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之間的「長城」,就聳立在我的眼前──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壁壘

美墨之間的「長城」,就聳立在我的眼前──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壁壘

曾執著於一個念頭,想前往位於墨西哥北部奇瓦瓦州(Chihuahua),和美國艾爾帕索(El Paso)比鄰而居的加工出口邊境城市華瑞茲城(Ciudad Juárez)。想親眼看看「傳說中」的美墨邊境、親身走一趟陸路海關出入兩國邊境。

如今這道「美墨長城」,就在我的眼前。

其實,目前所謂的「城牆」,是一道由鐵絲構成的長圍籬。透過金屬交錯的空隙,能輕鬆望穿看透另一頭的整齊、秩序、遼闊、舒適、乾淨和碧綠。

如果回頭探向略顯土色的墨西哥,對我而言很是熟悉,密密麻麻的住宅商家,雜亂又毫無章法地座落各地,卻不斷散發著十足的活力。我在鐵絲網旁觀察得出神,當下深刻地感受到同一片土地上,隔著道籬笆,竟然在不同政府的管理下能有如此巨大的差異。

如果我是來自社會中下層的墨西哥人,也會費盡千辛萬苦跨過這片障礙,不顧一切前往美國,替自己與家人追尋更美好的生活和翻身的機會嗎?

美墨邊境,其實早已築起了「屏障」

「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的墨西哥,自 2016 年底美國總統大選以來,因為共和黨候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的各種言論,與當選後發佈的行政法令,再次成為國際新聞的焦點。

然而,這並不是美國政府第一次如此針對位處南方的鄰居墨西哥。

1848 年美墨戰爭停火後簽署的《瓜達盧佩──伊達爾戈條約》(Treaty of Guadalupe Hidalgo),使墨西哥喪失了領土北方總面積約 230 萬平方公里,佔當時墨西哥 55% 的國土。自此以後,墨西哥東北部,沿著格蘭德河(Río Grande)的天然屏障,劃分區隔了與北方鄰居美國老大哥的領土。

1994 年,美國聯邦政府首次於天然國界以外的西段美墨邊境設置屏障。

2001 年的 911 事件之後,美國針對國土保護政策進行了一連串的改革,包含在美墨邊境加強巡邏警備人力和管制措施。

接著,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權於 2006 年底通過《2006 年安全圍欄法案》(Secure Fence Act of 2006),增設更長、更強化的美墨邊境圍牆。

到了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立場鮮明且經常口出驚人言論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首次打破避免將美墨邊境的「屏障」(Fence)稱為「圍牆」(Wall)的「政治正確」言論,一反美國近來擁護的自由派價值,揮舞著民族保守主義的旗幟贏得總統大選。

川普的「美國優先」築牆計畫,正在進行

打擊並驅逐非法移民,甚至提出在全世界人流、物流往來最頻繁的國界之一:美墨邊境,築一道「千里長城」,是川普競選期間,頗具爭議的政見之一,而且川普從競選時期即表明,費用最終要墨西哥百分之百承擔。

川普上任後迅速於 2017 年 1 月 25 日,正式簽署兩則強化邊境安全的行政命令,包含:於美墨邊境建造隔離牆、加強邊境巡邏隊伍、增加邊境執法官員的人力、降低避難城市的聯邦贈款資金等。

川普政府表示,興建一道大型實體障礙,將能有效阻止毒品、犯罪活動和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實質強化國境安全,還可創造數百萬個工作機會給美國公民。

此外,更計畫向墨西哥進口的商品加徵 20% 的關稅,估計每年約有 100 億美元,用以支付築牆費用,實現當初川普大聲疾呼的口號:"Mexico is going to pay for The Wall!"

外界紛紛預測究竟大興土木築此道牆需花費多少美國人民的稅金呢?路透社根據美國國土安全局(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的內部報告,估算出每英哩圍牆的造價介於美金 1 千 1 百萬到 1 千 5 百萬間。假設這堵牆長 1,500 英哩,總價可能高達 216 億美元。

日前川普政府公開 2 份美墨長城的招標文件,規格透露材質需採混凝土牆,長度高度達 30 英呎,且必須深入地面至少 6 英呎,以防非法移民或毒販透過挖掘地道的方式潛入美國。(註一)

墨西哥的反制行動,逐漸消音

墨西哥政府面對種種美國總統的言論,與越來越具體化的行動,做出了回應,且不排除採行反制行動。

首先,是墨西哥總統潘尼亞.尼托(Enrique Peña Nieto)在社群媒體推特上發佈一則 「給所有墨西哥人的訊息」,內容提及非常遺憾美國政府做出的決定,且強調墨西哥「絕對不會為任何圍牆付錢」。

他更透過對民間喊話,表示會加強駐美領事館對墨西哥移民的保護措施,呼籲國會與民間組織一同協助所有墨西哥人度過難關。此外,還取消了原訂於 1 月 31 日訪問華盛頓的行程以示抗議

現任墨西哥外交部長比德加賴(Luis Videgaray)則表示:川普希望徵收的邊境稅將使其進口的墨西哥商品更昂貴。修築美墨圍牆的費用,最終仍需由美國消費者的口袋掏出,且不排除對美國產品也徵收關稅進行反制。

