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DEKA 2.0】馬來西亞脫胎換骨,必須正視的兩件事:「五一三事件」與憲法 153 條

【MERDEKA 2.0】馬來西亞脫胎換骨,必須正視的兩件事:「五一三事件」與憲法 153 條

「馬來海嘯真的發生了! 」(There was a Malay Tsunami after all! )

在 5 月 9 日晚間 11 點多起,先前在馬來西亞外派時的同事與朋友的臉書,(不分種族的)陸續將封面照片換成被稱為「輝煌條紋」(馬來文:Jalur Gemilang)的馬來西亞國旗圖樣,大家興奮地慶祝和分享,等待了一甲子的第一次政黨輪替。

一名斯里蘭卡裔的馬來西亞友人更在臉書上寫著:「The Rakyat have spoken and have said NO MORE to dirty race based politics and corruption !」(人民已經大聲向骯髒的種族政治和貪汙說不!)

卸任首相納吉(Najib bin Abdul Razak)之所以遭到人民唾棄,除了眾所周知的「一馬投資」(1MDB)貪瀆案之外,長期來透過操縱種族主義,分化「馬來人」與「非馬來人」進而獲取政治利益,亦長年為許多馬來西亞人所不滿。

許多人更早已「用腳投票」,透過移民、遠走他鄉,表達對故鄉的不滿與失望。單從 2006 年到 2016 年間,宣布放棄馬來西亞國籍的人數達 56,576 人,其中華人佔絕大多數,高達 49,864 人

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1)的報告指出:「馬來西亞是受到人才流失影響相當嚴重的國家之一」(Malaysia is one of the countries most affect by brain drain.),該報告除直指經濟表現欠佳、薪資不具吸引力為大馬人才外流的推力(Push Factor)之外,一個更敏感的核心議題其實是「社會不公」(Social Injustice)。

此「社會不公」的緣由,來自於佔馬來西亞人口大多數(63%)的馬來人(Bumiputera)受憲法保護,從生活、求學、工作、置產甚至從政,都享有優於其他種族的特權。

因此,「受到憲法明文保障的」社會不公,是否會因長期執政的國民陣線(馬來語:Barisan Nasional,縮寫 BN 或「國陣」)下野,與萬眾矚目的「希望聯盟」(馬來語:Pakatan Harapan,縮寫 PH )上台帶來重大改革,是馬來西亞能否藉此機會「脫胎換骨」的重要觀察指標。

而這一切的不公,更必須從 1969 年 5 月 13 日發生的「五一三事件」,開始說起:

馬來西亞敏感的種族問題,來自其脫離殖民的建國史

種族議題在全球各地的多民族國家,長久以來都是非常敏感的社會議題,多年來亦爭議不斷,如近年在美國社會相當受到重視的「珍視黑人生命」 (Black Life Matters Movement)即是一個因種族紛爭帶動的社會運動。馬來西亞自立國以來,亦存在著佔人口多數的馬來族與其他少數民族間的種族融合問題。

而在討論「五一三事件」之前,我們必須先看看馬來西亞在獨立前,所走過的殖民歷史,進而促成今日的多民族國家樣貌:

在十五至十六世紀間,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人在馬來亞半島建立了「馬六甲王朝」,並曾擁有過一段巔峰的黃金時期。然而在十六至十八世紀之間,肇因於歐洲殖民主義的入侵,馬六甲王朝為葡萄牙人所推翻,其剩餘勢力分別在馬來亞半島北部與南部建立了「霹靂王朝」與「柔佛王朝」,對抗來自葡萄牙與荷蘭的殖民統治勢力。自 1785 年起,英國殖民者開始進入馬來亞半島,更於 1824 年取得了整個馬來亞半島的控制權。

從「馬來聯邦」、「馬來亞聯邦」到「馬來亞聯合邦」

在殖民期間,由於當時英國需要人力開發馬來亞半島,大量的華人與印度人從中國與印度輸入馬來亞半島,並且成為當時經濟發展的主要勞動力來源。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宣布組織「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的計劃,將原先屬於「馬來聯邦」(Federated Malay States, 1895-1946)和「馬來屬邦的蘇丹國」,加上檳城和馬六甲(不包括新加坡)合組成為一個海外領地,英國並承諾在數年後授予其獨立地位。

