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尼斯湖畔的天使之翼──旅程中難忘的幸運與美景

【圖文】尼斯湖畔的天使之翼──旅程中難忘的幸運與美景

忽然想到一位才 17 歲的澳洲女孩,計劃在她的 GAP YEAR(註一)時選擇獨自到紐西蘭三個月,之後前往德國──她父母的故鄉,最後走一圈歐洲後回塔斯馬尼亞老家。問她打算住在什麼地方,她說:「我會自己帶帳蓬,所以就住露營區囉。」接著看了我一秒俏皮地說:why not?

於是,我也如法炮製,選定了 Engliand bank holiday 的三天國定假期,與自己去露營。

「如果我錯過其中一段巴士,很有可能就無法進行下一個目的地的造訪,或許還得攔車。但你知道的,想在英國搭便車,可能走路還比較快,所以最後也許成為徒步旅行遊高地。」咖啡廳店經理聽了我的行前描述笑了笑:「別開玩笑了,好好享受蘇格蘭的美麗風景吧!」

這一趟的高地行,真的沒有白走一趟,除了令人驚豔的絕美風光外,也意外將我拉進一趟奇幻旅程,彷彿是老天爺知道我對當地不熟悉,特別指派一名正低潮中的天使,帶我造訪 Eilean Donan 城堡的神祕面貌。

油彩一角之 Eilean Donan 城堡。圖/Jin Hsieh 繪


在尼斯湖畔的雨中清醒

星期六下午遊完尼斯湖畔的 Urquhar 城堡後,原本計畫搭上 Portree 的長程巴士,在距離尼期湖將近有一個半小時車程的 Balmacara 紮營過夜。誰知巴士始終沒有出現,眼看參觀城堡的人潮逐漸散去,手機沒有訊號因此也問不到最新資訊。想起前來 Urquhart 城堡的途中有經過一個露營區,趁著現在天還亮著,走過去大概半個小時就到了,於是這晚就在尼斯湖畔紮營吧,也許還挺浪漫的。

但隔天醒來,天色就不大美麗了,清晨六點自然醒,聽到落雨聲,躺在帳篷裡思考;原先預定的行程大幅延宕,如今若搭巴士到 Eilean Donan 城堡,為了接續後面的巴士行程,大概只剩下車拍張照到此一遊的時間。

可是就算半小時也好,我真的好想在 Eilean Donan 城堡這一站停留啊!那裡的風景傳說美到如同人間仙界,寧靜湖畔配上位於離島上斑駁的 Eilean Donan 城堡,背景搭著層巒疊翠的高地山丘,可能是迷霧繚繞或者萬里晴空......

可是此刻的我,卻仍然身處在尼斯湖畔這醒來居然滿頭都是露水的帳篷裡。

習慣了只允許自己抱怨三分鐘的我,連忙跳起來,也不管雨勢多大,收拾了帳篷,吃了一條燕麥棒,徒步走回 Urquhart 城堡巴士站。確定第一班與第二班車的時間,決定邊走邊攔車,若沒攔到車,也就決定認命以巴士為交通工具,「就交給上天決定,這次是否能停留 Eilean Donan 城堡吧!」我想。

星期日早晨,7 點整的尼斯湖畔。圖/Jin Hsieh 提供


幸運遇上來自倫敦的「天使」

緊接著,我想我這一輩子注定要當好人了──在星期日早晨的雨中攔車,機會已經夠渺茫,沒想到我才走了不到 10 分鐘,第二次聽到有車聲而伸手攔車時,就有車子停了下來。

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台停在前方的小客車,心情雀躍得像隻小鳥般蹦蹦跳跳地向前跑去,走下來的是位留著落腮鬍的中年大叔,非常親切地說著雨很大,要我快點上車,行李交給他放後車廂就行了。

等到一切就序後,我們開始聊天,落腮鬍大叔名叫 Paul,是位倫敦人,25 年前移民到蘇格蘭高地。而我正好也是從倫敦過來旅行,自然有很多共同話題可以聊,他還問了我關於攔便車的想法。

我和他分享了遇到他以前,我在尼斯湖畔的遭遇。並且告訴他:其實我明白攔便車對旅行者說來是件方便、也許還能省預算的事,更有可能在路上交到朋友。

可是過去我總覺得,如果能夠自行付擔這筆費用,何必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此外,當開車的人也多了份該不該停車的困擾時,攔便車這件事似乎就不是這麼有趣了。

我急忙地強調,這次是因為我執意地想去 Eilean Donan 城堡停留,因為行程上發生了延誤,才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攔車。「所以你真的是我的天使,而我也很樂意負擔一些費用,」我說。

Paul 笑了笑:「我停車,可不是為了要讓妳付這車錢啊。」之後他跟我分享當年他在西歐旅行時,搭便車是一定要付費的。因為當時全球油價高漲,司機們為了節省油錢,相對於現在,非常樂意停下來載便車客。

