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們願意,即使不出國也能親近遙遠的國度──香港南亞文化探秘

只要我們願意,即使不出國也能親近遙遠的國度──香港南亞文化探秘

我與印度咖哩的緣份始於高中時候,還記得我與幾位同學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第一次「勇闖」學校附近一間由尼泊爾人經營的印度餐廳,餐廳內燈光昏暗、飄盪淡淡的檀香味道、播放輕柔的印度古典音樂、兩面巨型的牆更栩栩如生刻劃了南亞人民的日常生活,優雅的環境和親切的香港女服務生,讓幾位初次接觸異國文化的中學生慢慢安心起來。

我們很容易對不了解的文化和異國人士產生莫名的恐懼,這種恐懼對於一群十多歲、沒有太多出國經驗的中學生自然更甚,後來透過書本、報章、電視、網上遊記等接收了更多印度資訊,恐懼沒有因為表面理解增加而消失,卻又同時產生一種更想親近她的複雜情感。

當我還沒有真正踏足印度土地之前,我也經常探索香港的南亞文化,我居住的區域更是巴基斯坦人及尼泊爾人在香港的聚居地之一(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 2011 年的資料,香港的南亞裔人士主要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及尼泊爾人,人口合共近 7 萬),一些印巴餐廳、南亞食品雜貨店、民族服飾店、寶萊塢影片店就在我從小光顧的小店轉角,只是小時候的我並沒有接觸他們,而他們一直都在我們身邊。

印巴傳統婦女服飾店的巴基斯坦大叔用流利廣東話說:「你們買三件式套裝吧!紗麗對你們來說太難穿了。」清真食品外賣店的巴基斯坦大叔也用廣東話向我們介紹南亞食品:「甜炸球香港人會覺得很甜。」南亞學童中文補習班裡的尼泊爾女孩 K 同樣用廣東話跟我說:「老師,下課後要跟我們去附近的公園玩嗎?」能操地道廣東話的印度裔女律師 L 跟我說:「在香港念本地學校的南亞裔學生很需要會中文的人幫助他們,因為南亞父母即使會說中文,但他們也不會讀、寫中文。」那些年我當義工,機構負責人總會很感謝義工們抽空教導南亞小朋友,事實是過程中我得以更深入了解南亞文化以及少數族裔在香港的生活情況,我才是那個該道謝的人呢!

香港鬧區尖沙咀是遊客必訪地之一,其中彌敦道有一所佔地廣闊的清真寺,但其實除了這所清真寺,香港還有許多富南亞色彩的宗教場所,例如尖沙咀麼地道(Mody Road)某商業大廈內的印度廟、中環較小的清真寺(俗稱摩羅廟)、灣仔的錫克廟、跑馬地的印度廟等。我對印度達 8 成人口信奉的印度教特別感興趣,跑馬地印度廟和麼地道印度廟都是我會跑的地方,記得有一次在麼地道廟宇遇上一位六呎高的聖師,他用手比畫一個十字架問道:「你是基督徒?」我說:「我沒有宗教信仰。」聖師露出溫柔的目光,並指著自己的心說:「沒有宗教信仰沒關係。神,就在你心中。」

縱使我沒有追求任何宗教慰藉,但我心中還是有所追尋。只要我們願意,即使不出國,看似與我們很遙遠的國度,距離也會變得伸手可及,搞清楚不了解的未知,所謂的恐懼也會隨之消失。

《關聯閱讀》
牛車、咖哩、寶萊塢的震撼教育──我的印度旅行序曲
來到杜拜才發現,穆斯林跟你我想的不一樣

《作品推薦》
我嫁給印度老公,「嫁妝」是門大學問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CC BY 3.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