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媳婦、印度婆婆,異文化的婆媳關係,怎麼克服彼此差距?

香港媳婦、印度婆婆,異文化的婆媳關係,怎麼克服彼此差距?

「為什麼你的德里媽媽接受你呢?」

結婚後,我和先生為了清楚分別我們是在說誰人的媽,都會加入地區名稱以資識別,我會叫婆婆為「德里媽媽」,自己的親生母喚作「香港媽媽」,這個習慣我的婆婆都知道,有時候她也會叫自己「德里媽媽」。

前幾天跟婆婆和大姑聊天,她們突然問我:「為什麼你的德里媽媽接受你呢?」聽到這個問題,我一臉漠然(心想這問題不是應該問接受別人的一方嗎?怎麼會問被接受的一方),她們便哈哈大笑,德里媽媽解釋:「最近有朋友知道我們家的媳婦是華人,便問了我這問題。」

我:「所以你怎樣回答?」

婆婆和大姑不約而同回道:「因為我們都喜歡你。」

為人媳婦,聽到婆婆說這番話,怎麼可能不心花怒放、無比感動?

印度家庭面貌多樣,很幸運我的印度婆家十分開明、寬容、善良,從一開始已經很接納我這個非印度人,我和先生也不用承受任何家庭壓力。雖然現實中因為印度父母阻撓,經歷多年反覆勸說才修成正果,或者不得不分開的異國戀人不在少數,但我的好婆家不是印度獨有,我認識的幾位華人印度人妻朋友也深得她們的印度婆婆喜愛。

但我先生經常說:「幸好你不是印度人,如果你來自另一個宗教家庭,又或者你是說另一種印度語言的印度人,思想再開通的印度父母也不容易接受,印度人反而特別不喜歡與自己不同的印度人。」

婚前在印度工作的時候,我對一切印度文化充滿好奇,每每印度同事、朋友或男朋友媽媽在做菜,我都喜歡站在旁邊,好好研究印度人的日常,偶爾也會幫忙洗菜、切菜。第一次拜訪男朋友的家人後,男朋友便跟我說:「我媽很高興你對印度料理有興趣呢!」我一直很同意「當你真心渴望一樣東西,整個宇宙都會聯合來幫助你」,但是可否真正實現我的渴望,我知道最重要的還是我有沒有堅決的態度及實際的行動。

比方當我很想親近印度,我會不斷找機會,不論是旅遊印度,還是申請到印度工作,而這種渴望下的自然表現,也意外得到男朋友媽媽(後來的德里媽媽)的暗暗稱讚。

德里街頭可以輕易找到各種傳統甜品,當時還未成為印度太太的我只有兩次嘗試自家製作印度甜品的經驗,德里媽媽的評語和意見是:「印度西米露(Rice Kheer)的米有一點硬,但已經很好,下次可以延長煮米的時間,繼續努力」、「製作甜奶球(Rasmalai)的技巧可多呢!你第一次做可以有這樣的效果很不錯」她總是勉勵著我,不論我做的成品距離正宗甜品多遠也好,她都會開心地全部吃完。在德里媽媽溫柔的鼓勵下,我反而可以用自己的步伐進步,從前對烹飪毫無興趣的我,慢慢學會享受箇中樂趣。

如果真的要我回答文章開頭的問題,我想重點不是我懂得做菜與否,而是德里媽媽看到一個華人女生很喜歡印度文化,正在努力融入。不論婆家是什麼國籍文化,適應、接受、欣賞與自己母家庭的不同,這都有助更美滿的婆媳關係。

《關聯閱讀》
印度 婆媳大戰正流行
來自臺灣的丹麥媳婦,亮麗背後的洋蔥路
我的韓國婆婆──不分國度的婆媳問題,是否真的如此難解?

《作品推薦》
港、印口味大不同,"Kofta"變成「最大公約數」
只要我們願意,即使不出國也能親近遙遠的國度──香港南亞文化探秘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Nithi Anand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