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分裂」中?──不一樣,就是不團結嗎?
圖片

瑞士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我們或許很難想像,這個面積如台灣一般大的國度,竟然劃分為 4 個語區、2 大宗教(天主教與新教)和 26 個邦州。而且,德語區的口頭語言「瑞士德語」及瑞士法語,更在各地呈現不同的口音,用字也有所差異。

在這樣的環境裡,瑞士人或多或少習於面對歧異,遇見和自己「不一樣的人事物」,可以說是一種常態。

小國境內,因此難免流傳著各個邦州及地區相互捉弄的玩笑與刻板印象。例如:蘇黎世人很驕傲、伯恩人動作慢、東瑞士德語口音很難聽、阿爾高人愛穿白襪,以及德語區人很無趣等。當地媒體不時大做文章,有的人更把它稱作一種「瑞士幽默 」。

這些玩笑的盛行,有人認為是「不團結」甚至「分裂」,但我卻認為這其實代表瑞士人「清楚彼此之間存有差異」,同時他們也以自己出身的邦州或地區為榮,對家鄉抱持強烈的認同感。愛國的前提,不就是愛鄉愛土?

來自各邦州親友的玩笑話,多數情況無傷大雅

我認識一位來自提契諾州的朋友。除了母語義大利文,勤勉的他還會說流利的英語、法語及高地德語,更聽得懂瑞士德語。好幾次,他語帶驕傲地告訴我:「提契諾是瑞士最棒的邦州。如果妳的台灣親友來瑞士旅行,請務必帶他們去南部玩!」

這時,我來自弗里堡州的先生,便會說:「才怪,弗里堡州才是最棒的地方。」接著,他們兩人便相視而笑。另外,我在個人著作中安插了一張弗里堡城的照片,每逢我們和親友見面,先生總是一臉驕傲地向大家展示書中家鄉的美圖,還把它稱作瑞士最美麗的地方。

某次,我參加法語區的家庭聚會,席間坐了先生表妹的伯恩男友。雖然他和我皆非本地人,但我們都很認份地入境隨俗,在聚會中跟著大家說法語。大夥兒開心地閒聊,話題突然帶至鄰邦人愛遲到的迷思,而那位來自德語區的男士順勢發表了犀利的言論:「德語區人最準時,法語區人多多少少會遲到,義語區人最糟糕。」

當他提及這個帶點兒負面意味的刻板印象時,在場的法語區人臉上並未露出不悅,反而開心地哄堂大笑。各個邦州及地區,相互嘲弄的玩笑標誌著大家的不同,而且通常是無傷大雅的。

小國瑞士,重視多語言教育

作為語言歧異的國家,瑞士政府在語言教育下足了工夫。

瑞士 26 個邦州,分別制定各自的教育政策。 2004 年,瑞士 26 邦州的教育局長,達成了小學階段教授兩門非母語的共識:一門為國家語言(如高地德語或瑞士法語),另一門是英語,順序則交由各州決定。

2015 年 EF 公佈英文熟練度指數,瑞士在歐洲僅排名第 16 名。曾有專家指出,瑞士是多語言國家,學習國語為首要,更以相同比重教授兩種非母語,進而影響了英文的熟練度。

當然,如同台灣人學習英語的情況,並非人人都操著一口流利的外語,但普遍來說,瑞士人多具有非母語的基本知識,學習國家語言,或多或少幫助他們做跨語區的溝通和瞭解。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64% 的瑞士居民至少一週一次使用超過一種語言,38% 使用兩種,26% 為三種以上。(註一)

多元文化、語言並存,是瑞士的「常態」

人性上,人們大都傾向於接近同語言的族群。說母語比外語來得輕鬆,遇見和自己說相同語言的人士或團體,總是倍感親切。每當我和台灣朋友見面,也常會一時興奮,忘記周遭的非中文使用者,盡情地說母語。

