,一定要交幾個美國朋友,讓自己有練習英文的機會。但是,待人接物、與人相處,真的是練習英文的機會嗎?

不論是否在異鄉謀生,朋友對我而言,絕對是第一順位。我腦海中從來沒有出現過「交朋友是為了練習英文」的想法。朋友,不是拿來「利用」的。如果只是為了練習英文而交朋友,何不花錢找個家教反而有效?

研究所剛畢業的前兩年,身旁陸陸續續有不少人才剛從台灣搬到紐約,許多人像是拜碼頭一樣在來到紐約後,透過層層的關係和我接觸。剛開始,我總是熱情的伸出雙手,和這些剛在大蘋果落腳的同鄉見面、吃飯、聊聊彼此的經歷。

我和我的美國朋友們,常常也會找朋友們來家裡小聚,出於同是異鄉為異客的想法,我總是邀請其他剛到達美國的台灣「朋友」來聚會。一段時間下來,朋友們和我不約而同的發現,不知道是害羞、語言不同,還是頻率不同的關係,這些我所謂的「台灣朋友」,除了少數一兩個,真的和他們你一來、我一往的談論著也許是芝麻大的瑣碎小事,大部分的人儘管英文能力足以和美國人溝通,還是只願意和說中文的朋友聊天。

於是,我開始好奇,當我們這些到海外求學的台灣學生真的有機會可以認識當地人、和他們交談,有多少人真的願意和這些當地人交朋友?

我常常在想,也許國際觀的培養,除了接觸、閱讀國際新聞和媒體之外,願意以開闊的心態、在海外(或國內)與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來往、嘗試相互了解與交朋友,也是另外一種養成國際觀的方式。而能夠在外求學、謀職的我們,都是幸運的。能夠就近接觸不同文化、不同社會、不同人種、不同語言,都是難得的機會,更能幫助我們培養同理心。

說穿了,不論膚色、種族、語言,我們都是人。當我們願意拋開這些外在條件,以真心和誠意來與人交往,這何嘗不是培養國際觀的態度?

《關聯閱讀》
想與外國人做朋友嗎?也許你應該先了解這幾件事
當國外交友變成壓力、需要「秘笈」,我們是否有些本末倒置了?

《作品推薦》
「原來,我是一個生活優渥幸運的白目人」──談談Ignorant與Privileged
移工在紐約,看似光鮮亮麗、多采多姿的背後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