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請別偏心,南投人不當次等公民,日月潭也要捷運!──淺談「經濟民粹主義」

總統請別偏心,南投人不當次等公民,日月潭也要捷運!──淺談「經濟民粹主義」

前情提要:彰化縣長魏明谷認為彰化蓋捷運,是為了要走在時代的前端

今年二月時,行政院正在編列擴大內需特別預算,尤其建設項目著重在軌道建設、水環境、綠能、數位科技與城鄉建設等。2 月 14 日下午,彰化縣長魏明谷即率縣府團隊隊北上向行政院爭取「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預算,並對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說明台中捷運綠線延伸彰化的需求。

面對張景森否定彰化對於捷運的需求,魏明谷說明,這是彰化為了因應高齡化社會來臨前所做的準備,同時他也強調便捷的交通有利外縣市民眾到彰化置產、定居,進而幫助人口增加。

然而,經交通部專業評估後,未能通過台中捷運延伸到彰化的主要考量,就是因為「運量不足」。但是,對於外界質疑,彷彿蔣經國總統推動「十大建設」時「今天不做,明天將會後悔」的氣魄與遠見,魏明谷縣長說:「要走在前面」。

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最重要的就是要擁有「堅毅不拔、打死不退」的硬頸精神!在魏明谷縣長的「積極奔走」下,情況出現轉變:4 月 14 日,當蔡英文總統造訪彰化時親自宣布:台中捷運將延伸至彰化市區。縣長魏明谷更以促進觀光為由,加碼要求應延伸到鹿港、和美所在的北彰化。

讓我們來談談,什麼是「經濟民粹主義」(Economic Populism)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Rudiger Dornbusch 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 Sebastián Edwards,於 1991 年合撰的「拉丁美洲的總體經濟民粹主義(Macroeconomics of Populism in Latin America)一書中,定義了「經濟民粹主義」為「強調經濟成長、所得重新分配,但也刻意忽略通貨膨脹與財政赤字的風險、外在環境限制,與經濟部門對於積極性非市場政策的反應。」("an approach to economics that emphasizes growth and income redistribution and deemphasizes the risks of inflation and deficit finance, external constraints, and the reaction of economic agents to aggressive nonmarket policies.")

Dornbush 與 Edwards 指出:「當政策制定者與民眾對於國家經濟表現非常不滿意時,經濟民粹主義就有機可乘。」所以,政策制定者(Policy Makers)會公開拒絕典型模式(Conservative Paradigm),並且無視於當前總體經濟政策可能面對的限制。所以對「經濟民粹主義者」而言,「閒置產能反被視為可以提供擴張的可能性」(Idle Capacity is seen as providing the leeway for expansion)。

若將這些文鄒鄒的定義與文字,轉化成我們在台灣常見的選舉語言,就是:「XX 黨執政無能,沒照顧到你們」、「政府長期重 O 輕 X」、「OO 縣民不當次等公民」、「XX 有,我們也不能沒有」等,最後則會導向「只要我們有了 OOXX,地方就可以蓬勃發展」!

大家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從日本「失落十年」變成「二十年」,看濫開支票的公共建設對國家發展的影響

原本用來形容自 1990 到 2000 年之間,日本泡沫經濟崩潰後面臨長期不景氣的「失落的十年」,在 2010 年之後又被延伸形容為「失落的二十年」。

相較於泡沫破滅前,日本平均經濟成長率達 4% 以上,失業率僅約 2%;在這「失落的十年」間,日本經濟平均成長率都僅勉強維持在 1% 左右,國民生產毛額(GNP)更是沒有增加過。

與世界各國政府奉行凱因斯主義(Keynesianism)一樣,多年來,日本政府為了刺激景氣成長大量投入擴張性的財政政策,期望透過增加總體需求以促進經濟成長,包括了投入大筆資源從事公共建設。

只是,如果凱因斯這招有用,日本不會失落了這麼久還一直找不到回魂的解藥。

但是,當政府習慣了用灑錢、灑資源救經濟的方法後,需要在選舉時透過麥克風和大聲公向家鄉的父老兄弟姐妹們,宣揚自己「為地方爭取了多少建設」的政治人物們,怎麼可能輕易地放過這麼好抽、這麼好用的油水呢?