墨西哥前總統比森特.福克斯(Vicente Fox)也評論道:這場由該牆引起的兩國爭端,美國會是最大的輸家。

1 月 27 日兩國首長終於暫時打破僵持不下的緊張關係,進行長達一個小時的電話會談,並共同表示:「雙方已充分理解對方的立場,同意攜手解決這些分歧的想法,且不會再就美墨城牆的費用,發表任何公開的言論。」

美墨之間,築起「看不見的壁壘」

自 1994 年起,《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透過關稅和投資互惠,雖整合了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的三邊貿易關係與人力的流動,卻也間接導致墨西哥農業受美國價格補貼影響國內市場,美國製造業大量將工廠外移至人力成本相對極為低廉的墨西哥,使國內勞力密集工作機會大大減少。

如今身為美國的第二大出口國,墨西哥每年對美國的貿易逆差仍達 600 億美元。墨西哥每年約出口 3 千億美元的貨物到北方的鄰居家,但其中約 40% 的產品,先在美國生產,才出口到墨西哥加工,並再次銷回美國。

如美國開始實行邊境稅政策,透過這一來一往的稅金徵收,最終這些成本仍然會反映在消費者需承擔的商品價格上。

但顯然川普政府已經鐵了心,不僅計畫要築實體的牆,更透過貿易手段,在兩國之間築出一道看不見的壁壘。

近日川普表示,會重啟 NAFTA 談判或不排除直接退出該協定,甚至向在墨西哥市場投入大量資金的美國製造業施壓,目前已成功使福特汽車(Ford)和通用汽車(GM)取消原定在墨西哥的擴廠計畫。

川普當選和美國汽車製造業取消在墨西哥境內投資的消息,導致投資人對墨西哥經濟十分不看好,接連使墨西哥披索對美元的匯率,重貶了約 14%,且持續看衰。

墨西哥政府提出的實質反制手段,包含減少從美國進口每年 1,360 噸、價值約 24 億美元的經濟糧食玉米,改與南方的拉美夥伴建立密切的貿易關係,開始從巴西和阿根廷進口該國人民的主食玉米。

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Ildefonso Guajardo)也表示,會考量重新協商 NAFTA 後墨西哥方的利益,不排除退出協定的可能性。

經濟層面以外,還考慮取消兩國政府自 2007 年來緝毒與情報行動的合作,甚至會消極防守與鬆綁墨西哥南方邊境,間接導致美國境內來自中美洲的非法移民數量,不減反增。

心理的長城:1,160 萬墨西哥人在美國,望向更北方的國境

墨西哥民間針對美國政府於邊境築牆的行動,十分不以為然,多認為成本極高,卻並不能發揮太大的實質功用,反而強化了兩國人民的敵對關係,建立起一道更加高大的心牆。

川普上任後,墨西哥的皮納塔市場還興起一陣購買金髮川普外型紙糊人的風潮,民眾似乎藉由打爆川普造型皮納塔的行爲來出氣。網路上也瘋傳各種諷刺川普和美墨長城的圖文創作。(註二)

終於在 2 月 13 日,墨西哥全國各地串連了 20 個城市的人民,自動發起揮舞著墨西哥國旗走上街頭的反川普示威遊行,以示對川普一連串政令與言論的不滿。

墨西哥赴美國工作人數約 1,160 萬人,多數勞工為了撫養或資助家鄉的親友,會將其薪水的一部分匯回墨西哥。

自美國匯至墨西哥的金額非常可觀,根據報導,墨西哥的民間外匯總額有 95% 來自美國。2016 年,更因墨西哥披索匯率大貶,成長近 28%,總金額為 270 億美元達歷史新高。甚至超過往年位居墨西哥外匯來源第一的石油出口貿易。(來源:《華爾街日報》"Remittances to Mexico Hit Record $27 Billion in 2016")

這些貢獻部分墨西哥經濟的海外勞工,也許暫無心力與故鄉的同胞一起站上街頭抗議美國總統,如今卻需各自為川普執政下的美國勞工市場,與可能改變的稅制條件憂心。

他們和家鄉政府一樣:另尋出路,是接下來不得不努力的目標。只是,墨西哥政府採取「南進策略」,勞工們如今卻抬頭望向美國國境的北方。

如今他們想著,美國北方的另一個鄰居加拿大,也許能幫助他們實現另一個美洲夢。

註一:1 英呎約為 0.3048 公尺
註二:皮納塔(西班牙語:Piñata),是一種紙糊的容器,其內裝滿玩具與糖果,於節慶或生日宴會上懸掛起來,讓人用棍棒打擊,打破時玩具與糖果會掉落下來。皮納塔的造型多樣化,最常見的樣子是小驢子。(參考資料:維基百科

《關聯閱讀》
政黨惡鬥、階級對立──當巴西首都綿延一公里的真實高牆築起,你我之間還剩下什麼?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作品推薦》
造訪古巴國營配給店:當理想中的社會主義,在現實生活中體現
墨西哥琳瑯滿目的在地美食,可不只有莎莎醬和塔可餅而已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ad Zube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