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扮、祭品、儀式──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華麗?

妝扮、祭品、儀式──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華麗?

前陣子曾經分享我的印度新娘彩繪夜,簡單記錄婆媳兩代婚前彩繪的「演變史」,這一篇文章,則將詳細介紹印度教的結婚儀式(三天婚事的第二天)。

再結一次婚,省略高調的 Baraat

說起傳統印度教婚禮,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寶萊塢電影裡經常出現的一幕:帥氣的新郎騎乘駿馬或大象,與新郎親友組成的結婚隊伍,一些人奏樂、一些人跳舞,浩浩蕩蕩前進新娘家或婚禮會場──這就是俗稱的 Baraat,有點像中式婚禮的迎親儀式。

美國街頭偶遇的印度新郎結婚隊伍。圖/Yvette 提供

我和丈夫認為印度迎親儀式有點戲劇化,不大符合我們含蓄、低調的個性,而且我們早已註冊結婚,同一屋簷下生活近一年,似乎更沒有「迎接」的必要,所以我們略去迎親儀式,直接進行結婚的宗教儀式。

我們的結婚典禮是在南德里一間印度教廟宇的三樓大廳舉行,我在廟內附設的新娘房度過了一個兵慌馬亂的早上:化妝、穿印度婚紗、配戴與婚紗同系列顏色的兩排手鐲、一對金色水母狀手鐲吊飾(Kalire)、印式戒指手鏈、夾式耳環(婆婆特地為沒有耳洞的我,找來一對我也可以戴上的耳環)、眉心貼上紅色圓點貼(Bindi)、弄髮髻、戴上額頭髮際飾物(Tikka)和新鮮茉莉花串作點綴。

比起新娘的華麗,新郎相對簡單許多,丈夫自行穿上傳統印度服,姊姊一邊參考網路視頻,一邊將長長的紅色民族風頭巾,牢固地繫成帽狀,戴在丈夫頭上,印度新郎造型便完成。

結果我和丈夫比原定時間晚了一小時現身婚禮大廳。

結婚大廳有一個用橙色和藍色彩紗裝飾的方形帳篷(Mandap),帳篷內放了白色軟墊,讓我、丈夫、雙方父母、兩位祭師舒服坐下祈福,帳篷中央有兩樽小神像──象徵吉利、富足的吉祥天女(Lakshmi),以及專門解決難題的象神(Ganesha),並放滿祭品,如金盞花、桃紅玫瑰花瓣、薑黃粉、白米、裸麥、小麥碎、黑蕎麥、椰子、蘋果、香蕉、芒果、印度酥油(Ghee)、牛奶、丁香、豆蔻、檳榔葉、蜜糖、石蜜(Jaggery)、線香、香塔、木碎燃料(Hawan Samagri)、印式無味米通(Murmura)、紅棉線圈、白色螺貝(祭師吹奏用)、一盒印度龍鬚糖(Soan Papdi)。

其中一款我很喜歡的印度甜品,由多層糖絲構成,入口即化。兩位祭師早上要準備以上的東西,大概比在新娘房準備的我們更忙亂。

Graha Shanti:印式拜天地

待六位主角──我、丈夫、爸爸、媽媽、公公及婆婆──安座好(印度結婚儀式雙方父母的角色相當重要),結婚典禮便正式開始!

首先,兩位祭師用右手無名指於 6 位主角的額中央抹上紅印和米粒,這是 Tilaka 儀式(舉凡遠行、入廟參拜、宗教節慶等,同樣少不了抹上紅點),有歡迎諸位的意味。

祭師唸唸有詞,透過丈夫的現場翻譯,我大概知道我們先向太陽系星體,包括太陽、月亮、地球祈福,並向帳篷中央的兩樽小神像獻花致意──這是 Graha Shanti。印度教徒相信恆星和行星對我們的一生有深邃的影響,儀式目的向天體祈求賜予新娘和新郎更強大、正面的能量。

我的爸爸一言驚醒:「這就像中式婚禮的拜天地。」印度結婚儀式與中式婚禮的具體實行方法自然不相同,然而其中蘊含的深意,有時候確實相去不遠呢!

印式拜天地。圖/Pinky Hung 攝影

父親移交女兒,夫妻獻祭神明

接著是「父親移交女兒的儀式」(Kanyadaan),媽媽按照祭師指示,拿一些混合水的薑黃粉,嘗試於我和丈夫的雙手掌心畫印度教符號「卐」(Swastika)。想當然爾,我媽不能馬上掌握卐的繪畫方法,不得不由祭師代為完成。

爸爸拿一個放了金盞花的紙碗,媽的手掌伸出放在爸的手掌下,我的手掌又在他們的手掌底下,丈夫也伸出右手,從我爸手上接過我的手和祭品,我和丈夫再將父母交給我們的紙碗內的祭品,獻予神祇。

我又即時向父母翻譯公婆的解說:「這代表你們將我交給丈夫照顧。」爸爸說:「這與西式婚禮爸爸牽女兒進場,再交給女婿,真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樣子掌心疊掌心的祈福重複了幾次,有些紙碗內放 10 元印度盧比紙鈔、有些放玫瑰花瓣、有些放米粒,也有換上銅器皿盛載水,偶爾爸媽、公婆會向我們灑花瓣,最後由我和丈夫將祭品呈獻給印度神明。

父親移交女兒儀式。圖/Pinky Hung 攝影

摸頭祝福與摸腳禮

接著丈夫的小姑媽將兩條已打結的黃色和粉紅色紗圍巾,披掛在我們身上,象徵一對新人不論肉體、靈魂,從此將相依一生,同時為接下來神聖的繞火圈儀式作準備。

雙方家長輕摸新娘和新郎的頭,送上對子女最真摰的祝福。當我的父母需要以印度形式獻上對我倆的祝福,還真的需要姊姊從旁協助,因為我家只習慣輕拍可愛寵物的腦袋(或撫摸下巴)以表讚賞,鮮少捫摸子女們的頭顱。

父母的摸頭祝福。圖/Pinky Hung 攝影

我媽不解地問:「怎麼在印度廟裡,你沒有向公婆奉上媳婦茶?中國婆婆最重視一杯媳婦茶。」印度新人沒有「奉媳婦茶」的結婚習俗,媳婦希望表達對公婆的尊敬可以行摸腳禮(一種後輩彎腰用手觸摸長輩腳背、小腿或膝蓋的問候方式),然而我們的結婚儀式主要坐著進行,我也找不到適合時機進行摸腳禮(當我與公婆久別重逢或即將遠行,我也開始習慣對他們行摸腳禮)。

完成以上落落長的儀式,以印度教標準,我們卻還不是正式夫婦(印度眾神才不管我們妥善收藏、快兩年歷史的香港結婚證書),儀式有點繁複,下一篇繼續分享印度教結婚重頭戲──看似唯美浪漫的繞火圈,以及兩個婚後的小遊戲。

繼續走進印度廟婚禮:繞火圈、尋戒指、幫脫單── 一場印度廟婚禮,可以多複雜?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inky Hung 攝影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