日本政客們曾經也是如此,他們特別喜歡為自己家鄉和選區爭取(硬體)公共建設,尤其是新幹線和高速公路等大型工程。政客們好大喜功的結果,是造成大量與無用的公共建設充斥在日本的偏遠鄉鎮裡。

比方說,在長野新幹線的路線上有一個名為「安中榛名駅」的高鐵站,這裏距離東京都大約 123 公里,是人口不到千人的小村莊。

為什麼新幹線會在此設站?原因就是這裡是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第 71、72 任首相)的故鄉!在 1980 年代長野新幹線興建之時,正是中曾根康弘擔任日本首相期間,為了「回饋鄉里」,而要求在安中榛名設站。

但是,數十年來,小村莊沒有爆發性的成長,而且根據統計,自設站以來,每天這裡的平均上下車人數僅有二百多人次。

日本有名的蚊子建設案例不勝枚舉!連接神戶到淡路島的明石大橋、串連兵庫和德島的鳴島大橋,和岡山通往香川的瀨戶大橋等,都是為了滿足幾位首相「回饋鄉里」的「理想」而建成的。

但這些蚊子建設,不僅使用率極低,無法回收的成本和龐大的維護成本,更成為日本政府財政嚴重的沈痾。日本政府赤字高達國民生產毛額的 246%,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好在日本國民「情義相挺愛日本」,大量購買日本國債,否則日本早已外債高築,如希臘般破產。)

而這龐大的政府債務,也是造成日本經濟遲遲無法復甦的原因之一。

當然,民粹主義掛帥的政客們一定會高喊:「偏鄉民眾不是次等公民」,他們也有權享受 OO 服務。讀者們可以自行將國際機場、高鐵、捷運、高速公路、快速道路、跨海大橋等名詞套用於「OO」,完全都可適用。

金融海嘯後,各國對於以政府支出刺激經濟成長的方法都非常小心謹慎

稍微再討論上一段提到的經濟學理論,凱因斯經濟學(Keynesian Economics)。

凱因斯主張在經濟蕭條時期,政府應採用擴大支出的財政與貨幣政策來對抗不景氣。雖然擴大支出理論會同時造成政府預算赤字的增加,但是凱因斯認為,只要等到經濟復甦,生產、就業和所得就會自然增加,政府稅收也會因此成長,財政赤字問題當然就可以獲得解決。

然而,在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各國政府早已「債台高築」,因此對於舉債投入公共建設,變得格外小心警慎。

以爆發歐債危機的歐元區國家為例,波蘭、瑞典、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與斯洛伐克等相對經濟表現較好的國家,都避免大量舉債投入公共建設。波羅的海三小國,還因為創新與具有彈性的法令制度,成為了網路創業者的樂園

地處歐洲邊陲的愛爾蘭,也透過大幅度地刪減政府支出與債務,並且翻新了不合時宜的法律規範,因而迎來大量的投資,進而促進了經濟快速復甦,更成就了著名的「凱爾特之虎」(Celtic Tiger)經濟。

面對高齡化、少子化和經濟發展困境,台灣是否應該再投入大量資源於發展軌道運輸工程?

再看看台灣。2000 年後,台灣歷經三位總統,每一位總統都高喊著要「拚經濟」。可是,台灣經濟是否有因此而起飛呢?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歷任政府都透過大幅增加政府預算與舉債的方式,投入公共建設。結果呢?

