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遇見親切優雅的費德勒──我在蘇黎世機場迎接球王的現場花絮

親身遇見親切優雅的費德勒──我在蘇黎世機場迎接球王的現場花絮

1 月 28 日週日,全世界無數球迷的目光,都聚焦於澳洲網球公開賽。瑞士球王費德勒在決賽對上克羅埃西亞籍的網球好手契利奇,並且陷入苦戰。不過,鏖戰 5 盤的他,最後仍以 3:2 的比數打敗對手,榮獲個人澳網第六冠,同時也拿下生涯第 20 座大滿貫冠軍。

瑞士人的個性大都內斂低調,崇拜偶像、瘋狂追星等行為相對較為少見。雖然他們不熱衷於「製造英雄」,但是費德勒憑藉個人成就及魅力,成為當今世上名氣最大的瑞士人,仍在小國人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地位。他廣受大眾喜愛,代言邀約不斷。在家觀看瑞士電視頻道時,我便不時看見他代言的廣告,而且每隔一陣子便會推出新片子。

位於蘇黎世的國家博物館,有個展示古今重要人物與事蹟的牆面,費德勒便名列其中,與建造日內瓦教會的喀爾文(Jean Calvin)、推行宗教改革的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和帶領瑞士面對二戰的吉桑將軍(Henri Guisan)等齊名。另外, 2016 年 4 月伯恩州的雙語城市比爾(Biel/Bienne)還以這位網球明星的名字,為一條路命名──因為費德勒曾在這兒完成初級網球培訓,所以當地政府新闢一條通往瑞士網球協會的道路時,決定將它取名為「羅傑.費德勒巷」(Roger-Federer-Allee)。

當然,瑞士媒體和觀眾,也都熱切地關注這場澳洲網球公開賽。其實,只要費德勒打入大滿貫決賽,德語區電視轉播的收視率都會高於 50%。依據德語電視台 SRF 的統計,週日這場比賽的收視率便高達 58.3%。 (註) 

費德勒勇奪個人第 20 座大滿貫金盃後,當地媒體更紛紛大篇幅報導這則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瑞士媒體公布球王行蹤,粉絲相約接機

星期一,當我還沉浸在費德勒創造奇蹟的喜悅時,我的雙胞胎妹妹(她也住在瑞士)轉貼了一則德文新聞給我:

「粉絲請注意!在澳網榮獲第 20 次大滿貫冠軍之後,星期二費德勒將回到瑞士。球王和家人將搭乘阿酋航空 EK87 號班機,並於 12 點半抵達蘇黎世機場。費德勒期待大家熱烈的迎接。」

因為我家距離蘇黎世機場近,所以妹妹特地傳送訊息,鼓勵我去接機。其實,閱讀這則訊息的當下,我腦海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這怎麼可能?」瑞士媒體竟然會公佈世界知名球星回國的班機號碼與抵達時間!難道,他們不會擔心現場聚集過多粉絲,造成混亂?甚至,有心人士可能去鬧場?

另一方面,我也抱著滿心期待,希望藉由這次難得的機會實現親眼看見球王的夢想。我不確定在眾多粉絲之間,我是否能夠擁有與費德勒近距離接觸的機會。不過,鐵粉如我衷心地認為,只要能和球王呼吸同一個空間的空氣,站在同一塊地板上,一切就值得了。

隔天,我一個人直奔機場,大約在 11 點 20 分抵達了二號入境大廳。出乎預料之外的,是機場完全沒有任何管制,也沒有增加任何安檢人員──這天一如往常,旅客來來往往,自由進出這座瑞士最大的機場。

此時,入境大廳北側已經拉上兩條管制線,後方站滿一排民眾,中間則預留一條通往出口的走道。我趕緊在兩名身材較矮小的太太後方卡位站好。環顧四周,我發現零星的媒體已經準備就緒,而且不少粉絲有備而來,例如:有些人帶著自製海報,有些人頭戴 RF 網球帽、披著費德勒肖像圍巾,一位太太還戴著紅底白色 RF 字樣的大圓盤耳環。我的正前方則掛了一幅印有球王大頭像的紅色旗幟。這是粉絲俱樂部 fans4roger 帶來的,上頭寫著「羅傑,我們永遠的第一名 」。

