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聯邦部長兒子受審事件,看見理性自制的瑞士社會:沒有失控的網路公審、沒有荒唐的「親屬連坐」

從聯邦部長兒子受審事件,看見理性自制的瑞士社會:沒有失控的網路公審、沒有荒唐的「親屬連坐」

只要談論瑞士教育,大家通常會竪起大拇指,稱讚其從小便注重培養孩子强烈的公民意識和獨立自主的精神。不過,並非每個瑞士家庭的孩子都是品行端正的模範生。最近,當地媒體便紛紛大篇幅報導那個讓瑞士財政部長──余立·毛瑞爾(Ueli Maurer)傷腦筋的兒子。

在瑞士,毛瑞爾的名字家喻戶曉,知名度極高。他是德語區最大政黨「瑞士人民黨」的重要領袖之一,曾於 1996-2008 年擔任黨主席的職務。2009 年毛瑞爾正式進入瑞士最高國家行政機關──聯邦委員會。這段期間,他還曾經擔任輪值的聯邦委員會主席(地位類似總統)與國防、民防和體育部部長。

余立·毛瑞爾(Ueli Maurer)。圖/維基百科

讓毛瑞爾頭疼的兒子

毛瑞爾高齡有 67 歲了,和妻子一共育有 6 名兒女。當然,每位父母都期望自己的孩子爲人端方正派,但是不幸的,毛瑞爾的一位兒子卻因爲脫序的行爲而屢屢登上新聞:

2014 年 6 月,聯邦部長之子遭警方查獲持有大麻。

2015 年 9 月,因爲酒駕,聯邦委員會委員之子在蘇黎世高地開車撞上一戶民宅。當時,警方從肇事人身上驗出高達 1.46 mg/l 的酒精濃度。另一天,他又違反交通規則,甚至開口辱罵查票員。

2016 年 1 月,聯邦部長的兒子和索馬利亞籍友人在一班夜間車上搶劫一名乘客。因爲他們只搶得價值大約 50 瑞郎(約新台幣 1,552 元)的香水和幾張毫無價值的會員卡,所以兩名年輕人脅迫受害者去提款機領錢。所幸,在前往提款機的途中,受害男子使用手機尋求協助,而能及時脫身。

今年 10 月 18 日,毛瑞爾的兒子在欣維爾地區接受法院審判,被判處 16 個月的有期徒刑,也因而再度登上近多家媒體的新聞版面。

缺乏個人資料的報導

仔細閲讀報章媒體的文章,記者通常以「聯邦委員會委員之子」和「毛瑞爾的兒子」稱呼他。這並不是爲了特別放大「他父親是瑞士最具威望的政治家」的事實,而是因爲記者必須避免提及當事人的名字,也不能透露任何私人訊息。

依據《一瞥日報》(Blick)與《新蘇黎世報》(Neue Zürcher Zeitung)的報導,在欣維爾地區法院開庭之前,毛瑞爾的兒子便向聯邦法院提出好幾個要求,例如:當天法庭應當沒有記者在場、避免敘述犯罪細節,以及判決結果應該保密。

不過,為了避免秘密司法的嫌疑,而且聯邦法院認為,以公共利益為前提下,記者有權報導刑訴過程,因此駁回了他的申訴。然而,聯邦委員會委員兒子的相片、職業、名字和居住地都是禁止公開的。瑞士各大媒體也很自制,未刊登任何關乎隱私的個人資料。在新聞報導裡,他只是一個白紙黑字筆下的蒼白人物。

「就事論事」的瑞士人

在臺灣,如果公眾人物的孩子爆發脫序的行爲,通常報章媒體會競相挖出更多未證實的小道消息,檢討父母的教養方法,甚至不時還會有家長的「友人」出來爆料。但是,我在目前瑞士聯邦部長兒子事件的相關新聞中,看不見這樣的操作。

當然,這樣的做法是否「較優」,見仁見智,沒有一件事情能獲得所有人的正面評價。有的瑞士網友便表達了對這起事件的不滿,但是並沒有出現失控謾駡的情形。

我在瑞士閲讀量最高的免費報《20 分鐘日報》中閱讀了一篇有趣的文章:目前於伯恩大學任教的政治學家馬克·布荷曼(Marc Bühlmann),在 10 月 19 日發行的紙本報回答「聯邦委員會委員是否會擔心名譽受損?」的問題時,提到大衆會區分這是父親或者是兒子的行爲,而且現今也沒有罪犯親屬連坐的制度,瑞士民衆是傾向於就事論事的。

作爲瑞士知名的公衆人物,毛瑞爾兒子遭判刑的消息是這幾天阿爾卑斯山小國的熱門新聞。相信對於父子倆來説都很難受。年輕人在法庭中表達了悔意,鄭重說道:「我從錯誤中吸取了教訓。 這樣的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深深地希望他的人生能從此回到正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TS - Radio Télévision Suisse@Youtube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