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塗鴉妨礙市容?矽谷小鎮跳出框架,翻轉公共藝術

街頭塗鴉妨礙市容?矽谷小鎮跳出框架,翻轉公共藝術

遷居美國科技重鎮矽谷,打破先前的藝術沙漠刻版印象,逐漸愛上了這個處處散發驚喜與創意的城市。矽谷人對科技生活應用層面細節的注意,是世界有名的,這樣一個「重視生活」與「體現創意」的城市精神,展現於藝術活動,特別是公共藝術方面的關心,也是令人折服與值得探究的。

位於舊金山南邊的矽谷,是由數個小城鎮所構成的狹長地帶,每個小城有各自的地方政府(City Hall),所展現出來的城市地景與人文風景也各有姿態。最近,我所居住的小鎮坎貝爾(Campbell)發起了一項名為"Art Outside the Box"(藝術外箱) 公共藝術美化活動, 由素人畫家上陣,將一個個不起眼的交通號誌控制箱,轉換為主題繽紛多元,和社區連結、深具特色的「藝術箱子」,不但點燃了城市死角,創造出一個更有活力與魅力的城市景觀,還遏止了隨意的街頭塗鴉,社區居民也紛紛動了起來,投入城市美化的行列。

這項公共藝術專案的初衷其實很有趣,訪問到專案幕後推手坎貝爾城市發展協會專員 Alan Zisser,談到矽谷市區的街頭隨意塗鴉日漸猖獗,某些公家單位牆面、橋墩或公園遭任意塗抹,已經到影響市容的地步。市府單位認為,與其遏制,不如反其道而行,於是索性邀請這些素人畫家參與城市改造計畫,透過與當地藝術家聯盟合作策劃,於各大平台公開徵選創作提案,短短數周內即收到四十六件提案,最後挑出十一件作品;而藝術創作的載體,為了融入城市地景,決定就地取材,策劃團隊發現隱藏於市區角落的交通號誌控制箱,樸素的灰色外觀,平常不為人重視,卻是最有發揮空間的創作媒介。

Art Outside Box作品之一

許多公共藝術方案的立意雖好,卻因缺乏和城市居民連結,導致一些藝術品如同被強制置入大眾感官經驗和日常生活的物件符號,背離了公共藝術「公共性」的精神意涵。觀察矽谷「藝術外箱」計劃,各個環節重視與社區居民的對話,使民眾有認同和參與感,從一開始募集民眾意見,找出十一處需要美化的市區角落,包括交通要道、公園、市民中心,與熱門早餐店等,使公共藝術品的設置符合大眾期望。

再者,專案資金來源打破由政府出資,透過公開募款,獲得社區居民、當地企業與非營利組織的贊助,例如: 家具建材零售商 Home Depot 出錢出力,提供清潔控制箱的相關物資和作業準備,集合扶輪社成員與社區志工,一同將控制箱變成乾淨的畫布,使藝術家能夠盡情作畫,無後顧之憂;Trader Joe's 連鎖超市(更多 Trader Joe's 閱讀)則提供食物、礦泉水等補給品,鼓勵員工和超市客人貼心「探班」,讓藝術家在風吹日曬的戶外環境創作時,能隨時補充熱量,同時與民眾溝通創作概念並收集意見反饋。

某些藝術家甚至在網上公布作畫的時間,邀請民眾一同在城市的畫布上揮灑。學雕塑出身的 David Canavese,以坎貝爾城市地標和未來城市建設藍圖,融合經典電玩超級瑪利歐的視覺風格,將原本單調乏味的馬路口,轉變為令人眼睛一亮的城市風景線。David 興奮地透露,這個專案最激勵人心之處在於創作主題不設限,完全讓投稿藝術家自由發揮,主辦單位只鼓勵創作者充分傾聽民意,問問他們的需求和喜好,使公共藝術的呈現更具彈性和吸引力。於是,他訪問了居住坎貝爾市的朋友,發現居民對於市中心的隧道改建計畫既期待又滿腹疑竇,不知眼下的雜亂與煙霧瀰漫會帶給大家甚麼改變。恰巧 David 要改造的交通工具箱就位於施工隧道附近,靈機一動,他向市府單位索取改建藍圖,運用巧思,用油彩方式呈現未來隧道施工完成後的模樣,讓這些「藝術箱子」真真實實地走入民眾的生活,與城市脈動緊緊結合!

David Canavese和其創作的「藝術箱子」

另一個位於市中心的「藝術箱子」則反映了小鎮的人文特色,坎貝爾市有矽谷最具規模的農夫市集,每到假日,當地居民人手一個環保購物袋,上市集選購當季新鮮農產品,吃得健康也支持當地小農,活絡地方經濟與社區蓬勃發展。以上的生活場景,被畫家 Pam Mossing 以生動鮮豔的筆觸記錄下來,Pam 認為街頭公共藝術的主題要平易近人,貼近常民生活,並能讓首次造訪的遊客於很快的時間內認識這個城市。

農夫市集主題藝術箱子

矽谷藝術外箱城市美化專案,2011 年從聖荷西(San Jose)起跑,包括坎貝爾市在內,至今已延展到三個城鎮。主辦單位注意到街頭塗鴉的比例減少了,最重要的是讓藝術走入社區,把社區和當地的藝術家聚集在一起。社區居民以不同形式正面回應,包括投書建議第二期方案的創作內容,希望藝術家能將城市歷史、文化或某種鄰里的感覺呈現出來;甚至有居民在網路上發起最受歡迎的藝術箱子票選活動,鼓勵藝術家持續創作好的公共藝術作品。採訪的過程中,我不禁深深為這個公共藝術專案所折服,不僅跳出框架思考,重視細節,由民眾的角度和利益做出發,藝術家積極與社區對話,讓公共藝術不再曲高和寡。比起原本灰樸樸、一陳不變的街景,這些藝術外箱更貼近在地人的生活,令人莞爾地會心一笑!

《關聯閱讀》
台灣「醜」在哪?醜在填鴨的美感教育,造就沒有特色、故事的城市容貌
塗鴉與嘻哈,台灣可以更叛逆一點!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蘇珊維格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