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就這樣被大笨鐘,問出了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圖文】就這樣被大笨鐘,問出了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為什麼妳會想做這件事呀?」那晚,大笨鐘這樣問我。

「因為,我就是想做啊,」我固執地回答了很概括的肯定句。

有一陣子的深夜我很常走到 South bank(南岸)。South bank 位於倫敦泰晤士河南岸 Blackfriars 橋及 Westminster 橋之間並經過 Waterloo 橋,是南岸最美最熱鬧的地段,它被賦予的重任就是成為 South bank 藝文娛樂中心,那裡有倫敦眼、國家劇院、XOX 藝術特區、倫敦地窖.....等,而大笨鐘就位在倫敦眼的斜對岸。

那一陣子我就像個無家可歸的小孩,下了班不想太早回家,忍受著寒風走在 South Bank 上,從 Westminster 橋步行到 Waterloo 橋去搭車。South Bank 的夜晚很美,那陣子正好遇到聖誕節檔期,每棵樹披滿了藍寶石般的燈飾,聖誕市集開到晚上 10 點,我走到那裡已經是晚上 11 點,人群早已散去,做為市集的小木屋像是過了午夜的灰姑娘,各個關上木門成了夜間裡一棟棟方型障礙物。

不想回家的理由,其實只是因為住的地方搬進來一個新室友,是從土耳其過來的男生,在你好嗎的問話後,下一句就是「妳單身嗎?」

這是我非常厭煩倫敦的一個原因,到底這裡的人有多麼寂寞?

雖然每個人本來就是在人海茫茫中找尋自己的真愛,但這種方式未免也太過快速太過侵犯隱私了。遇到年輕人,被問你單身嗎?遇到年長人,被問你有家人在這裡嗎?為什麼不能用「為什麼來倫敦?」「你做什麼工作?」「你的興趣是什麼?」等等做為認識我的開頭,這感覺好像要是單身才能有下一步發展、要有家人或男友才是正常會在這裡生活的人。

遇多了倦了也累了,內心的雷達系統自動幫我過瀘新面孔的背景,變成選擇性交朋友;所以那一陣子刻意等室友已經睡了才進家門,相對也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可以與自己對話,也許是夜晚靜地只有泰晤士河地低聲呢喃陪伴,坐在 South bank 裡看著大笨鐘,自然很多問題冒出來想問自己。

自己跑出國、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交了不同國籍的朋友、參與不同的旅行方式,總是有最渴望的事想做,最想再見面的朋友是吧,不然在澳洲那樣的爽日子幹嘛不繼續待,跑來倫敦自己嚇自己幹麻?

但,這就是旅行令人著迷的地方。

太多的未知數無法捉摸,它卻虛無飄渺地展現在你眼前,你有點害怕、可是又想抓住它探個究竟,抓不住它就想放棄,自己的另一個聲音又會探出頭說妳也才不過這樣而已嘛,然後繼續挑戰心魔。

離開台灣的那一年,是我停止服用癲癇藥物滿一年的日子。我做了出國走走的決定來慶祝這期盼已久的日子,當時也帶了許多的疑惑到海外,希望透過旅行可以找到答案。記得第 2 年我在澳洲的 Tasmania 體驗背包客隨波漂流的生活,遇到大量來自歐州的青年,我住在 Devonport 一間最高可容納 200 人的背包客棧,在寬廣的交誼廳裡大家分享著工作與生活,一起抱怨、一起狂歡,分享自己的興趣、鼓勵彼此追夢,大家都是隻身前來成為朋友;那裡有人是吉它手、有人是創作家、有人是旅行家、有人只想體驗海外生活、有人厭倦自己的國家、有人想來找尋自己;不分國藉大家都一樣,都有自己的煩惱與迷惘,都渴望著被什麼人鼓舞,褪去家世背景的我們,是一群對未來還懵懵懂懂、但努力靠自己的力量去追求未來的伙伴;時候到了,交換 Facebook、相互擁抱、各自繼續自己的旅途。

「你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做這一件事情嗎?因為在做這一件事情的時候我很開心,我感覺自己的世界因為這一件事情而被點燃了,那是我自己辦不到的,是因為這件事情而讓我感受到了。」我又對大笨鐘補充道。

忽然想到了小王子的故事;我們寄托於物,那我們會因為這件事而感到快樂,我們寄托於情,那我們會因此情而感到幸福,也許有一天我們不在了,但是這些情與物會刻骨銘心地烙印在我們的生命中。

所以,在 South bank 夜間談話的總結,原來我一直以來,都有一件很喜歡做的事情,以及一個很想念的人,陪伴著我在海外走過千山萬水、渡過無數的白晝與黑夜,同時擁有玫瑰花與小狐狸,所以我是快樂又幸福的。

現在,是不是也讓你想試試自己去旅行了呢?

Jin Hsieh 繪


《關聯閱讀》

為什麼我喜歡獨自旅行?
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作品推薦》
【圖文】迷魂陣──挑戰智力與耐力的倫敦街道
【圖文】倫敦,是一個在水底的世界

《更多圖文》
【圖文】在秘密基地自由地舞──我親愛的馬德里,請繼續做你自己
【圖文】一張圖帶你了解「慢食」祖國義大利,如何用「吃」改變世界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in Hsieh 繪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