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倫敦,是一個在水底的世界

【圖文】倫敦,是一個在水底的世界

去年 6 月,剛到倫敦的時候是住在東邊,那裡大多是外來居民,如果比較台北地區就相當於中永和一帶,生活節奏快速緊繃,主要道路在早上 7 點就人滿為患;居民來自歐、亞、非洲國家,人種自然也相當混雜,白人不再是印象中的「白人白」,黑人也不再是印象中的「黑人黑」,而是有著各式比例的牛奶巧克力色,就連黃種人也可能有焦糖、蜜糖、白糖等區分。

我常覺得東倫敦人很寂寞,生活也像是為了生存而生存,大家看似逼不得已來到這個國家,站在自己的文化上誰也不大願意讓誰。治安不如想像中的安全,三不五十聽到打罵、摔酒瓶、狂笑的聲音,夜裡可能有人突然地撕吼,可能汽車引擎聲從未斷過,而我住在這裡的期間,罹患了夏季猖狂的病毒型結膜炎,在完全不熟悉週遭環境的情況下,被迫用著基本生存能力生活,那是我來到倫敦的第 5 天。

在 GP 診所看完眼科後的一個星期,我的雙眼繼續惡化、疼痛難熬,甚至右眼出現奇怪的放射狀視覺反應,再次走進同一間 GP,向同樣的櫃檯掛號看病,這一次坐在櫃檯的是一位黑人護士,英語程度不是很好的我,聽不大懂她的問話而要求重覆一次,沒想到卻招來她的一陣怒罵,果然引起週遭的眼神關切,連坐在她身旁的一位白人護士小姐也抬起頭,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她。

我的雙眼已經紅腫到令人害怕,卻又遭遇到莫名的怒罵,不知道該為自己的語言能力感到難過,還是她身為一個醫護人員卻這樣對待病人而感到傷心。當下覺得自己像是瞎了眼的綿羊,遇上血盆大口的野狼,默默地轉身坐在不遠處椅子上,忍受著週遭人的眼光,我並不想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我只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地區。

一個月後我離開了東倫敦,搬到湯瑪士河東南岸的格林威治(Greenwich)繼續我的倫敦冒險。我在格林威治新家附近的 GP 診所登記──這是每個到英國生活的居民都要做的事。格林威治的 GP 診所佈置得相當溫馨,走進來比較像是拜訪當地英國人的住家,櫃檯的英國老奶奶一見我亞洲人面孔,口裡講的是慢速英語,猜想我可能是來這裡學英語的外籍生,熱切地用簡短字彙向我介紹這間診所,並拿了表格讓我填寫,最後看到我的中英文合併式的簽名後,對著漢字的部份說:IT'S LOVELY!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往往存在著尊重的界線,尊重別人就等於尊重自己,特別是在倫敦這樣的大都會。今年是我在海外居住的第三年,我還是相信種族歧視只存在於傳說之中,我想在東倫敦的黑人護士,過去可能遭遇到亞洲人的無禮對待、或者混雜的生活型態造就了她的行為模式,讓她做了不尊重自己及他人的行為;而妳/你,如果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就請離開,因為只有先尊重自己,才會瞭解怎麼尊重別人。

如果問我,對於倫敦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我會說,倫敦是個在水底的世界,你可以看透每個人的行為模式,找到可能的前因後果,也可以像流水一樣,讓無關緊要的事流進泰晤士河道裡,離開我們的記憶;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來到倫敦的第五天感染結膜炎,卻也讓我釋懷了往後更多的遭遇。

《關聯閱讀》
跟英國相比,台灣其實是病人的天堂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更多圖文》
【圖文】復古香料手繪:來看看義大利人怎麼使用香料吧!
【圖文】「無聊」的歐洲:生活中,最純粹真實的況味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in Hsieh 繪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