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教悲歌:名校人才進不來,國際競爭出不去,坐看中國全球獵才
圖片

廈門大學本部。廈大首開先河,於馬來西亞設立分校。圖/trabantos@Shutterstock

近幾年,歐美名校到亞洲設立分校已不再是新聞,亞洲各國大學更是全體總動員,提供優渥獎學金,積極赴各國招募優異學子。

才一轉眼,如今連中國的大學也開始赴海外設立據點,招收在地人才。受限於法規動彈不得的台灣各大學,該如何面對競爭如此激烈的國際人才搶奪戰?

從中國第一家赴海外設立分校的重點大學說起

2017 年 3 月 11 日(六),馬來西亞第一大華文報紙《星洲日報》以全版新聞報導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代表中國政府,於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設立「中國大使獎學金」,提供每人 12,000 馬幣的獎學金(約當 86,000 元新台幣)給就讀新能源科學與工程、中醫、中文、新聞學、會計學、金融學與國際商務專業的十名馬來西亞籍學生。

為了鼓勵優秀馬來西亞青年到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就讀,除了中國駐馬大使館設立的獎學金之外,該分校更廣設新生獎學金、清寒獎學金與各種專業獎學金等等,以大量的誘人條件吸引人才。

在一個炎熱的週末下午,我躲在吉隆坡住處公寓大樓交誼廳閱讀報紙。看到這則新聞時,再細數中國過去二十年來的快速崛起與發展,真的讓人不寒而顫──中國的發展,已經從硬體輸出開始轉向軟實力的衍伸。

從硬體輸出開始,中國將影響力衍伸到世界各地

從九〇年代輸出廉價白色家電海爾(Haire)開始,也不過十來年光景,現在華為(Huawei)、OPPO、VIVO 等三大中國手機品牌已經搶攻全球手機近三分之一的市場 ,緊追在三星(20%)與蘋果(12.5%)之後。(註一)

更別提台灣民眾相對陌生的中國建設公司招牌,早已在許多開發中國家隨處可見。以馬來西亞為例:北京城建集團是吉隆坡市中心的高級公寓建案 Pavilion Elite 承包商、廣東碧桂園集團正在柔佛州接壤新加坡一帶進行超大型填海造鎮計畫「森林城市」、連接吉隆坡與新加坡的高速鐵路工程則由中國鐵路總公司取得標案等等。

這些案子只是中國在全球展現「硬實力」的冰山一隅而已,但卻囊括了馬來西亞非常多的公共與民生建設工程。同時,中國國營與民營銀行也都紛紛到馬來西亞設立分、子行,從一開始協助本國企業聯貸融資,到現在已經開始推廣消費金融業務!

其實,這種「工程之所在,銀行一定到」的產業鏈模式,我們也能在七八〇年代台灣經濟突飛猛進、外匯存底大幅攀升的歷史中見證。但如今,隨著台商在東協市場的風光不再,金融業儘管仍然積極布局東協,卻在中資銀行的強力競爭下,陷入苦戰。

建構軟實力:中港星不惜重本吸引人才

回想 2006 年時,北京大學以優於台灣數倍的年薪挖角著名的台大國企系巫和懋、台大經濟系朱家祥及政大金融系霍德明等三位教授,引起國內社會震撼。接下來十年間,中國、香港和新加坡都在拚高教品牌,持續以重金禮聘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人才。

曾幾何時,台灣各個領域知名教授與學者被挖角的,早已經不再是少數特例,甚至已經不再是新聞。同時間,受少子化與碩博士產量過剩的衝擊,大量具有博士資格的年輕台灣學者也相繼西進找飯碗

而現在,觸手更從「教授」直接延伸到學生了。

無論是中國、香港或是新加坡,近年都針對各國學生提出誘人的獎學金制度,吸引各國人才前往就讀。每年,都有中國各省狀元放棄大陸名校到香港或新加坡就讀,同時間,也有許多台灣學測滿分的優秀高中生放棄了台清交成到中國、香港或新加坡名校求學。

