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段意外的非洲之旅(一):從頭說起,與所謂的「國際觀」

這是一段意外的非洲之旅(一):從頭說起,與所謂的「國際觀」

這是一段意外的非洲之旅......
或許你早已遺忘土地的廣闊山岳的高聳,但唯有透過雙眼才能再次見證大地之美。

現在是 2016 年的 2 月了,刺骨的寒風把我從床中驚醒,起身望向窗外滴答的雨水,已經過了三年半了,那段離我非常遙遠的故事早已深深藏在腦袋裡,轟轟轟轟,答答答答,嘩嘩嘩嘩,眼前又回到了那片黑暗大陸,帶著我向前走的非洲小孩轉身微笑告訴我那是他家──沒錯,一棟茅草屋。

走進了他的家,裡面空無一物,他說他姊姊到遠方去取水,每天都要走很久的路排隊取水,這是非洲人民的常態,還是比較幸運的,好在有世界展望會在據點幫他們蓋了口井,暫時解決了他們缺水的問題。

聽到呼喚,當我回頭時,原來是 Mr. Antonio 啊,他手握著貌似甘薯一類的東西要我生咬一口,我不疑有他就咬了下去,下一秒一陣昏眩,醒來時耳邊又是答答的雨水聲。

維基百科上寫:「塊根未煮熟或氰酸未完全分解前就拿來食用,內含的毒素會轉化為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中毒後輕者噁心、嘔吐、下痢、昏眩;嚴重者呼吸衰竭而死亡。還可引起甲狀腺腫,並會傷害視神經和運動神經等。」

原來我吃的是木薯啊,難怪味道不好,坐在書桌前細細的回憶,這一般人如果沒有和我一樣幸運、沒有和我一樣的膽量、沒有和我一樣的天真,哪有機會到這過去被視為黑暗大陸的地方呢?

為了要讓自己更細緻的回憶起在非洲發生的每個細節,我想這個故事就應該從參加世界公民島的競賽開始說起

約莫在 2012 年的 11 月,這時候的基隆濕濕冷冷,寒風刺骨,我也不過大二,晚上依然孤單的上網,突然間看到了一則新聞是:「129 個有任務的旅行,推動台灣成為『世界公民島』」、「海洋大學校長張清風校當場加碼,除了世界公民文化協會贊助的機票,張清風校長將贊助爭取到任務的海大同學住宿與旅費。」

這幾行新聞內容印在我腦海中,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世界公民島,或到底要出什麼任務?要如何競賽?只知道參加這個競賽如果贏了有免費機票,校長要贊助我們出國的旅費等,從此刻後我開始研究起到底什麼是「世界公民島」,到底要到那些國家出什麼任務。

離現在約 171 週以前的某個清晨,距離比賽報名截止日期已非常接近,我卻沒有什麼頭緒,印象中只在任務提案的官網上寫了類似:「如果哪天我消失了很久沒有任何一點關於我的消息,很可能我只是騎著單車環遊世界了。」的文字,我得趕緊開始寫任務提案呀!我對自己說。

研究了競賽規則其實很簡單,分為初賽和複賽,初賽是從網站上共 129 個台灣免簽或落地簽證國家有相對應的任務提出自己如何完成任務、打理這趟旅程以及對於國家的認識有多深,而複賽就是要把自己規劃和每個國家負責的老師分享,最後由老師評選出最適合到這個國家的旅行家,每個國家各一位,也就是總共有 129 位旅行家會在比賽中被選出。

簡單來說我選了幾個我有興趣的任務內容、有興趣的國家之後就開始思索許多細節和行程規劃等,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藉此認識了很多根本沒有聽過的國家,於是就在邊做白日夢和幻想著在各個國家遊覽、玩耍、目睹戰火、和野生動物拍照、搭乘人擠人的火車、遇到搶匪中完成了 6 篇任務提案,更順利帶著期待一路到了決賽。

什麼是世界公民?其實這個問題到現在我也還沒有個標準答案,我到覺得有個很相近的詞叫「國際觀」在近幾年非常的紅,好像身為台灣人不能沒有國際觀或是說提到台灣人就反射性的覺得是沒有國際觀的。

但我的解讀是:一個人有沒有好好的體會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其實就是在培養國際觀。

例如,當你某天很認真的研究你吃的食物,可能會忽然驚覺它是遠從美洲來的;很認真地研究你穿的衣服,可能因此發現那其實是越南的童工製作的;你很認真地研究星巴克咖啡,於是發現他強調「星巴克共愛地球™ 計劃是我們對品牌的承諾,從採購咖啡豆的源頭開始,重視與關注減少環境污染的議題」(你過去可能覺得,星巴克是靠剝削非洲或南美洲的咖啡農而來的)。

開始意識到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不是只有你熟悉的地方,你用的每樣東西吃的每種食物可能都和與你相距兩萬多公里時,當你認為你應該拒絕使用剝削而來的食物,而你發現你只要簡單的拒絕購買會讓這樣的企業改變時,你的國際觀已經漸漸地在建立,國際觀到底重不重要,當你意識到這個世界與你息息相關時,你所擁有的國際觀就很重要。應該說,我認為這才是我們需要的國際觀,而不是只是把英文學好那樣的國際觀。

12 月 23 日,Freddy 坐在我正前方,沒錯就是那個 Freddy,就是我當時還不知道他叫林昶佐的那個 Freddy,他負責帛琉的任務,我要向他報告我的想法,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在未來幾年後他會成為立法委員,以及接下來要面對天文界偶像孫維新老師、非洲專家嚴震生老師等。

12 月 23 日晚上,我在臉書上發了一段文字:「X,我拿到飛機票了,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國家......」注定了接下來要去非洲,並開啟了故事的序曲。

《關聯閱讀》
【讀者告訴我們的事】Crossing 換日線張翔一:讓人又愛又恨的「國際觀」
別把「觀世界」當成「世界觀」

《作品推薦》
「他們當街販賣我們捐助的善心」──不再陌生的非洲國度:莫三比克之旅(上)
赤貧村落的女孩告訴我:「人們應該生而平等。」──不再陌生的非洲國度:莫三比克之旅(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