然而這個計畫卻遭到多數馬來人強烈反對:主要原因在於當地馬來人領袖認為這個舉動之目的,是為了削弱馬來統治者的地位,並將公民權賦予馬來西亞華人、印度人與其他少數民族等。因此在 1946 年建立的馬來亞聯邦,僅在成立兩年後就由英國宣布解散,並由「馬來亞聯合邦」取代(Federation of Malaya)。

歷史文獻記載,在 1957 年間,由馬來人、華人與印度人共同推舉,並且在後來被奉為「馬來西亞國父」的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以「馬來亞聯合邦」向英國殖民政府爭取獨立成功——東姑阿督拉曼並在 1961 年於新加坡的東南亞外國記者協會中,提議成立一個包括馬來亞、新加坡、沙巴、沙勞越與汶萊的聯邦國家,並定名為「馬來西亞聯邦」(Malaysia,馬來西亞聯邦於1963年取代馬來亞聯合邦,但汶萊並未加入,新加坡則於 1965 年脫離聯邦獨立)。

種族主義造成國家分裂──新加坡獨立

「馬來人至上」(馬來文為 Ketuanan Melayu )是一個廣為馬來西亞社會大眾所認知的種族主義信條,主要意涵為「馬來人是馬來西亞的主人,並擁有優於其他民族的特權。」 

在 1959 年起身為「自治邦」,到馬來西亞聯邦(1963-1965)時期的「新加坡州」,即是因為與聯邦政府在種族權利分配上的意見分歧,進而走向獨立之路──當時的新加坡州領袖李光耀主張應以「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而非「馬來人的馬來西亞」)的民族平等方式,制定聯邦政府政策,並且堅定地反對「馬來人至上」的保護主義。

但當時作為馬來西亞聯邦反對黨的「人民行動黨」(現為新加坡執政黨)與執政的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巫統)之間的政黨鬥爭,更造成 1964 年 7 月及 9 月新加坡的種族動亂。因為聯邦政府與新加坡政府對此種族議題爭執不休,雙方關係日趨緊張,最終更促使新加坡於 1965 年脫離聯邦獨立。

新加坡的獨立,使得馬來西亞統治階層對於種族問題更加敏感。

社會不公「法制化」的緣起:「五一三事件」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 1969 年爆發的「五一三事件」,遂成為了馬來西亞統治階層,至今仍諱莫如深的歷史傷痕:

 1969 年 5 月 10 日,馬來西亞舉行第三屆國會大選,當時各反對陣營共獲得 50.9% 的得票率(因選區劃分關係,國會席次仍以執政黨居多),超越執政黨以巫統(UMNO)為首的「聯盟」(Perikatan,為今日「國民陣線」的前身)。

但當反對黨大肆慶祝之際,執政黨亦動員「反示威遊行」,雙方人馬於吉隆坡發生衝突,最終導致流血衝突,並造成嚴重的人員死傷——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共 168 人,其中華人佔絕大多數(但多年來民間一直質疑此數據的真實性,而受傷與失蹤人數更是無從得知)。

事件之後,巫統政府更宣布全國戒嚴,馬來西亞遂進入長達兩年的戒嚴時期。

由於此事件涉及敏感的「種族和諧」問題,事件後更在大馬成為了禁忌的討論話題。後來官方在極少數的討論中,將「五一三事件」以單純的「馬來人與華人間種族經濟利益衝突」作為解釋,原因是在當時的各族間政治及經濟能力有很大的差異──在馬來西亞獨立後,人口佔少數的華人擁有全國 97% 的經濟影響力,人口為多數的馬來人與其他少數原住民族,至 1970 年卻只占有 2.4%。

「馬來人至上主義」入法,形成顯性的社會歧視

因此「五一三事件」之後,在「以促進國家穩定與民族和諧為前題」的理由下,馬來西亞國會修訂憲法,並將「馬來人至上」的種族保護主義納入憲法第 153 條,成為成為剛性條款(Entrenchment clause)。