瑞士人自然也是如此。但在地域上,人們大都曉得要「入境隨俗」。例如:身為伯恩人,先生表妹的男友在法語區工作及居住,便得強迫自己說法語;當我來自中瑞士的妹夫去法語區旅行時,也跟當地人說法語;而雖然我是外國人,參加先生和德語區朋友的聚會時,也只能試著專注聆聽讓人難以理解的「瑞士德語」。

有的人或許認為,一個國家的人民必須像美式啦啦隊,使用相同的語言喊口號,做相同的動作才代表團結。然而,在歷史脈絡的發展下,多元文化是瑞士的特色。各個邦州和語區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而人們也偏好接觸相似文化的人士與團體。

在台灣,人們通常得跨出島嶼,到了國外,才有機會深刻感受異文化的衝擊。然而,瑞士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人們只要跨越了語區或邦州,便可能置身於截然不同的環境。

舉瑞士西南邊的日內瓦與東北部的內阿彭策爾為例:前者是新教自由派都市法語州,後者為天主教保守派鄉村德語州,兩地根本分屬兩個世界。

對於習慣單一主要民族或文化的人士來說,操相異的語言、想法不一樣可能就叫分裂,但瑞士人清楚各個語區及邦州的差異,面對和自己不一樣的「同胞」見怪不怪。

「多元文化並存」,就是瑞士的「常態」,所以很多學者把瑞士視為特例。(Sonderfall Schweiz)

凝聚瑞士的,不是相同的語言文化,而是共同的價值

每個國家,都有其獨特的發展歷程。縱觀歷史,瑞士曾經發生兩大宗教集團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語區和法語區更出現嚴重對立,但現今卻是世界聞名的和平國度。

瑞士人瞭解彼此的不同,崇尚聯邦主義,聯邦政府為瑞士最高行政機關,實施高度的地方自治。另外,自 1515 年的馬里尼亞諾戰役起,他們體認境內各個集團相異的利害關係,因而施行中立主義,避免損害任何一方的利益。

瑞士人更推崇直接民主,公民可在鎮區、邦州和聯邦三個層級投票決定政策,遵行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至今運作得宜。

尤其,瑞士人對政府展現了高度的信任,在 2014/2015 年政府信任指數中,更名列世界第一位。(註二)試想,若瑞士真是一個內部如此分裂的國家,如何能做到這種地步?

人人都有相異的觀點,有時也沒有誰對誰錯。在此藉由這篇文章,分享個人淺見,提供另一種看法,供大家參考。

在我看來,瑞士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很難以單一民族和文化的思維去評論它是否「分裂」。

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差異大、說著不一樣的語言、信奉不同的宗教、抱持相異的政治傾向,某方面來說,彼此交集可能的確不是太多,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團結──因為,清楚認知彼此的不同,卻共同相信直接民主、聯邦主義和中立主義,並盡力追求最大的共同利益,這樣的價值,凝聚了瑞士人,也造就了瑞士。

註一:Die Schweizer Bevölkerung ist mehrsprachig
註二:
Society at a Glance 2016

《關聯閱讀》
瑞士到底講什麼語言?
從質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種族融合與多元文化

《作品推薦》
當蘇黎世出現了「三星廳」(Samsung Hall)—南韓大企業的進擊
日內瓦奇觀:離開母國的瑞士人,中產階級的「非法移民」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driy Blokhin@Shutterstock

瑰娜/瑞士不是只有起司鍋

瑰娜定居蘇黎世。在輔大主修法文、輔系義大利文,又在蘇黎世修習德文。淡江歐洲研究所時代,寫過很正經的政經論文,現在則把「瑞士」當作研究的對象。
旅遊世界三十餘國,跑遍瑞士二十六邦。因為身兼蘇黎世州居民和弗里堡州媳婦,所以遊走於瑞士德法語區之間。思考模式就像家中的電視頻道,德語和法語台之間切來切去,但最溜的還是國台語。
現任換日線專欄作者,文章也散見於英國《華聞周刊》和瑞士官方新聞網《瑞士資訊》(Swissinfo),並著有《瑞士不簡單》和 《瑞士不一樣:顛覆你對最強小國的想像》 。
臉書專頁:瑞士。瑰娜 All About Switzerland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