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瑞士不曾被種族歧視:當你覺得被「歧視」時,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在瑞士不曾被種族歧視:當你覺得被「歧視」時,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

好幾次,我被親友問道:「你在瑞士曾經遭受種族歧視嗎?」

他們應該曾經在現實生活中耳聞,或在網路上閱讀過台灣人出國被歧視的案例,因此特別好奇我的個人經歷。有趣的是,當我據實回答「沒有」時,有的人會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世界上沒有完美國家,每個國家都存在行為惡劣的人;因此我深信,在瑞士社會的某個角落,我們可能會遇見以糟糕的態度對待特定族群的人士。然而,在與當地朋友或與網友討論相關議題時,我發現有時候儘管人們認為自己被歧視了,然而事實應該不是他們想的那樣。我在這邊舉出兩個例子。

對方真的有意歧視你,甚至不公平對待你嗎?

案例一:台灣媽媽 A 和瑞士夫婿育有一個混血女孩。有次他們參加聚會, 一位當地朋友看見可愛的孩子,便當著 A 的面說道:「她有一雙中國眼睛。」台灣媽媽聽了很不是滋味,覺得被種族歧視了。

你認為這件事涉及歧視嗎?個人認為這位友人以平鋪直述的方式說出孩子眼睛的特徵,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這個案例也讓我特別留意到:身為台灣人,許多人似乎比較不容易以輕鬆的態度去看待彼此之間存在差異的事實。

畢竟,在台灣,人與人之間的外貌差異不大,而且在集體主義較為盛行的社會,有時候人們害怕不一樣。如果被他人指點出相異之處,有的人或許會感覺不自在。另外,在情境度較高的文化裡(註一),人們偏好以較少的詞語做表達,習慣閲讀非文字的訊息,單方面解讀對方的意思。因此,或許除了覺得太直白,台灣媽媽 A 也可能誤會友人,以為他在說出「她有一雙中國眼睛」時,背後還挾帶歧視的意味兒。

相反地,在多種族、多族群,社會又比較開放的國家,人們習慣彼此之間的差異,也比較不諱言談論。畢竟,大家只是把事實說出來,只要不帶詆毀的口氣,或以不公平的方式對待特定的族群,就並未牽涉歧視。尤其,他們以比較輕鬆的態度去看待不同,甚至把相關議題當作笑話的題材。我發現,多年來脫口秀在歐美大盛其道,而調侃各種族與族群相異之處的段子便特別受到歡迎。一些瑞士喜劇家也會以各邦州、地區或國籍特色作為脫口秀的題材,甚至做自我調侃,例如「瑞士人很慢」,或「瑞士德語很難聽」等等。

想想看,你是否入境隨俗?

案例二:一對台灣夫婦網友在德國租車旅行,並駕駛德國車牌小客車至瑞士旅遊。他們發現好幾次車子停靠在交通信號燈最前位時,後方的駕駛對他們按鳴喇叭。他們懷疑,是不是因為汽車來自德國,或其它的原因令他們遭受歧視?

閲讀當事者單方面的猜疑時, 你是否也認為他們「被歧視」了?不過,在我特別去瞭解狀況、明白事件的始末之後,我發現這件事非關歧視,而是當事人不清楚瑞士的交通規則。

在台灣,交通信號燈會從紅燈直接轉成綠燈,所以駕駛人必須在交通燈轉綠時才能踩油門離開。然而,瑞士的信號燈會先從紅轉黃,再由黃轉綠,而頭排的駕駛人看見黃燈時便可以踩油門離去。因為台灣夫婦把家鄉開車的習慣帶來瑞士,待交通號誌轉成綠燈才離去,也難怪好幾次他們被後方的駕駛按喇叭提醒。

另外,我曾經聽聞當地華人抱怨瑞士人出自「歧視」的原由而管教他。這些事例大都是當事人的行為違反了某個社會規範,而瑞士人看見這樣的情形,便向前提醒他。但是,當事人聽了不是很高興,認為對方是因為他的膚色,才會特別跟他說教。

其實,這非關「種族歧視」,而是源自瑞士(德語區)的「社會控制」文化。基本上,他們凡事以全體利益著想,把社會的事當作自己的事。無論你是瑞士人、歐洲人或亞洲人,只要行為不符合規範,或表現出不了解規則的樣子,「管事哥」或「管事姐」通常會出面向你解釋規則或給予糾正,藉此維護社會秩序。這絕對不是歧視。

圖/Shutterstock

避免想太多,反省自己的言行

我可以理解,因為身為亞洲人,又耳聞一些不愉快的事,我們對於種族歧視的議題格外敏感。 或許因為如此,有的人會特別在意外國人對待自己的的方式,如果對方的言行造成心理上的不適,便傾向於把它解讀為歧視,將過錯歸咎在對方身上。

然而,有時候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或許我們可以思考自己是不是反應過度?或者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出了不合乎當地規範的行為?

無論如何,我認為西歐人大多是對亞洲人好奇又友善的。尤其,就個人經驗,瑞士人普遍和藹可親。雖然我來自不同的種族,但是他們對我一視同仁,親切有禮。不過,另一方面,身為外國人,尤其顯眼的亞洲人,我們也被以放大鏡檢視著,更需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盡心尊重當地文化。我想,假使我們遵守當地的規範、彬彬有禮,基本上對方也會給予相同的敬重。你說是嗎?

註一:人類學家愛德華.霍爾(Edward T. Hall)在 1976 年出版的個人著作《超越文化》(Beyond Culture)中,提出高情境文化(High-context culture)和低情境文化(Low-context culture)的溝通模式。所謂的情境,即意指文字之外,以語調、手勢和音調等所構成的景況。在高情境文化的社會裡,人們進行溝通時,大量使用圈子内熟悉的非語言信息,往往只需要簡單的幾個字詞便能傳遞大量的訊息。相反地,在低情境文化的社會裡,人們的溝通仰賴語言,習慣直接又明確地表達自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