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亞洲的人才大戰:大馬、台灣各有優勢,各有苦衷

一窺亞洲的人才大戰:大馬、台灣各有優勢,各有苦衷

臺灣媒體在 2014 年報道,在臺灣工作的主治醫師平均薪資為臺幣 15 到 20 萬元,在大馬卻可以從 30 萬元起跳,薪水儼然成為大馬吸引臺灣醫學界人才的「磁鐵」。

臺灣菁英被大馬挖角,讓人覺得牛津經濟研究院的 2021 年國際人才報告指「臺灣人才赤字世界第一」是有根據的。多次考察馬國醫療環境的高雄醫學大學副校長賴春生指,大馬的醫師壓力只有臺灣的 10%,收入又高,臺灣醫師對來馬就業躍躍欲試。

例如,在馬來西亞依斯干達經濟特區的新山康柏醫院里,不難發現臺灣醫生的蹤影。

然而,馬來西亞公積金局在 2016 年揭露,2015 年大馬人移民人數比 2014 年增加 23%,在 2015 年共有 2,206 人放棄馬來西亞公民權,並從公積金局取出總額 1 億 3,460 萬令吉的存款。在 2011 年,世界銀行發佈的《大馬經濟監督之人才流失報告》指馬國約有 100 萬名公民移民海外,其中超過 57% 選擇新加坡落腳。

坐落在與新加坡僅一水之隔的依斯干達經濟特區,為何不能留住大馬人才,反而吸引臺灣人才,令人難免納悶。

不禁想到,臺灣從 70 年代起,為了吸引海外優秀專業人士回臺建設,專門建立了國家建設研究會。該會最漂亮的成績單就是臺灣「矽谷」:新竹科學園區的建立。其中,最令大馬人感到光榮但惋惜的人才,就是曾為新竹科學園區最年輕的創業家──潘建成。

或許在台灣的讀者較不熟悉,在寶島創辦隨身碟公司而成為群聯電子董事長的潘建成,在臺灣揚眉吐氣之前,曾主動與馬國政府接觸,擬回流大馬,卻被拒之門外。作為臺灣國立交通大學大馬傑出校友,他在開發出全球第一個 USB 控制單晶片後,曾接受大馬媒體訪問時透露,他沒有回國的打算,「因為大馬沒有像臺灣那樣的創業環境。」
 
潘建成在自己的著作《為自己爭氣:群聯電子十年 318 億元的創業故事》裡敘述,馬來西亞華裔自獨立以來,都受到政府不公平的對待,活在自己的國家卻過著二等公民的生活,就算成績優秀也可能擠不進國立大學的窄門。行政偏差、執政聯盟裡的華基政黨無法捍衛華裔權益、政府縱容種族主義等事件,讓馬國華裔人才匱乏在國內發揮才能的機會和空間。

馬國首相納吉宣布成立人才機構(Talent Corporation),主要是為了召回在海外的大馬專才返國服務。近日在《華爾街日報》針對納吉政治獻金醜聞一系列的報導後,留才及攬才成效更顯式微。美國駐馬來西亞前大使約翰·馬洛特(John Malott)曾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批評納吉沒有真正貫徹各族平等的「一個馬來西亞」理念,超過 90% 的公務員、警察、軍人、大學講師及海外外交人員是馬來人,人才機構董事局成員都是馬來人。

駐馬臺北經濟文化事務處組長朱多銘日前表示:大部分前往臺灣深造的大馬華裔生,最終都會選擇返回大馬。但,留臺的大馬華裔生倘若回想起因為大馬人才外流而獲益的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馬國華人被邊緣化的事實後,可能會學習潘建成留在臺灣發展。

在大馬華裔人口比例逐年下滑的趨勢下,馬國華人可能得思忖,國內的發展空間越來越小,假若不得不成為祖國的過客,自己有沒有機會成為下一位晉用的楚才。

《關聯閱讀》
「如果你是金人才,何必尋找鐵飯碗?」──倫敦職場啟示錄
在種族多元的馬來西亞工作,只會英語遠遠不夠

《作品推薦》
「增產報國」又回來了?!──從大馬到台灣,華人生育率偏低的警訊
從9A1B的大馬優等生之死談起──追求「卓越」的教育中,我們遺漏了什麼?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