此外,台灣學子在這三個地方完成學業後,除了畢業後再赴歐美深造的選項外,中港星都未對外國學生(包括台灣)設定特別的實習或工作限制,一切以個人能力決勝負。

十年過去,中國再次嘗試輸出軟實力

自 2013 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提出「一帶一路」計畫後,幾年來沿線國家紛紛地與中國簽訂並展開各種合作計畫,但多仍是以基礎建設開發與經濟合作項目為主。

先前中國曾經嘗試在各國廣設「孔子學院」,後來卻又因不同理由陸續關閉,也因此常遭人譏諷「不是有錢就有文化」。但誰想得到,從台政大學者巫和懋、朱家祥及霍德明等人赴陸任教迄今不過十年的時間,中國高等教育以拉帶推的策略,一方面持續吸引優秀人才前往,另一方面卻快速地捲土重來,藉由對東協政府的經貿影響力,開始快速輸出高教資源?

2016 年,廈門大學受馬來西亞政府邀請,在馬來西亞雪蘭莪州雪邦沙叻丁宜創立分校,成為中國第一所在海外設立分校的大學,並成立人文、醫學、經濟、計算機與工學等五個學院。師資主要來自廈門大學,學生則以馬來西亞與中國學生為主,但也開放東南亞國家學生報考。學生規模目前已有 1,500 名,預計今年四月底將達 2,000 人,今年九月底將達 3,000 人,並預計於 2020 年達 6,000-8,000 人,並以一萬人為目標 。

以 105 學年度而言,台大約有 33,000 名學生、清大 15,950 人、交大 14,100 人。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的目標學生數,一萬人,在台灣已經是一所中大型的大學規模了。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一個「進不來,也出不去」的台灣高等教育系統

在台灣,近來與大學有關的新聞頻率很高、版面也很多,但是多數都與「進步」無關、也和「卓越」無緣,以下舉三大新聞為例:

一、意識形態衝擊學術交流

一個「堅持學術交流不涉政治」的校際協議,被立法委員指為「一中承諾書」,引起政府關切、學校反彈,輿論熱議。不管是支持簽署者認為的「讓學術歸學術、政治歸政治,陸生可以安心來台」;或是反對者強調的「妨礙學術自由自主,自己矮化國格」,在兩岸和台灣本身內部意識形態的爭鬥下,看來此一「陸生」議題,極難凝聚共識不說,甚至可能大走回頭路。

二、僵化制度造成醜聞不斷

一套原本希望鼓勵教授努力從事研究的評鑑機制,卻創造出一個「大教授接案、小教授研究、助理血汗」的封閉生態圈。最近更因為抄襲事件在國際知名期刊曝光,引發國內社會震驚(更別提幾年前,上百名教授因謊報費用核銷研究經費而集體被起訴的事件)。

三、教授本薪低,專注教學研究者可能反而「沒外快」

上一則新聞背後,其實也透露出台灣高教教職員薪資與年資被法規綁死,造成「外快比本業賺得多」的扭曲現象:受限諸多法令、升等規定等限制,許多國內大學教授不但得同時滿足每學期開課最低時數要求、還有發表研究論文的篇數壓力,更得肩負招生與募款的工作。

以一個正教授而言,若未擔任行政職務、或接研究計畫,依法令規定月薪約為十萬元台幣,再加上年終獎金,年薪約 130-140 萬元就已經到頂。(註二)

所幸某種程度上,台灣仍是個「相信專家」的社會,於是許多教授透過各種不同方法「兼職」以賺取額外的收入:包括擔任研究計畫主持人、企業董事/顧問、演講寫作等等。但是,光「為了生活」,教授們都忙成這樣了,是要如何好好地教學、好好地研究呢?

此外,受限於現有僵固的法令規範,外國名校來台設立分校也成不可能的任務

2015 年法國藍帶學院與高雄餐旅大學合作來台開設分校一案,便是受到陳舊與僵化法規的影響,導致最後無法在台招生與授予證書。

後來,高餐變通方法改成立「補習班」方式招生,卻又遇到勞動部搬出「保護本國勞工就業權利」的法令,要求兩位外籍名廚只能教語文,不能教技藝。這無異是個貽笑大方的國際笑話。

而原本規劃吸引外國大專院校來台設立據點的「自由經濟示範區」也在政黨輪替後胎死腹中。說白一點,「保護本國利益」(哪怕這只是短期保障既得利益者,卻無益於國家長期競爭力),可說是我國政黨與政治人物「至高無上」的「再被選上」指導原則。

所以台灣若想要像新加坡擁有享譽國際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分校、或像中東阿布達比擁有聞名全球的紐約大學(NYU)分校,幾乎是不可能的白日夢。

台灣高等教育輸出是否可能,端看政府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好吧,台灣既然「不准外人到家裡開學堂」,那麼我們自己到別人家開分校設據點,總可以了吧?

