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在紐約,看似光鮮亮麗、多采多姿的背後

移工在紐約,看似光鮮亮麗、多采多姿的背後

在紐約,不太容易看見土生土長的紐約人,大多數人是從外地來的移民(Transplantation)。我們離鄉背井在這個不夜城求學、工作,體驗「紐約客」的生活,一段時間後,有些人選擇返鄉、有些人繼續流浪、也有些人決定在這裡落地生根。紐約這個城市,不在乎我們是過客、還是歸人,我們來去自由。移工來自美國各州和世界各地,我們在紐約占據各行各業,金融、投資、法律、醫藥、藝術、音樂、餐飲、工程。每個人的動力不同,相同的是,我們把紐約稱作「家」、我們心中都有為什麼非紐約不可的原因。

而紐約,讓我們這些從外地來的移工變成銅牆鐵壁。大家都知道紐約的房租高、空間小,外來人口持續增加,要找棲身之地,並不容易。在紐約這段時間,我總共搬過 6 次家,從紐澤西到曼哈頓、到皇后區的 Astoria、再回到上西區、中城、現在暫時落腳在上東區。台北找房子不容易,在紐約,更要像關公一樣過五關、斬六將。除了要到處跑、到處看、更要有心理準備,喜歡的公寓常常會被搶走,快、狠、準是找房子的基本守則。至於牆壁正不正、地板有坡度、老鼠會打洞出來散步,都是其次。朋友們常開玩笑的說,在紐約,人們不是在找公寓、就是在找工作、不然就是在找男女朋友。三件事,很難判斷到底哪個比較困難。

地鐵,是在紐約穿梭的主要工具。和台北捷運一比,紐約的地鐵除了歷史悠久之外,大概沒有一點是強過台北捷運的。巨大的老鼠以地鐵為家、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偶爾棲身在列車上、如果你腳程超緩,上下樓梯時,有可能被龐大的人潮淹沒;被淹沒事小,不少脾氣不好的人還會對你破口大罵;老舊的地鐵對天氣又異常敏感、太熱、太冷、下雨、下雪都會造成誤點,三不五時還莫名其妙的停駛。地鐵站老舊又陰暗,時不時有怪味飄進鼻子裡。票價年年上漲,品質卻是每況愈下。在紐約的移工們,也只能照單全收。

在紐約的移工們,也常犯思鄉病。城裡可以找得到中國、日本、韓國、秘魯、甚至西藏菜。澳洲、密西根、德州、等等主題酒吧,讓想家的外勞,不用花大錢訂機票、天天跑回家。外勞們也互相幫助,在感恩節、聖誕節等節日時,成為互相的依靠。沒有魯蛇和人生勝利組的分別,只有兩肋插刀的深厚交情、和說不完的故事。

移工們不是每個人都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但是,我們在紐約這個看似很大,有時候又很小的城市裡,互相勉勵、幫助。不少移工們沒有後路可退,所以只能前進,過一天、是一天,埋頭苦幹,相信一切都會否極泰來。因為,我們知道,不論在哪裡,日子都是要過的。至少,在紐約,是我們選擇過日子的地方,再辛苦,都是自己的選擇和責任。

這些年來、聽過不少人對我說:「好羨慕你在紐約的生活、看起來真是多采多姿。」我常常只能笑著回說:「謝謝。」也有不少人認為,在海外工作的薪水比在台灣的 22K 高很多,殊不知,博物館的薪水只能求溫飽,當房租占去將近一半的薪資,可支配所得和台灣的 22K 並無兩樣,路還是要走、日子還是要過、柴米油鹽醬醋茶仍然是開門七件事,不論是在紐約、巴黎、香港、東京或是台北,都是過生活罷了。

《關聯閱讀》
來自薩爾瓦多的「國王」店員教我的事:「你不需要成為別人,用自己的方式活得精彩」(上)
「你真幸運能來到美國!」──旅居加州後,最刺耳的一句客套話

《作品推薦》
用本名闖江湖,還是西方人眼中「怪怪的」的英文名字?
台灣、中國、世界的一角,Where Are You From?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isaphotography@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