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有三種「戀愛關係」

在瑞典,有三種「戀愛關係」

回想去年 8 月 1 日來瑞典前,我剛剛結束在台灣為期兩周的旅行,渾身曬到黝黑髮亮打著澎湖的烙印。還未等到這烙印減輕些許,在飛離台北之後的第 3 天,我已經拖著 50 公斤重的箱子走出阿蘭達機場,曝曬在斯德哥爾摩沒有一絲雲朵的艷陽下。

彼時我對瑞典的印象,除了馴鹿和極光無他。偏偏所遇到的瑞典人都十分喜歡詢問同一個問題──我為什麼選擇留學瑞典?為了不讓溫和有禮的本國人失望,我總是說因為 Uppsala University 在 QS 的排名很高,我想要到世界頂尖的大學求學。如今 9 個月過去,我對瑞典乃至斯堪地納維亞地區的認識,變得立體了許多。

這片幾乎超過台灣成為我第二故鄉的土地,不僅僅有肉丸和臭鯡魚,有極晝和雪松,有極豐厚的社會福利和極高的稅率,它的國民還因著身高腿長和金髮碧眼的基因,被稱為世界上最俊美的人。而他們對此也十分自知,便在每年長達 8 個月的黑暗冬夜與宗教信仰缺失的世俗化當中,養成了中庸的溫和派性格,用他們自己的說法是"försiktig",──這個瑞典語單詞專門被用來形容他們不輕易發表個人觀點,小心謹慎的性格。

和自律的作風以及嚴謹的性格相比,瑞典人對於「戀愛」的態度,可能會令初到的外國人大吃一驚,其獨樹一幟與其他歐洲國家都迥然不同。曾在外網看到兩幅漫畫,對比正常的戀愛過程和瑞典的戀愛過程:正常情況下,兩人互生好感之後會開始約會,約會一定次數之後決定是否在一起、成為正式的男女朋友;而瑞典模式則是──互生好感,發生關係,開始約會,最後再決定是否在一起,而在這之間則是不定次數的見面和上床。

在 Uppsala 生活期間以及同朋友們相處過程中,我見到過瑞典人對於「戀愛關係」各種各樣的觀點,也和朋友們討論過對於 relationship 的定義,這裡暫時分為 3 種來介紹。

首先是 FWB(Friend with benefits)──翻譯成中文可以是朋友之上戀人未滿,大陸和台灣對此則有更簡單的稱呼:「炮友」。

據相識的瑞典朋友們說,這種關係在瑞典、德國等國家比較普遍,可以在凌晨即將結束的 Party 上詢問心儀的女生要不要一起回家看個電影,也可以更簡單粗暴,直接在社交軟件上點點畫畫,如果兩個人看到對方的照片都滿意則可以開始聊天。FWB 之後可能是雙方在公共場合都選擇裝作不認識對方,而在瑞典,通過這種方式最後找到男女朋友確認戀愛關係的也大有人在。

其次是 Relationship without brand──兩個人享受和對方在一起的時光,維持戀人狀態卻並不會正式互相承認。

我有一個瑞典朋友,他同我在 Uppsala China Forum 認識,是對於戀愛關係難得認真的人。一起工作的過程中,我無數次從他口中聽到「我女朋友」怎樣怎樣,但當一次晚宴過程中我問起女孩子的近況時,他卻矢口否認:「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倍感好奇的我於是追問,沒想到和他進行了一場對 Relationship 的嚴肅討論。他說自己從來沒有問過女孩做自己女朋友,兩人經常一起 hang out,卻誰都沒有提到過「在一起」。

「給兩人之間的關係打上標籤會讓人總是忍不住有所期望,而伴隨而來的是更加容易對對方失望,這樣真的很累,也很容易不歡而散,」晚宴結束後的 After party,我們一人拿了一杯果醬奶油,靠在拱形迴廊下聊天。

昏暗的燈光從頭頂照下,他的眼睛隱藏在深邃的眼窩陰影中,看不清表情,也看不出平日裡純良無害的灰藍色。「雖然我下學期就要交換去韓國了,她的大學,」他拈起自己杯裡奶油上插著的巧克力花遞給我,我丟進嘴裡。「但那是我的決定,和她沒有關係。我不打算要求她和我在一起,這樣沒有標籤和束縛的 relationship 我覺得挺好。

最後則是我們熟知的 Serious relationship ──無論兩個人是通過正常的戀愛模式還是通過瑞典模式,只要相互承認正式的關係,那麼就是在一起。據瑞典朋友們講,無論之前有多少 FWB,一旦有了正式承認的 Partner,那麼兩個人便會拋下過去,彼此專一。

聽過朋友們抱怨,在瑞典,想要找到那個對的人很難。「對待關係越隨意,也越容易錯失那個對的人」。

彼時我正和朋友在咖啡廳 Fika。Uppsala 的五月陽光正好,轉頭望去,路旁的花都開好了。花樹下,盡是牽手漫步的一對對路人。

《關聯閱讀》
紐約、慾望、城市──談談大蘋果的戀愛觀
「我的字典裡沒有告白......」──談談「美式戀愛」的「專業術語」

《作品推薦》
Valborg那一天,自律的瑞典人都變成了小惡魔
「牆外」的我們,怎麼看待周子瑜事件與其他(上)──一個中國留學生的觀點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