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叫我不要來杜拜」

「媽媽叫我不要來杜拜」

有人是「媽媽說不可以嫁去日本」,我則是整個家族宗親都反對我來阿拉伯!

不像一般的旅人,好像可以很灑脫的一個後背包便踏上旅程,杜拜對於剛畢業、只有一年工作經驗的我來說太未知了,如今卻要在此念書生活,家人反對外,其實當初我也有點猶豫。

在我印象中,這片沙漠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場景; 是社群網路不斷轉發的沙漠鑽石,每每創造出「讓幾十億人都驚呆的世界第一」。但黑色蒙面、炸彈客、彎刀、MERS 中東呼吸症候群,卻讓我覺得,這恐怕不是個說長住就能長住的國家。

為什麼來杜拜?

以世界各地來說,台灣人在杜拜長住的比率非常的少,最後我為什麼還是來了?除了想親眼目睹口耳相傳的杜拜奢華以外,更想要體驗小時候故事書裡的一千零一夜,那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的中東風情。每個人都對杜拜有著黃金夢,在我來之前也常幻想放學後有阿拉伯王子問我要不要搭順風車,當然,來了以後證明了我的天真浪漫。

很多朋友知道我來杜拜以後,都會說:「哇!好酷!」

但請想像一下,上下班時間得天天跟滿滿的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非洲與中亞各民族在捷運內奮鬥:車廂外是炙熱、動輒 40 度高溫的天氣,裡面則是濃郁的汗水味,不知道有沒有澆熄大家對沙漠綠洲的期待?

接踵而來的不適應

抵達杜拜的第一天,是凌晨 5 點。凌晨時分,高溫卻依然襲人,簡直熱到像是阿聯酋波音 777 的引擎對著我轟!

杜拜一年中,將近有半年呈現「不只是熱,而是滾燙」的氣溫。而我抵達的這天,剛好是杜拜即將來臨的「滾燙」季節。更刺激的是,我到達杜拜的隔天,就是他們為期 1 個月的齋戒月(Ramadan)。

即使在穆斯林教義相對開放的杜拜,這個月的規矩一樣很多:從日初到日落的時間都不能進食,情侶不能在公共場所牽手。即使不是穆斯林,也得尊重穆斯林,不能在公共場合喝水(也就是說逛街逛到一半你要躲到廁所去喝水)、晚上 7 點以後餐廳才會開門、上學還不能在教室吃東西(得去一間「專門吃東西的教室」吃)...短褲短裙,也最好不要穿。

這個月觀光客也特別少,如果各位想選在齋戒月時來旅遊,我想唯一的好處就是飯店不但好訂又便宜吧!

一開始杜拜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把被台灣的自由風氣養壞的我給嚇了一跳,當時不可置信地問了同班的穆斯林同學真的滴水不沾嗎,他們笑笑地說:「對!很難,是吧?」那個月幾個同學到中午不是在教室坐著,不然就是回家睡覺。我想我不是被不能喝水吃東西給嚇了一跳,而是被他們對宗教的虔誠給震撼了。

揭開杜拜神秘面紗 站在杜拜看世界

杜拜這邊的人口組成以印度人、巴基斯坦、杜拜當地人為前三名,聽到印巴人口最多,有些人或許會感覺好像滿危險的,但是這裡的治安嚴格,從機場就可以看得出來:排隊入境時大家都很安靜,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讓杜拜警察用奇怪理由把你抓到小房間。

除了印度人,這裏還有非常多中亞國家的人,亞塞拜然、土庫曼、哈薩克、烏茲別克......等等,也許有很多人根本沒聽過這些國家,這些從前蘇聯獨立出來國家的移民,個個是帥哥美女,自信心也破表。這跟我們東亞國家從小教導的謙虛與內斂是一個大衝突,在課堂上常常呈現很明顯的對比。

杜拜這裡的治安非常好,聽班上同學說鑽戒(對,是班上同學的鑽戒)、錢包、手機掉了都一定可以找回來,幾乎不會有人占為己有(當然自身的東西還是要小心)。女生搭計程車也很安全,因為計程車、捷運、巴士、計程車都是由 RTA 這間公司(我想應該是他們國營的公司)協助營運,並且隨時與警察局連線,所以即便是凌晨搭計程車也不擔心。

低層勞工堆出來的中東鑽石

杜拜在大家眼裡是那樣的金碧輝煌,30 年前還是一片沙漠,這樣的創富神話誰是最大的功臣?答案恐怕是最不起眼、也被不公平待遇的基層勞工們。

之前有位伊朗籍的攝影師跟拍到杜拜打工的亞洲人,鏡頭下的勞工營中,大部份的外勞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以及中國。除了工資非常低廉外,與華麗的摩天大樓呈現對比,骯髒破敗的工作環境、被雇主強制扣留護照等待遇,讓人不禁感嘆,這些人本來抱著黃金夢,想給家人更好的未來,但現實卻是殘忍的。

在這裡生活了快一年,小至麥當勞、大到百貨公司美食街,用餐完都有專門的清掃人員幫你收拾,甚至常常可以見到店裡的員工比客人還多,連你懶得去銀行或 ATM 轉帳,都有專人到你家替你收錢。便宜好用的勞工,懸殊的貧富差距,奢華杜拜背後的這個潛在問題,不知道偉大的杜拜,什麼時候才會看見?

對於觀光客來說,杜拜是一個一生必來一次,見證中東風情的旅遊好選擇。而我則繼續在這裏,體驗在地的真實生活。

《關聯閱讀》
妳怎麼又要出去?一個台灣女孩的中東冒險
被消費的國度柬埔寨──為了一台iPad,我意外的「人權」之旅
「無煙囪工業」拚觀光,討好了誰、又傷害了誰?──菲律賓筆記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張道芳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