目前,為響應政府新南向政策,以台大、台科大與台師大為主的「台灣大學系統」已考慮赴東南亞成立分校,並以馬來西亞為第一個海外設校地點 。這個計畫欲仿效的,即是已經在馬來西亞行之多年的兩地一校教育制度(目前已有相當多的英美澳等國家的大學在馬來西亞設立分校)。

在此制度下,本地學生於大一至大二期間在大馬校區上課、大二到大三則可選擇到在國外的校本部上課並取得學位(英制系統大學為三年)。然而,台灣大學的競爭力與吸引力何在?

在馬來西亞幾個月下來的觀察與訪談,大多數本地華人父母都非常注重教育,並視教育為孩子獲得更好發展與未來的重要管道。另一方面,無論在老華僑或年輕華裔眼中,台灣與台大仍然是個算吸引人的品牌;而且相對於遠赴昂貴的英國或澳洲求學而言,台灣是個較物美價廉的選項。

但是,台灣對於留學生在台就學期間的實習/打工限制,與畢業後的就業問題,將是影響外國人前往台灣就讀意願的另一大關鍵。

沒有人會停下來等待「網內互打」的台灣

多年來,台灣極力表現出對外國人友善、「國際化」的樣貌。但是,其實我們恐怕只是在欺騙自己:我們永遠只要「國際化」的好處和表象,卻不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我們常對白人與日本人選擇性地友善,但是對於來自東南亞、中東或非洲的訪客卻時常表現出輕蔑的眼神與言語。

同時,十多年來不論藍綠,朝野政黨更總以選舉為主要考量,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愛台灣」為理由,極力抵擋開放外國優秀白領勞工來台與在台工作。殊不知,唯有正面的相互刺激,本國勞工的技能提升了,不但能帶動企業競爭力的提升,也能有效影響薪資成長,進而促進經濟的正面發展與循環。

世界各國都在搶人才,而搶人大戰的第一站就從學校開始。歐美傳統名校早就已到亞洲布局多年,如果連中國都已經以馬來西亞為據點踏出了第一步,台灣是不是還要繼續吃到飽、打到腫的「網內互打」,持續鎖國內耗?

每當有人發表對台灣過於封閉、不思改革的批評時,許多鄉民總愛說這是不愛台灣,甚至說「太平洋沒加蓋」(意味要走請自便)。但是,如果是真心愛台灣,我們更應該為走出去的人鋪一條回來的路,也應該為喜歡台灣、願意留下來的外國友人造一座橋,不是嗎?

註一:How China’s Smartphone ‘Big Four’ Are Fighting for Global Customers
註二:
教授薪資等級表請參考此處

《關聯閱讀》
換湯不換藥,台灣更美好?──談談「大膽做夢、因循行事」的無限輪迴
人口老化、全球搶人,誰說大學不會倒?風險管理,大專學府的必修課

《作品推薦》
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 ? 當最基本的用路安全都無法保障時,我們如何成為觀光大國?
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無人聞問的機場接駁系統,與浮濫卻未配套的高鐵站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rabantos@Shutterstock

黃嘉偉/沉默大眾

黃嘉偉,日月潭人,在台北咬緊牙關、努力生活的打工仔。雖然買房不易、成家困難,但總能懷抱著一絲絲的樂觀以面對我們所身處的時代。因為曾在政府機構奉獻理想與熱情,所以了解今日公部門運作的困難;也因為曾在本土與外商金融業賣肝,所以更能理解沒有富爸爸的辛苦。目前是個即將邁入中壯年階段,在生活與工作之餘,喜歡旅行、喜歡寫作,並且設法讓自己過得精彩的大叔。
臉書專頁:奮起的大叔

最新評論