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當教授,看見「出國一條蟲」的亞洲學生:多點信心吧!其實外國人真的沒有比較厲害

赴美當教授,看見「出國一條蟲」的亞洲學生:多點信心吧!其實外國人真的沒有比較厲害

「A lion at Home, a mouse abroad! 」

這句英文諺語翻譯成中文,意思就等於我們說的「在家一條龍,出門一條蟲」。

而自從赴美擔任起「菜鳥教授」之後,看見許多亞洲學生出國留學的表現,真的就如同這一句諺語所形容的一樣,讓我擔心不已:為什麼這麼多人出了國,就自覺矮人一截,好像信心都沒了?

如果你也有這樣的症狀,請你再看一下這篇文章的標題,然後跟著說一次:「外國人真的沒有比較厲害!」

這種外國人(美國人)一定比較厲害的錯覺和迷思,是怎麼來的?既然身在美國教育界,菜鳥就從教育的角度和自己的觀察說起吧!

美國學生為什麼特別「愛表現」?

「This is my cool train….」「You can open the doors….」

四歲的兒子,最近每天在家都拿著玩具,童言童語地說個不停。仔細聽他說的內容,才發現他是在介紹玩具——原來,他讀的托兒所,每一個小朋友,每星期都有一天,要帶自己的玩具到學校,不只是與同學分享,還得要向大家介紹自己的玩具。這樣的訓練,不只讓小朋友從小習慣分享自己所喜愛的東西,也讓小朋友習慣在公開場合發言不怕生,面對老師的提問,更總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說點什麼。

見微知著,從美國小孩從小接受的教育,讓我了解到,為什麼美國的大學生,在課堂上會這麼「敢說話」。其實,許多在英美等國長大的孩子都差不多——從小就開始培養公眾演說技巧,練習在別人面前表達意見;長大以後,在教室裡,上課踴躍發言就成了很自然的事。

另外,出國唸書的朋友,應該多少都有類似的經驗:剛來到美國唸書的前幾個月,受限於語言能力,遇到課堂上的討論,很少有機會接得上話。但等到過了語言適應期之後,當我們慢慢跟上課堂的討論,才發現怎麼外國同學的發言內容,許多時候其實根本就言之無物,但他們卻總是侃侃而談、而教授也顯得很嘉許?

你是不是會因此覺得奇怪:難道,教授們聽不出來,這些人的答案並不好、甚至很遜嗎?

不是的。作為教授,我們當然知道誰的發言是真的有料,誰又是在胡扯——但是,相較於沈默的亞洲學生,這些敢發言的「老外」學生,更可以讓教授充分瞭解學生究竟吸收了多少知識,自己能怎麼調整教學步調。當然要鼓勵啊!

以我自己在美國大學的任教經驗來說,雖然知道亞洲學生大多很用功,也很願意給亞洲學生的報告高分肯定——但是坦白說,如果真的遇到要掛名推薦學生進入職場、或其他研究機構的機會,沈默的亞洲學生,通常不會是教授們優先的考慮對象。

教授們喜歡推薦哪一種學生呢?成績好當然很棒,但是,畢業之後最能獲得好評、為校爭光的學生,通常不是成績最好的,而是「最有自信」、「最勇於表現」的。而這一點,「沈默、低調」的亞洲學生,就很難做到了。

事實上,「沈默是金」,從來就不適用於人才來自五湖四海、競爭激烈的美國職場——只靠專業討生活、不善交際或表現的結果,就是在職場上的發展受到限制,難以更上層樓。圖/Shutterstock

亞洲學生為什麼沈默?「怕犯錯」和「過分謙虛」!

