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意到了嗎?──內外交逼近乎窒息的台灣經濟下,我們該何去何從?

你,注意到了嗎?──內外交逼近乎窒息的台灣經濟下,我們該何去何從?

你注意到了嗎?〈中國「美的」集團40億收購德國機器人巨頭酷卡
你注意到了嗎?〈從美僑商會「零分報告」看政府招商外資失敗的原因
你注意到了嗎?〈「台灣人才流失 全球最嚴重 」
你注意到了嗎?〈中美共治東亞 台灣要小心了〉 
你注意到了嗎?〈台灣加入TPP,日媒分析: 「很難」〉

你注意到了嗎?上述這些訊息,是不是極少、甚至未曾出現在你和朋友的臉書塗鴉牆上?而近日從主流媒體到社群網路熱議的話題,又是什麼呢?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就讀週末得起個大早的在職專班,幾乎天天都被海量訊息淹沒的我,大概也不會特別注意到什麼是「中國製造 2025 計畫 」(Made in China 2025),當然也不會有機會整理近來的幾則重要經濟新聞,並且撰寫成以下這篇文章與大家討論。

但這些看起來與你我日常生活不甚有關、讀起來讓人覺得不愉快,甚至引起部分人士反感的新聞,卻很可能比許多目前你我熱烈討論、甚至爭論不休的網路話題,要來得重要很多。

上面幾則訊息的總和,我若可以先下一個簡單的結論,將是:「對內對外,台灣經濟幾乎走入了『窒息性』的發展狀態」。

先談一個你不會喜歡的故事:一個會令人毛骨悚然的「中國製造 2025」計畫

學校教授以中國家電大廠「美的集團」,於今年(2017)5 月下旬宣布以 40 億歐元併購德國工業機器人大廠庫卡集團(KUKA AG)這個震撼新聞為引子,開啟了《中國製造 2025》(Made in China 2025),這個早在 2015 年 5 月就宣布,但卻不為多數國人所聽聞的中國國家戰略計畫的介紹。

中國大陸政府冀望以這個十年計畫,推動中國從現在的「製造大國」變身為「製造強國」,並且期望在 2035 年時能夠與已開發工業國家競爭。同時更是野心勃勃地發下宏願,要在建國 100 年(2049 年)時在工業科技領域領先世界。(參考資料:Made in China 2025: How Beijing is revamping its manufacturing sector

或許你會說:「中國製造的東西,你也敢買喔?」這麼說也沒錯,確實根據市場調查公司 Statista 於今年 3 月公布的國家製造排行指數(Made-in-Country Index),"Made in Germany"德國製產品是排行版上的第一名,而"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產品在調查的 50 個國家(含歐盟)中排行第 49 名,僅贏過伊朗。

然而《中國製造 2025》的重點在於培植中國的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工業機器人(Robotics)、航太科技(Aerospace)與新材料 (New Materials)等高科技領域。媒體形容《中國製造 2025》根本就一個抄襲德國於 2012 年發起的產業提升與轉型計畫《工業 4.0》(Industry 4.0)的中國版。

但是,在 6 月初,當美的集團併購庫卡後,全世界已經不再認為中國是玩假的。尤其,中國政府計畫提供數千億美元融資協助國內企業發展,更是引發歐美國家憂慮可能產生的不公平競爭。而他們的擔心,也真的正在發生中。除了透過收購的方式取得國外先進技術,中國同時間利用「市場準入」(Market Access)條款,威脅外資企業交出自己的核心技術:

以電動車為例,中國政府完全無視已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透過大量補助使本國電動汽機車擁有相對價格競爭優勢,外國車廠若想進入中國市場,必須得先交出電池技術給當地的合作廠商,才能換取在中國的生產和銷售。

痛失庫卡的德國這才警覺,歐盟是否應該如同美國和澳洲一樣,為國家戰略性產業設下一道歐盟層級的防護網。

歐盟的憂慮,台灣早就已經有所警覺,所以我們有嚴格的投資審議制度;但是,單方面防範中國資金流入、企業進駐,有效嗎?

台灣產業發展所面臨的危機:政府效能不彰、政策更迭不清與鄰近國家強勢競爭

台北美僑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Taipei,簡稱 AmCham)於今年 6 月初提出年度政策建議白皮書(White Paper)。

長期以來,美僑商會扮演著外商在台對政府進行政策溝通的重要平台;她也如同台灣的老朋友一樣,數十年如一日,每年定期出版政策建議白皮書向政府提供建言。今年的美僑商會直指在去年白皮書中提出的八十項建議,至今沒有一項被視為已解決。提高政府效能,是許多本土與外商企業長期來對政府最深的期許。

撇開台灣周遭幾個極權國家的高效能政府,鄰近的日、韓、港、星,甚至是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地,近年來政府都以積極排除投資障礙為重要的政府執政方針。畢竟,招商成功,代表的是經濟成長、就業增加,進而帶來國家與社會穩定。

然而,我們只要經歷一次選舉,換個政黨執政,我們的產業發展政策就會全盤刷新、重來一次。從扁政府時期的二兆雙星、馬政府時期的六大新興產業、再到現在蔡政府的五大創新產業不同黨派的總統上台,就會重新擬定產業發展政策與優先順序,這對有興趣長期投資的投資人而言,無疑是大大地拉高了投資風險。

所幸,過去近二十年來,即便經歷了三次政黨輪替,前後三位總統都高度重視原本就屬於重要策略性的產業,如半導體與資通訊產業。同時,即便產業發展政策名稱換來換去,有部分重要且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其實一直都在歷任政府的關懷名單中,如精密機械產業、綠色能源產業與生物科技、醫療產業。