該條文明文規定,馬來人擁有優於其他各族群的各項公民權利:「賦予權力予馬來西亞最高元首,保護馬來人和其他土著特權的責任。」(Article 153: Reservation of quotas in respect of services, permits, etc., for Malays and natives of any of the States of Sabah and Sarawak)。

 1970 年代起,馬來西亞政府更開始推行只利於馬來人的「新經濟政策」(馬來文:Dasar Ekonomi Baru),主要用意在「改變馬來人和其他種族間的社會與經濟地位不平等」。

一直到 1990 年代,時任馬國首相的馬哈地(Tun Dr. Mahathir bin Mohamad)開始推行「馬來西亞民族」政策(Bangsa Malaysia),強調「馬來西亞人」而非「馬來人」的國族認同主義。

但即便從 2000 年起,馬來西亞許多政治人物都高呼政府應該拋棄「馬來人至上」的種族主義,並且倡議以「人民至上」(馬來文:Ketuanan Rakyat)取代;同時,社會各界也常呼籲政府應成立五一三事件的「真相還原委員會」,但總是被政府所拒絕,尤其剛卸任的首相納吉更是經常操縱種族主義以獲取政治利益。

因此,在馬來西亞的多數民眾,早已經將這個不平等視為「常態」。幾位朋友都曾告訴我:「這沒有什麼歧視不歧視的問題,我們已經習慣了。」

馬來西亞需要根本性的改變,才能再次擦亮「Malaysia, Truly Asia」招牌

曾經擔任首相長達 20 年,並被譽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的新任首相馬哈地,對於選民作出了許多「再造馬來西亞」的承諾:從經濟結構轉型角度而言,馬哈地先前的政績,正是他再次受到人民肯定的原因之一;若從社會結構改造來看,馬哈地在任時期 (1981 — 2003 )積極推動「馬來西亞民族」政策以取代「馬來人至上」主義所展現出來的種族融合作為,或許也是這次他可以獲得不分種族認同與支持的原因之一。 

已逝的新加坡開國之父,前總理李光耀(Lee Yuan Yew)在晚年時曾經提過,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再合併」(Re-merge)的想法──

李光耀生前表示:「倘若馬來西亞的政治人物,能夠接受賦予作為少數民族的華人與印度人,與作為多數民族的馬來人一樣的權利,統一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 “Let politicians across the causeway that links the neighbors drop race-based discrimination, giving the Chinese and Indian minorities the same rights as the majority Malays, and a reunion wouldn’t be impossible” )(資料來源

馬來西亞是個自然資源豐富、生活環境舒適的地方,倘若大家都能夠在公平的基礎上競爭,許多馬來西亞華人與印度裔朋友,無論是老一輩或是新一代,都曾不約而同地表示:「我們沒有必要離開!」。

作為馬來西亞之友,我衷心期待著馬來西亞的轉型和再造,並且應從社會工程開始。其中兩個重要的行動:一為社會集體坦然面對「五一三事件」、二為修改憲法153 條,以創造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

Saya cinta Malaysia. 
Let MERDEKA 2.0 begins! 

後記:

在派駐吉隆坡期間,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我有機會接觸各行各業、形形色色的人,從政府官員、國會議員、企業領袖、公會與工會大老、再到市井小民。除了政府官員和執政黨議員,大家都對馬來西亞經濟陷入發展瓶頸,與個人未來前途黯淡感到憂心,更對於近年來鄰近東南亞國家的突飛猛進心急。

老一輩的馬來西亞人都希望馬來西亞好,但又「有志一同地」將下一代送出國;新一代的馬來西亞人則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族群,紛紛對於納吉的貪腐與其煽動的社會隔閡感到憤怒不平。

一位在外商公司工作,表現突出的馬來人(Malay)朋友就曾說過:「我不想讓人以為我是靠法律保障,才取得今天的成就。」

註:Merdeka 在馬來文裡為獨立或自由的意思,每年的 8 月 31 日為馬來西亞的Merdeka Day(獨立國慶日)。本文標題特別取名為 Merdeka 2.0 ,即是希望這次的政黨輪替能夠為馬來西亞帶來全新的改變,如同其 1957 年宣布獨立一樣。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agi Bagi@shutterstock/Ariel Chang@crossing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