看看一年虧 6,000 萬的恆春五里亭機場、斥資 77 億元結果無遠洋漁船停泊的高雄興達漁港、因縱火案後荒廢數年的台南新營醫院北門分院、9 年來只有十餘艘遊艇固定停泊的嘉義布袋遊艇港、完工 11 年仍未啟用的雲林林內焚化爐......每個縣市都有一堆名目五花八門的蚊子建設。(當然,近年來政府已投入資源「積極活化和重新利用」這些公共建設。但是如果當初能夠有更加合理和完善的規劃,這些民脂民膏都不會、也不應該如此被浪費。)

再來談談高雄捷運!即便高雄是台灣第二大城市,但是她的捷運發展走來也相當辛苦。自 2008 年 9 月營運起,原規劃每天應有最少 44 萬人次才能達到財務平衡的高雄捷運,目前每天約有 17-18 萬人次,不到原本規劃的一半。

而當我們尚未能夠看到民眾對高雄大眾交通工具偏好與行為明顯改變,現有紅橘線捷運與綠線環狀輕軌用量明顯上升之時,在行政院最新出爐的「前瞻基礎建設」規劃中,我們又看高雄將將迎來三民到鳥松區的黃線與岡山路竹延伸線。

同樣的,台中市長林佳龍更是在這場「前瞻基礎建設」的搶錢大戰中喊出打破「重北、輕南、忘記台中」的口號,強調台灣必須實現「交通正義」!所以,除了即將完工並在明年投入營運的綠線外,還在規劃中的藍線與仍在可行性評估中的雙港輕軌和大平霧線都是市長口中的「交通正義」必須實現的軌道路線,而且要求「中央必須負擔七成」經費。

錢從哪裡來?財務評估為何?又有什麼專業評估背書支持,這些路線是「現在不做,將來一定後悔」?

看不到的「遠見」,看得到的選票與預算

但很顯然地,多數民眾似乎並不在乎全國納稅人貢獻的政府預算,被如此「英明有為」、「高瞻遠矚」的政治人物們,拿來興建種種看得到、摸得到、別人有我們也要有,實際上是否有用則無人在乎的各項硬體建設。

因此,身為一個「熱愛家鄉」的南投縣日月潭人,我在此特別為日月潭請命(我相信這也是專業評估看不到的,但誰在乎!),希望總統不要偏心、要有遠見,請您答應讓台中捷運延伸到日月潭!

僅有 50 萬人口的南投縣,日月潭每年卻可迎來三、四百萬的觀光人潮!(2016 年 372 萬餘人,2015年 446 萬餘人,2014年 474 萬餘人,資料來源:日月潭國家風景區行政資訊網)。

相信日月潭的觀光人潮,將可在捷運的帶動下突破千萬人次,南投也可以從此脫離台灣貧窮縣市前三名的「寶座」,並成為亞洲觀光重鎮!說到這裡,如果總統您真的有遠見的話,其實更應該要在日月潭設立國際機場啊!

同樣地,在地人也有強烈需求(這也是專業評估看不到的,但誰在乎!),台中捷運應該也要延伸到草屯、竹山、杉林溪、埔里、清境農場等地。另外,和鹿港只有一字差別的鹿谷也有需求喔!

其實,我們一定支持建設地方、縮減城鄉差距的計畫,只是既然花的是民脂民膏,不論藍或綠執政,是否更應該尊重專業評估,真正將預算花在刀口上,而非因為政治人物的選票考量和好大喜功、硬體導向的「建設」需求,一昧地浪費資源,舉債畫大餅?

但,如果這就是我們要的「公平」與「正義」的台灣,Let it be so。

《關聯閱讀》
8年8800億全民納稅錢,「發發發」到哪裡去?──淺談《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我認為二十年前的日本,的確比台灣強......」
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無人聞問的機場接駁系統,與浮濫卻未配套的高鐵站

《作品推薦》
還在「台灣南波萬」與「強國玻璃心」?醒醒啊!台灣人,請嚴肅面對中國崛起
台灣高教悲歌:名校人才進不來,國際競爭出不去,坐看中國全球獵才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olarZebr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