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在塔斯馬尼亞,我遇見一群勇敢作夢的獨行俠

【圖文】在塔斯馬尼亞,我遇見一群勇敢作夢的獨行俠

那一年到去澳洲的塔斯馬尼亞,原本只想體驗 1 個月的背包客旅行,卻被那裡的自然風光及歐洲朋友們吸引,一待就是兩個半月。

在塔斯,我結交了不少到現在都還在聯絡的歐洲朋友,或許因為大家都是 20 歲左右的年紀,我們大談夢想,對未來充滿著滿腔熱血。在這些歐洲青年身上,我除了看到對夢想的憧憬,還有實踐夢想的勇氣,讓我覺得自己來到這個地方並不孤單,因為這裡有一群和我一樣勇敢作夢的獨行俠。

「我就是想學潛水」的澳洲少女

喬伊是我在 PADI(開放水域水肺潛水員課程)裡認識的澳洲女孩。

18 歲的她選擇在進入大學的前一年裡來個 gap year,潛水課程是這一年裡的第一課。喬伊的個性獨立、對事情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從來沒有潛過水,但我就是想學潛水 」,這是她回覆給教練想學潛水的原因。

為了通過海底測驗,我們在塔斯東岸住了兩天一夜。喬伊熱衷於學習與發問,我們大談彼此國家的年輕人發展,像是就學傾向、就業與失業率等,我很訝異才 18 歲的她會主動問這麼深入的議題。喬伊說,塔斯的年輕人失業問題十分嚴重,經濟開發與對自然環境的影響也有許多爭議。說起這些話題,她的眉頭緊皺,像個步入中年、擔憂著自己家園裡年輕人未來發展的政治人物。

在水肺潛水課程裡,她也是教練的小助手,除了練好自己的部份以外,也會把教練的話翻譯成更簡單的英語幫助我學習,甚至為了確認我是不是理解水肺潛水,要我自己用英語解釋給她聽。

而潛水課程結束後,她將獨自前往紐西蘭及歐洲旅行。我問她訂好住宿了嗎?「我只買了機票,有自己帶帳篷了,睡帳篷就好啦。」喬伊回答得很輕鬆。

喬伊的勇敢與自信讓我敬佩,她從不輕易放棄,是一位令我相當難忘的獨立女孩。

帶著一把吉他流浪的義大利男孩

尼可拉是來自義大利的 20 歲男孩,畢業於藝術學校,當時他看見我在交誼廳裡畫畫,就上前搭話,我們很快地就找到了共同話題──音樂。

尼可拉的父親是義大利的樂團鼓手,深受父親影響的他也相當熱愛音樂,來澳洲就是為了有更多時間接觸音樂及認識新朋友。他用第一筆打工賺得的薪水買了一支吉他,然後輾轉流浪到塔斯,每天就是帶著吉他到超市前的廣場做街頭藝人;我也喜歡音樂,於是分享了幾位我覺得很棒的台灣藝人給他認識,他也即興的來幾段自彈自唱呢!

在我離開澳洲前,得知他已經一路從塔斯旅行到南澳,又再回到義大利繼續自己的創作之路。

比利時的 3 個好友,與終點不同的旅行

布魯諾、史蒂芬和荷諾是來自比利時的 3 個大男生,我們年齡與旅遊的志向相近,在塔斯相遇後,我們便結伴同行到南方。

在來塔斯之前,他們 3 位在比利時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突然有天發現人生不該這麼制式,就在 30 歲之際申請了打工渡假簽證。

在這趟旅行裡,有人體驗在外工作的辛勞,決定回比利時要更珍惜原有的工作;有人一路從澳洲走到東南亞又沿著歐洲旅行回比利時,大概是對旅行上癮了,停不下來的他現在還是四處旅行打卡;也有人反反覆覆不斷更改自己的旅行目的地與計劃,像是在與自己探索似的,希望可以找到人生的方向,最終交到了位日本女友準備前往日本定居。

很榮幸與他們一起旅行,一起突破語言上的障礙,也讓我體驗了異國團體的分工相處及解決困難、聊不完的文化交流,點點滴滴都記在腦海。

塔斯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它很美麗,但生活在那裡非常辛苦,讓我體驗了夢想裡的現實生活,以及如何找尋其中的平衡點。離開塔斯的那晚我流了眼淚,像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將我逐出大門,告訴我除了勇敢堅持地實踐自己的夢想外,休想只因這裡很美而忘了初衷。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HUI

Photo Credit:Jin Hsieh 提供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