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瑞士僱員平均再加薪 1 %──歐洲最富國,如何保障勞工薪資與權益?

2018 年,瑞士僱員平均再加薪 1 %──歐洲最富國,如何保障勞工薪資與權益?

2014 年 5 月,瑞士舉辦最低工資的全民公投,決定是否設定時薪不得低於 22 瑞士法郎(約新台幣 675 元),月薪不得低於 4,000 瑞士法郎(約新台幣 12.3 萬元)的全國薪資標準。最後,這項議案卻被 77% 的選民否決。

不過,這並不表示瑞士境內沒有保障最低工資的機制,而是瑞士人傾向透過不同產業的「集體工作契約」,來達成勞動權益的保障。

以下將詳細介紹,到底瑞士人如何保障勞工薪資和工作條件?

瑞士全國勞工平均加薪 1% ,高於年度通貨膨脹率

我們先一起來看看,在去年底,瑞士薪資預測網站 Lohntendenzen.ch 透過調查推算出今年的「全國(各產業)加薪幅度」,原因即是前述的「勞資協議」,大都會在前一年即吿完成:

當台灣《勞基法》修正案持續引發爭議時, 2017 年底瑞士多個媒體報導,2018 年瑞士雇員的平均薪資漲幅將近 1 %,例如:化學產業 1.68% 、資訊科技業 1.33% ,旅館業的 0.36% 等。(註一)

至於勞工的調薪幅度有沒有跟上通貨膨脹率呢?答案是有的,根據統計,瑞士去年全年通膨率(CPI)達到 0.5%,是近 7 年來最高紀錄。

除了雇主與雇員之間針對個人合約的薪資談判,在瑞士,工資成長的最大助力,就是工會與資方之間成功的「集體工作契約」談判(Gesamtarbeitsverträge, GAV)。

不同產業工會,與資方協議不同地區、產業之「集體工作契約」

瑞士勞資雙方,具有以談判避免衝突的傳統,尤其以工會最為重要。它身負代表勞工與資方談判,捍衛雇員權益的重責大任。小國境內設立眾多工會,和由多個工會集結的聯合會,其中以 1880 年成立,由 16 個工會、38 萬名成員組成的「瑞士工會聯合會」(Schweizerische Gewerkschaftsbund, SGB)勢力最為龐大。

工會或工會聯合會最主要的任務之一,便是代表勞方與資方談判「集體工作契約」的內容,在物價上漲等情況下,協助勞工獲得合理的薪資和更好的工作條件。

集體工作契約,是勞方與資方之間簽訂的合同,勞方只能以團體(工會或工會聯合會)的形式參與,而資方可以是單一雇主、好幾個雇主或者協會。 1911 年起納入《瑞士民法典》義務法(Obligationenrecht)的集體工作契約,是特定產業或職業工作合約的法規基礎。內容包含勞資雙方的權利與義務,例如:最低薪資、病假、有薪假、育嬰假或工作時間等規則。(註二)

有的 GAV ,更清楚明列雇員在擁有專業證書、接受師徒制教育或基礎職業教育等不同條件下,應該領有的最低薪資。

不同產業、地域工會個別議約保持彈性,非工會成員多同樣受保障

瑞士境內,並沒有「適用於全國所有產業和職業」的集體工作契約。依據約束的對象,集體工作契約可以劃分為好幾類,例如:針對簽約的公司、特定資方組織的成員、由邦州政府宣告,針對特定邦州的特定產業(例如: 弗里堡州汽車業 GAV )或由聯邦委員會宣告,範圍涵蓋全國的特定產業(例如: 瑞士麵包、糕餅和甜點業 GAV )。

此外,全國亦受勞動法(Arbeitsgesetz, ArG)保障最基本的工作權益──簡言之,瑞士透過散見於勞動法和民法典中的法條,對勞工權益有基礎保障,但重心更放在不同地域與產業的集體工作契約,由工會組織為員工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

在此舉 Coop 做為單一企業的例子。Coop 是瑞士第二大零售商,大約一半的雇員屬於其集體工作契約(GAV Coop)保障範圍內的工作者。 2017 年底前,Coop 集體工作契約規定男性陪產假只有一周,而女性員工在職第四年時,才享有 16 周的全薪產假。不過,因為去年 Coop 和五個工會組織談判達成共識,更新了 GAV,所以自 2018 年起,男性陪產假延長至三周,女性員工在職第三年便能享有全薪產假。另外,Coop 集團也新增多項福利,更調整 2/3 僱員的薪資,漲幅達 1%。(註三)

幸虧工會組織的努力,瑞士第二大零售商的員工在薪資和工作條件方面,獲得改善。類似的談判模式,也可以套用在其它產業和職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瑞士勞工參加工會的比例並不高,只有大約 20 %(註四) 。然而,未加入工會的雇員,是不是無法獲得在薪資與工作條件上的保障? 事實並非如此。

如果雇主參與集體工作契約的簽訂,法規內容保障的對象不只是身份為締約工會會員的僱員,通常也會對相同領域的非會員僱員一視同仁,將 GAV 延用至他們的個人工作合約上。(註五)

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 2015 年參加工會的僱員一共有大約 73 萬 8 千人,但是 2016年受惠於 GAV 的工作者,便有 200 萬人左右。(註六、註七)

圖/Sorbis@Shutterstock

未受 GAV 保障之勞工,政府亦設有法定最低標準

另外,在集體工作契約未涵蓋的工作領域,例如:農業和家事工作等,聯邦或邦州政府則制定「標準工作契約」(Normalarbeitsverträge, NAV),設定工作條件或最低薪資等,以保障勞工的權益。(註八) 

例如:日內瓦政府訂立的《農業標準工作契約》,內容提及最低薪資的規定──時薪 17.5 瑞郎(新台幣 543元)、無證照工作人員月薪 3,300 瑞郎(新台幣 10 萬 2 千元)、具有聯邦職業培訓證書月薪 3,500 瑞郎(新台幣 10 萬 9 千元)和具有聯邦能力證書月薪 3,800 瑞郎(新台幣 11 萬 8 千元)等等。(註九)

除此之外,幾年前,納沙泰爾、汝拉和提契諾州,各別舉行了邦州層級的最低工資公投議案,贊成引進新的薪資法規──日後,如果這項法規上路,將會造福三個邦州內未受 GAV 保障的工作者。

基本上在瑞士,工會或工會聯合會,是為勞工爭取權益最重要的組織,尤其透過專門的工會談判,能幫助特定領域的工作者,獲取符合實際條件的福利。在集體工作契約未涵蓋的領域中,聯邦或邦州政府則以制定「標準工作契約」的方式補足缺失。

從合約中規定最低薪資的條款中,我們也可以看見瑞士人尊重專業的態度,往往給予持證照和接受職業教育者,相對較高的薪資。

誠然,瑞士的做法並非絕對完美,但相信可以多多少少帶給我們一些制度改革上的啟發。

註一:Bei diesen Jobs gibt es 2018 mehr Lohn
註二、註五:Gesamtarbeitsverträge
註三:Neuer GAV für die Coop-Mitarbeitenden 
註四:Switzerland-Trade Unions
註六:Gewerkschaften  
註七:Gesamtarbeitsverträge
註八:Normalarbeitsverträge mit zwingenden Mindestlöhnen
註九:Contrat-type de travail de l'agriculture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tefano Ember@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