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的我們,怎麼看待周子瑜事件與其他(上)──一個中國留學生的觀點

「牆外」的我們,怎麼看待周子瑜事件與其他(上)──一個中國留學生的觀點

「《小時代》怎麼能夠反映中國電影的真正水平?要我說,她們就應該看《臥虎藏龍》嘛,實在不行《智取威虎山》也好啊。」

我窩在旋轉椅裡,湊著昏暗的燈光檢查雙腿的傷勢,還好只是腫得老高,並沒有皮肉傷。軟軟的坐墊、熱熱的巧克力牛奶,桌前的黃玫瑰開得歡樂。正打算撈過 Kindle 看會兒《尋路中國》就睡,微信響了。按下語音接聽鍵就從手機裡傳來溫羽的聲音,分貝之大讓我虎軀一震。

「安啦,」我停下伸向 Kindle 的手,轉而拿過一旁的乳液:「朋友來家看個電影而已,沒必要想得那麼嚴重唉,」扭開乳霜罐,櫻花的味道在暖暖的室內飄得滿屋都是,但願能讓我摔傷的地方感覺好點。

我邀請了今天一起去滑雪的日美混血女生和瑞典室友週末來家看電影,不知道看什麼好,順手在朋友圈發了條狀態求推薦,沒想到留言多到令人吃驚,溫羽更是直接把語音電話打了過來。本科時代我倆是四年室友,畢業之後我來了冷成狗的北歐讀書,她留在溫暖的湖北小城準備考研。

「《小時代》是爛片誒,你把這個給她們看,人家會怎麼看待中國年輕人的價值觀?《山楂樹之戀》都比它好,還可以讓外國人看一看文革時代中國人純純的戀愛觀。」電話那頭的聲音有所緩和,我捏了捏桌上的一盤青葡萄。

「國內已經早晨 5 點了,怎麼還不睡?」屋子裡太暖和,葡萄已經變得軟綿綿。

我這幾天全程圍觀周子瑜事件的直播,看得太爽了,就想想應該翻牆出去表達自己的觀點,」7 小時的時差,或許是太久沒有聯絡,她的聲音疲憊中透著激動:「你關注了沒?」

老實說並沒有。

網民鬧騰最兇那會兒,我正被各種 Deadline 熬得焦頭爛額,期末考試翻譯稿件研究項目練琴寫文章堆在一起,那段時間整晚整晚到凌晨才能入眠。有時會爬上網路瞅瞅,結果被滿眼的政治討論刷屏,想看看明星緋聞放鬆一下心情都做不到,一個不爽就卸載了微博,連臉書也很少刷。於是跑回英雄聯盟打輔助,雖然打很爛經常被抓,但至少沒人再刷「八榮八恥」也沒人再叨叨「支那」。

「看了兩眼,蔡英文臉書狀態發佈兩小時兩萬評論量也是可怕。」我不想讓朋友失望,覺得我是不關心政治的冷漠小孩。

「我跟你說,我覺得帝吧那幫人這一次做得太好了,促進了兩岸年輕人的交流,讓牆外的人也聽一聽我們的聲音。你知道嗎我 Facebook 被深綠狀態刷屏了,都在說『明天首投投給蔡英文』。」頓了頓,溫羽又說:「我對帝吧那幫屌絲沒啥好印象,可是這一次他們很守規矩有秩序,不罵台灣同胞,只用表情包和圖片反台獨,就應該讓他們看看我們的中華美食,看看我們美麗的景色山水嘛。」

我用刀尖剖開一只橙子。她繼續說:「如果不是周子瑜這個事件,我不知道台灣存在那麼嚴重的獨立傾向。我真的搞不懂,明明是一家人,他們為什麼要獨立呢?

放下刀,橙子坐在書桌上,燈光下它看起來暖烘烘的。為了省錢我沒有買日光燈,用便宜的黃色節能燈泡代替。

「我和台灣女生欣儒熟悉之後,跟她聊過台灣的歷史課本,問過她台灣普通人對蔣家的看法。她和我說,他們歷史書就是這麼教的,35 歲之前的台灣人歷史課本中國是中國,和台灣史是分冊的。

膝蓋還是隱隱作痛,今天不該不自量力坐纜車上綠道雪坡。「溫羽,誰都有資格說台灣人都想獨立,你我沒有。我們不是旅遊,我們在那裡生活過半年,對台灣的了解比沒有去過的網民多得多。」

來瑞典生活半年,我想我在被影響得越來越「瑞典」。我變得不關心政治,不關心經濟,只在乎會影響自己生活的事物,走在外面也習慣戴上耳機,用音樂掩飾社交懶惰。多少次當我和瑞典室友們聊天,聽到最多的回答現在也被我慢慢掛在了嘴邊——"I don't mind, I don't really care that."我不在乎臉書發生了什麼,蔡英文一條狀態下 22 千(22K)的評論和我沒有關係,我也不關心大陸和台灣甚至外國公眾怎麼看待這次事件。花店里的鮮花又漲價了,看來下個月我得少買兩盒瑞典肉丸。

不過,說完全不關心也是假的。我一向對不同國家和不同文化很有興趣,也很樂意知道身邊外國朋友們的看法。西班牙室友小哥在我們見面的第一天,在斯德哥爾摩一家地下魚市的餐館裡,揪著麵包丟到碗裡。在我以為他正考慮要不要再去免費續一次碗把 95 克朗一份的魚湯喝回本時,他突然說話了,灰色的眼睛直直望向我,手裡揪麵包的活計沒有停下。

「給我講講台灣的歷史,它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

半年之後我仍會笑他初次見面就問這樣敏感的問題,他撓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窩在廚房的沙發裡喝我分他的 Lingenburry 果汁,安靜如雞。

「給你講個故事,關於一個 16 歲的台灣小女孩,然後告訴我你的看法。」我從他面前抽了片餅乾丟進嘴裡。

他一把抱住餅乾盒子裝作緊緊護在胸前,兩眼發光:「關於台灣?快給我說說。」(未完待續)

《關聯閱讀》
中港羅湖橋的兩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爭論「台灣是否等於中國」之外,同樣值得我們思考的事
「我是臺灣人,你是中國人」──話先講清楚,再來交朋友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周子瑜 Tzuyu 後援會 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