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火圈、找戒指、幫脫單──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複雜?

繞火圈、找戒指、幫脫單──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複雜?

前情提要:妝扮、祭品、儀式──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華麗?

上文提及的印式拜天地、父親移交女兒儀式和長輩摸頭祝福,大約持續了一小時。期間兩、三個印度小兄弟端著盛載不同油炸小吃的不鏽鋼盤子滿場飛,幫忙招待親朋好友,據香港家人的描述,小吃挺美味可口的,可惜帳篷內的新人忙於儀式,無緣一嘗廟宇製作的小吃。

Saptapadi:繞七次火圈

祭師於帳篷中央放置火盤,點起火種,召喚火神見證即將進行的、最重要的結婚祈福儀式──繞七次火圈(Saptapadi)。我和丈夫需要一小撮、一小撮的將木碎燃料灑入火堆,由於火堆距離我們很近,我和丈夫的眼睛被迎面而來的煙燻得很不舒服,我們的淚腺更一度不受控制,流起淚來,賓客還以為我們感動流淚,事實是受不了煙燻雙眼。

火燒得正旺之時,便是我期待已久的「繞七次火圈」,而我的弟弟(根據傳統須由新娘兄弟負責,如新娘沒有哥哥或弟弟,可由表/堂兄弟或其他同輩男性親友幫忙)也有登場機會──拿著一袋米通,添滿我的檳榔葉碗。

我先領丈夫依順時針方向走 4 圈,繞圈期間,我一邊向地下灑米通,一邊接受賓客的灑花祝福和歡呼。回到起點,將碗內剩下的米通灑向火堆,繞下一圈之前,我弟再將新的米通添加到我的碗內,接著丈夫同樣依順時針方向領我走餘下的 3 圈,堪稱婚禮的高潮。

繞火圈。圖/Yvette 提供

言不及義的弟弟居然說:「儀式像驅鬼!」作為新娘的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婚禮與靈異儀式連上關係,頑皮弟弟的視角果然獨特。事實上受港式恐怖電影影響的弟弟並沒有錯,因為印度人在婚禮上撒米也有驅除惡魔之意,以祈求婚姻生活繁富。

雖然我和丈夫已於香港結婚註冊時,交換了結婚戒指,但繞火圈後我們再次交換婚戒,並進行類似西方的結婚宣誓儀式。新郎和新娘的誓詞並不一樣,祭師用印地語讀出一系列的結婚宣言,由丈夫現場翻譯給我聽,丈夫的誓言包括「我會珍惜你」、「我會提供生活所需及金錢」;我的則有「我會聽從你的說話」、「我會為你烹調」、「我會照顧你的父母」。

然後我和丈夫互相交換花環,同時間我也由原來在丈夫的右邊,變成在他的左邊。印度教徒相信,新娘經過繞 7 次火圈和結婚宣誓,會更靠近新郎的心,所以我便由丈夫的右邊轉移到左邊,更接近他的心臟位置,聽起來相當浪漫!

丈夫按照傳統為我戴上「新娘幸運項鍊」(Manga Sutra),以及用紅色粉末於我的額頭髮際抹上象徵已婚的紅印(Sindoor),並互相餵食甜品。祭師再於丈夫的右手和我的左手縛上富含宗教意的紅棉線,隨著婚禮儀式告一段落(當然之後少不了跟一眾來賓合照),我們正式結為夫婦,再次地。

誰是婚內領導者,和下一位新娘?

結婚典禮後,還有兩個有趣的小遊戲。

水中尋戒指。圖/Pinky Hung 攝影

第一個是「水中尋戒指」,我和丈夫比賽誰先在混沌的水裡(混合薑黃粉、玫瑰花瓣及米通)找尋他的婚戒,一共有三個回合,據說勝出的一方在婚姻裡會扮演領導者角色。我和丈夫希望以情人、知己、合作伙伴的和平關係經營我們的婚姻,沒有誰「領導」誰的觀念,但是既然要比賽,我也積極投入,最後我兩次成功找到戒指,勝出了小遊戲(謝謝丈夫的讓賽)。

第二個遊戲有點新娘拋花球的意味,我嘗試意譯為「新娘祈求姊妹團脫單身儀式」(Kalire Ceremony)。我的手鐲上縛了金色水母狀手鐲吊飾,這是印度西北部旁遮普邦(Punjab)新娘慣用的配飾,現在卻是風行印度的婚禮時尚飾物,所以即使婆家來自哈里亞納邦(Haryana),我們還是順應潮流,使用手鐲吊飾。

手鐲吊飾不是單純的裝飾作用,由女性親友為新娘佩戴,象徵繫上一眾親朋的祝福。我向每一個適齡未婚的女性親友頭上抖動一對手鐲吊飾,祈求未婚的她們早日找到美好姻緣,據聞手鐲吊飾掉下誰的頭上(但是現今的手鐲吊飾花樣百出、質料講究,恐怕不易掉落),那人便是下一位的新娘子。

新娘祈求姊妹團脫單身儀式。圖/Pinky Hung 攝影
不要看我現在對印度婚禮描述頭頭是道,當時我卻是茫無頭緒,像一個打扮漂亮的木偶,僅依從印度家人的指示,完成一場沒有綵排機會的印度新娘演出。

這一次的書寫記錄不但使我多走一次新娘的路,更讓我有機會真正了解我們的印度結婚儀式,以上的結婚儀式記錄,即使同為印度教,不同地區或個別祭師,演繹方式和次序也存在差異,所以當你參加其他印度教朋友的婚禮,看到細節上的不同也無需訝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Noor Haswan Noor Azman@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