看來,搭便車的學問在每個國家都不同,我不禁回想以前在塔斯馬尼亞旅行時,搭便車的機率根本就是 100%,手一招就有車停下,大家一路嘻嘻哈哈地走到下一個目的地。

兩個倒楣的人,幸運看到晴空萬里下的美景

聊著聊著,車子開了一陣子後,Paul 問我說:「妳介意我就直接送妳去 Eilean Donan 城堡嗎?」

「可是你是要往 Glenfinnan 耶,一個往西一個往南,根本不同路啊。」我瞪大了眼,以為是自己的破英文誤解了他的意思。

「嗯,反正我也好幾年沒去那裡玩了,正好遇到妳不如就一起去吧。」Paul 眨了一下眼睛。

於是這趟 Eilean Donan 城堡居然就這樣順利成行。

車子駛入 A87 公路──這是唯一一條從尼斯湖開往「天空之島」的公路,烏雲漸漸散去,忽然間太陽探出了頭,眼前出現了表面金光閃閃的 Cluanie 湖,我和 Paul 都大吃一驚。

途中 Paul 頻頻問我要不要停車拍照,我說沒有關係,這一段公路太美了,但就在車上欣賞也可以。接著繼續用我的破英文和 Paul 聊天,才知道原來工作不順利的壓力關係,他已經好幾天沒睡好,今天早晨一如往常又失眠,索性早點出發去 Glenfinnan,卻在途中照後鏡被撞了一下。正想說怎麼今天還是這麼倒楣時,就看到我在雨中伸手攔車,讓他有不如停下車做做好事的念頭。

「真的嗎,但你可是我告別霉運的幸運天使耶!」我大吃一驚地回應。就這樣,兩個倒楣的人順利來到了 Eilean Donan 城堡,看到的是晴空萬里下,閃閃發亮的 Eilean Donan 城堡風光。

從西元六世紀就存在的 Eilean Donan 城堡,中間經歷無數次戰亂與暴動,曾經是監獄、也曾經是防禦性堡壘。它最輝煌的 13 世紀,更是座王城。直到後 200 年的沒落與結構坍塌後,於 1911 年被富有家族出身的英國上校 John Macrae-Gilstrap 買下整座島,進而修復了 20 年,才有今天的樣貌。

心滿意足地欣賞完這淒涼而美麗的 Eilean Donan 城堡,邀請了 Paul 和我一起吃早餐,坐在有著鄉村風味的 Eilean Donan Café 的窗邊,兩個倒楣的傢伙開心地吃著三明治及 Brista 特製 Flat White(職業病犯),邊聊天邊欣賞窗外剛開門營業的美麗城堡,結束了這一段 Eilean Donan 的奇異旅程。

「希望你今晚能一夜好眠。」我說。

「也祝妳十月份在倫敦的畫展一切順利。」Paul 說。

這次旅行途中繪製的插畫明信片。圖/Jin Hsieh 繪


之後我們相擁一下就分道揚鑣。在我順利搭上巴士前往下一站天空之島,途中經過原本前晚要紮營的 Balmacara 時,發現若按照原先計畫,從這裡到 Eilean Donan 城堡的路程非常無聊,也沒有多出來的行人步道,而我本來打算在這裡過夜,清晨起床後步行一個半小時到 Eilean Donan 的。

看來老天爺真的眷顧我,讓我住在尼斯湖畔,至少清晨醒來欣賞的是雲霧繚繞的神祕尼斯湖,再讓我遇到天使般的倫敦人 Paul,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爺總是大勝啊。

我會心一笑,如同 Paul 的祝福,也希望十月中即將參加的 Parallax Art Fair 一切順利,等了好久總算是有充足的作品量可以辦畫展了,這份喜悅就如同看到高地的驚豔風貌,令人窒息般的駐留心想一切都是夢境吧,但她卻真真實實地就在眼前。

這趟旅行的風景不僅美翻了,連天氣也是美麗地感動。圖/Jin Hsieh 提供


感謝大恩人 Paul,讓這段旅行多了個奇妙的回憶。圖/Jin Hsieh 提供


註一:空檔年。歐美澳等國家,青少年於高中畢業後、進入大學前,可以有一年的空檔年稱為 Gap Year,這一年裡這些學生可以自由想做任何事,當然也可以不享有這一年直接去大學就讀;絕大多數的青少年會選在這一年四處旅行大開眼界,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或者讀什麼科系的大學。

《關聯閱讀》
搭便車不只是個人的事──別成為失格的 hitchhiker
372公里的冰島冒險──1句話1個夥伴8輛車,讓我實現看冰山的願望

《作品推薦》
【圖文】布魯日的時空散步
【圖文】在倫敦,我和咖啡戀愛了

《更多圖文》
【圖文】白天得獎被眾人包圍,晚上繼續打工洗碗盤──墨爾本到倫敦,灰姑娘的日常(上)
【圖文】「夠了,我的作品,只有藝術家能懂」──倫敦藝術市集,我的擺攤夥伴們(一)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in Hsieh 繪、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