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場聚集越來越多民眾,一轉眼我身後便站了好幾排人牆。我原本以為自己會為了排解等待的沉悶而閱讀電子書。不過,刻意從家裡帶來的 iPad 一直躺在我的隨身包裡──雖然費德勒搭乘的飛機尚未降落,粉絲熱切期盼的心情讓空氣躁動起來,我無法專心閱讀,甚至全身燥熱得不得不脫下大衣外套。

球王現身,面對粉絲熱情有求必應

11 點 50 分左右,記者開始訪問民眾,並把目標放在那些頭戴 RF 網球帽的資深「大齡粉絲」們。他們提出的問題不外乎是:「您當羅傑的粉絲有幾年了?」或「您為什麼喜歡羅傑?」我聽見那位戴著 RF 大圓盤耳環的太太回答:「他好謙虛、他好優雅⋯⋯。」站在我前方的太太更被訪問了兩次──她向大家展示了自製的精裝版費德勒寫真集,而且封底還是她跟偶像的合照呢。記者採訪粉絲的同時,現場偶爾傳出 Let's go Roger, let's go! 的口號,還有牛鈴聲。在一片忙碌之中,時間似乎流逝得特別快。

大約 12 點 50 分,費德勒捧著澳網冠軍盃現身了! 在走道前端,他花了許多時間接受媒體的訪問,然後慢慢移動。雖然一路走走停停,但在接受好幾輪採訪之外,他不忘面對粉絲,親切地與大家合照、握手或簽名,而且有求必應。

這一切對我來說,真的太難以置信了!週日上午,我才坐在家中客廳,透過電視轉播看見球王在南半球酷熱的天氣下苦戰,還有高舉冠軍獎盃的畫面。沒想到,兩天後在北半球寒冷的冬日,這位傳奇人物竟然出現在我眼前。他本人比螢幕上看起來還要清瘦,而且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優雅的氣質。 

每當費德勒靠近一步,我的心便揪緊一吋。我看見他為粉絲帶來的網球和帽子,甚至以頭條報導第 20 次大滿貫冠軍的免費報紙《20 Minuten》簽名,而我手中緊握的是個人的第二本著作《瑞士不一樣》。在這本書的某篇文章裡,我講述蘇黎世和巴塞爾之間的競爭關係,並放上兩大城與球王在蘇黎世某家餐廳留言的照片。

就在結束另一輪的訪問之後,費德勒轉身朝我的方向走來,而我下意識拼命高舉翻開的書本。他先為第一排太太的寫真集簽下名字,隨後便接手我的書,在印刷他照片的頁面上簽名。而且,我發現,在簽名的當下,他似乎因為理解那頁書的內容而淺淺微笑。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回過神來。然後,我跟著群眾走去外頭目送費德勒搭乘一輛白色休旅車離去。

天王球星的平民待遇——沒有排場,卻倍顯溫馨

這一場前前後後大約半小時的迎接活動,洋溢著歡樂與溫馨。除了一名貼身保鑣,以及零星的警察協助維安之外,縱使球王貴為全世界知名的體育明星,現場並沒有我想像中的戒備森嚴。

而且,現場數百名粉絲都很守秩序──沒有尖叫聲,也沒有後方推擠前方觀眾的情形發生。

雖然瑞士人較少偶像崇拜,但我在這場活動感受到他們對費德勒的熱愛。(當然,會去現場接機的大都是頭號粉絲)事後我閱讀新聞,球王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很開心帶著獎盃回到故鄉,並在機場接受盛大的歡迎。他真心想與鄉親父老分享喜悅,也難怪媒體會在事前透露他抵達的班機號碼和時間。

不過,當我和妹妹再次回頭尋找那則新聞時,訊息已經被刪除⋯⋯。

無論如何,我會永遠記住我和費德勒近距離見面的這一天。他是當代傳奇,也相信他會不斷超越自己,創造更多的奇蹟。

註:Australian Open: Bis zu 873‘000 Personen sahen Roger Federers Triumph live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瑰娜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