除此之外,更多時候在產業發展上,台灣卻讓人常感到是不是我們「賭運不佳」,所以經常有「下錯賭注」的慘賠經驗:從面板(LCD)、記憶體(DRAM)、WiMax、太陽能源板等,無論是因為國際環境的轉變、面對各國強烈的競爭,或是政策性的錯誤選擇,台灣都付出了極為龐大的代價。

當鄰近國家繼續舉全國資源投入既有與新興產業時,台灣又面臨更嚴拒的挑戰──人才的大量流失。

最讓人擔心的人才流失問題,已經惡化成國家競爭力問題

在你或你的親朋好友的工作環境中,是不是存在著一個特殊、但是大家習以為常的現象:主管的主管不敢退休、主管無法升遷,而每天從早做到晚,週末還帶電腦回家或進辦公室工作的你,也卡在同樣的位置上,沒有加薪、沒有升遷很多年了?

再加上「慣老闆」常說:「年輕人不要對錢計較太多」,所以你也漸漸開始期待週末來臨,勝過自己有天能夠獲得升遷或是加薪。

面對多年來面臨經濟發展瓶頸、產業發展停滯、人才交替緩慢,不少國人,尤其是年輕一輩選擇奮力一搏,到海外尋求工作機會。尤其近年來,除了傳統的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前往東南亞發展的年輕人也不在少數。

以高壓和長工時的金融業來說,若是有選擇的機會,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到鄰近的香港、新加坡和上海拚搏,除了薪資待遇比較好之外,可以發揮的舞台和升遷的管道又遠遠多於留在台灣。近年來,在越南胡志明市、馬來西亞吉隆坡、菲律賓馬尼拉等地的金融業,也出現了許多年輕的台灣面孔。

一個國家最重要的競爭力來自於她的人才,但是近年來大量人才赴海外工作的結果,已經嚴重到成為台灣國家危機。包括美僑、歐僑、日僑等諸多商會組織對台灣最大的憂慮是已經存在很多年的「缺水、缺電、缺地、缺人、缺工」的「五缺」狀況一直沒有獲得適當與有效的改善。其中,最令人憂心與費解的是缺人與缺工的問題。

近年來,這股人才淨流出的「拉力」,又遠遠大於讓人才留下來的「吸力」。

雪上加霜的是,如緊箍咒的「九二共識」,限縮了台灣對外的經貿發展機會

除了內部產業發展困境與人才持續流失,外部又有來勢洶洶的國際競爭,台灣還得再面對中國大陸政府以「一個中國」政策,處處為難台灣與我們賴以維生的經貿發展命脈。

去年(2016)12 月初,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一通電話讓許多國人感到興奮,且正面相信未來台美關係可能大好。但是,也才不過半年的光景,現在更有不少研究美中台三方關係的專家學者提出疑問:川普是否可能犧牲台灣利益,以換取中國在各種議題上的合作?

同時,在美國缺席,目前由日本主導的區域自由貿易組織 TPP,一方面正在設計規範讓美國未來能夠再次加入,另一方面又積極地邀請中國大陸的加入。日前行政院長林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時,表達了加入 TPP 的意願,但是該媒體在報導中指出:在美國退出與部分會員國表達了對中國大陸加入 TPP 的期待,這個需要集體共識決的組織,在目前幾乎看不到台灣加入的機會。更別提蔡政府也期待加入由中國主導的區域自由貿易組織 RCEP。

雖然台灣看似處處被中國以外交和經貿方式箝制與封鎖,但是在台灣的外國商會與許多外商公司仍正面看待台灣對外經貿發展的潛力──前提是台灣能夠使法令規範與國際接軌,創造友善投資環境與打造自由開放的市場(這真的是在台各大外國商會對台灣數十年如一日的真情吶喊)。

金恩博士:「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跋扈,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新聞版面幾乎被各種政治與社會議題淹沒,從政策改革引起的對立與震盪、痛失人才帶來的傷痛與省思、幾乎天天上演的各種社會事件引發人心惶恐與無奈,各式各樣接踵而來的負面訊息使人心浮躁。

你注意到了嗎?我們如今幾乎無法靜下心來好好的思考。或許,正是因為許多的你我對於上述這些可能較嚴肅的訊息無感,而且對於改變現狀感到無力,所以追求可得的「小確幸」;或是因為過多的負面新聞使得自己情緒也越來越浮躁,因此會在一些立場鮮明、情緒強烈的議題上,爭個你死我活。你注意到了嗎?這些已經逐漸變成我們生活上較「務實」追求且可得的目標。

但是,美國著名的人權鬥士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曾說:

「歷史將會記錄,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History will have to record that the greatest tragedy of this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was not the strident clamor of the bad people, but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你注意到了嗎?這篇文章有點長,甚至有點嚴肅無趣,但是你終於看完了!

謝謝你願意花時間了解這些議題,關於這些問題,很抱歉我除了文內所述的思考外,無法在此提供簡單、立即的解決方案。但是,或許你也能從現在開始和我一起思索,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我們可以一起做些什麼,來改變這樣的窒息感。

《關聯閱讀》
「面對中國,我們該如何自處?」──不只台灣,各國都在問
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作品推薦》
總統請別偏心,南投人不當次等公民,日月潭也要捷運!──淺談「經濟民粹主義」
還在「台灣南波萬」與「強國玻璃心」?醒醒啊!台灣人,請嚴肅面對中國崛起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Sai Mr.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