說到「自信」,有些人認為,亞洲學生出國留學相對沒自信,只是因為缺乏英語演講、溝通的訓練,只要多練習,就可以在課堂上表現得好一點。

好的語言能力和溝通技巧,對亞洲學生在美國求學確實有幫助。但是,比在學校的生存策略更重要的,更是「心理上的準備」:做好了心理上的準備,才可能迎接出了校園之後、更嚴苛的挑戰。

從小在「只有標準答案」的教育環境下長大,亞洲學生出國求學之後,不管有沒有唸教授指定的書、不管語言能力如何,到了課堂上,仍經常害怕自己的答案「不正確」,擔心自己的回答「不夠好」,所以寧可選擇沈默——結果到了職場後,這種心態也持續著。

畢業之後,如果幸運找到工作、留在國外的職場,能夠克服這個心理障礙的人,慢慢地可以在職場上面對同事、上司和客戶侃侃而談,獲得很好的工作成績;然而,多數的亞洲人,還是只靠一技之長的專業討生活,面對當地同事或主管,仍持續抱持「沈默是金」的交際模式。

事實上,「沈默是金」,從來就不適用於人才來自五湖四海、競爭激烈的美國職場——只靠專業討生活、不善交際或表現的結果,就是在職場上的發展受到限制,難以更上層樓。前兩年一份根據美國科技業的職場調查報告就顯示,矽谷有將近三成的亞裔專業人士,但其中只有一成多在公司擔任主管的職位。相較於矽谷裡六成多的美國白人,就有80% 擔任主管。

亞裔的專業沒問題,卻在美國職場相對難以獲得升遷——這當中自然可能有所謂「族群刻板印象」的存在,卻也和現實競爭脫不了關係。當中除了怕犯錯所以沈默、自我隱形,亞洲的謙虛「美德」到了國外,也可能反而變成一項障礙。

亞洲來的我們,需要重新學習,如何在「謙虛」和「自我行銷」中,找到平衡。

就以學術圈來舉例吧,在國外的學術研討會中,菜鳥教授見過很多優秀的亞洲博士生,他們要發表的論文內容有極佳的水準,但是,一遇到外國「大咖學者」的提問,很少有人有勇氣為自己的研究辯護。往往看到亞洲學生一直感謝對方的意見、並且顯得很不好意思,好像自己苦心的研究,有多大的錯誤、有多見不得人一樣。

反觀美國當地的博士生,同樣會緊張、同樣會尊重提問人的意見——但是,他們也會透過積極為自己的研究辯解,來換得資深學者們給出更精闢且實用的建議。

我當然知道,對很多亞洲學生來說,由於習慣我們教育體制中的「上對下權威」,因此很多學生會認為,公開反駁知名學者的意見,好像是「膽大包天」、「大逆不道」、「沒禮貌會得罪對方」的一件事,所以,經常對所有的批評選擇照單全收。

殊不知,在歐美學者眼中,這樣的「謙虛」與「禮貌」,反而往往會被跟「能力不足、無法面對挑戰」的形象,劃上等號。

出國討生活,是一場心理內戰!

在國外討生活,真的是一場戰爭——但對手不只是別人,更是自己心裡軟弱的那一面。如果想要在異鄉站穩腳步、更開心自在地過日子,這一場「心理內戰」,只能告訴自己要越挫越勇,不能認輸!面對外國的文化,把自己武裝起來,比期待外國人同情你的離鄉背井,來得有用許多。

其實,不論哪一國人、來到哪一國,大家都一樣:身為「外國人」一定會緊張、也會害怕不懂當地文化脈絡而出糗。

美國在地學生或是工作者幸運的一點是:他們沒有離開自己的國家,赴外地讀書、討生活。可是反過來講,對赴異鄉體驗國外生活的我們來說,好處是可以把世界看得更清楚。

在美國教書,看到好多亞洲學生明明自己的主意比較好,卻讓外國學生主導討論;看到好多美國學生明明事前沒有準備,卻信心滿滿地講得天花亂墜——看著沒有自信的亞洲學生,再看到過度自信的外國小孩,真的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受。

不管是因為語言隔閡,還是因為個性謙虛、不想出鋒頭所以選擇沈默。在此誠心建議大家:面對「老外」,請放膽拿出更多信心,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吧!這絕對比「對他們客氣、給他們面子」,更可能獲得對方打從心底的尊重。

到了美國,老美不懂「溫良恭儉讓」,所以,這些美德真的留在家裡就好。如果不想變成「國內一條龍、出國一條蟲」,要出國打拼前,記得先強化自己的信心。你會發現,「外國人,真的沒有比較厲害!」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